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海陆海】人类饲养指南.(二)

今天的鸦肆卖出安利了吗:

     (一)




   2  



  



  三好巫师青年海云帆,芳龄未知,现定居云州仙门山,过着悠闲自在的隐居生活。 



  直到有一天,他捡回来了一个小屁孩。 



  “小海啊,给我倒杯水来。” 



  “来来来小海,给我讲个笑话呗。” 



  “小海啊,一直宅在家里要发霉的,要不你下山去买台液晶电视回来——” 



  海云帆还系着花围裙,回过头来眯起眼睛,笑得温文尔雅。 



  “小少爷,你就没有一点作为储备粮的自觉么?” 



  “慌什么,等我啃完这只烧鸡再吃我也不迟啊。”王陆含糊着答了一句,埋头把着半只烧鸡嘎嘣嘎嘣地啃得正香。 



  这小屁孩儿便名叫王陆,约莫八九岁的年纪,在海云帆这儿待了没几日,与他一打熟,便摆出架子开始对着他呼风唤雨了。海云帆本也是喜欢照顾人的温软性子,时间一长,便也习惯了下仆似的各种受差遣,干脆半开玩笑地唤王陆作小少爷。 



  “小海你不吃么?”我们的小少爷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握着一根还挂着些肉渣的鸡骨头抬起头来,象征性地问了一句。 



  “我不喜吃荤,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吃素的。”海云帆笑着摇摇头,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补了一句,“偶尔吃点儿像你这样的小孩儿开开胃。” 



  “嘁,你要装清高就装你的去吧。”王陆轻哼了一声,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与年龄不符的轻蔑的神情,“草食系哪儿能随手把烧鸡做得如此炉火纯青?平日里你在山里的时间都拿去打野味偷嘴去了吧。” 



  “那倒不是——”海云帆忽然顿住了。记忆的洪流忽地席卷而来,碎片堆积成流涌过隙的彩色的浪,他的世界仿佛坠入了四下飞旋的万花筒。看不清那些转瞬即逝的画面。他一时失去了方向。 



  王陆挑起眉来,半是好奇半是疑惑地盯着他。 



  “……啊,失态了,十分抱歉。”被那澄澈如镜的碧眼一瞥,他竟也清醒了过来,垂眸浅笑道,“不过是,想起了一位友人罢了。” 



  “你该不是也给那人天天做烧鸡吃吧?”王陆斜睨他一眼,嘴里干干净净的鸡骨头咬得喀嘣直响。  



  “小少爷真是明眼人。” 



  “啧,这是什么忠贞不渝前男友的狗血桥段。” 



  “……?” 



  “没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王陆卯足劲儿一吐,鸡骨头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飞出了窗外。



  



  油绿色的外壳泛着金属光泽,像一片肥厚丰润的枇杷叶。王陆捏着那虫子的背腹拎到半空,它挥舞起八条小短腿向他无力地示威。



  “这是什么?”



  “金龟子。”



  王陆盯着那金龟子看了半天,撇撇嘴把它扔回玻璃瓶里去了。他瞥了一眼海云帆,后者正在看一本没有封面的书。



  “你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看书,挖野菜,捉虫子?”王陆用一种极其幽怨的语气问道。



  “没有最后一项,那是你正在干的事。”海云帆目光还停留在书页上,嘴上答得倒是游刃有余。



  “真是无法理解你们佛系死宅。”王陆咕哝一句。他从海云帆的双臂与书的缝隙里露出一个脑袋来,刚好坐在那人膝上。因为王陆还矮,海云帆看书倒是没被碍着,只不过视野里忽然冒出了一根金色的呆毛。



  王陆虽在山下整日贪玩逃课,到底还是天资聪颖,闲暇里翻翻书便也识得不少异国文字。然而海云帆这书上的文字他却是从未见过,那字里行间也透露出一股诡谲的气息。



  思量一番,王陆还是打算先不问文字的事,以后总会有机会知道的。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小海,你要是这些年从未下过山,那看书也就只有翻来覆去地看这几本么?”



  “不是哦。”海云帆笑着摇摇头,将王陆抱到一边,站起身来从书架上抽出一张泛黄的羊皮卷轴,一手平摊开来,上面一片空白。



  “我们就通过这个来进行物品的交易,其中也包括书籍。”



  王陆歪头瞅着那卷轴,似乎对这张破纸还满腹疑问,但并未提出来。



  海云帆见这小少爷好不容易对东西有了兴趣,心下倒也挺乐,再怎么摆出大人架子来,结果不过也是个有好奇心的小孩子而已。



  “看,像这样。”他提笔蘸了蘸墨水,在卷轴上写下一串与那书上无异的文字。隔了几秒,那墨水竟很快渗入纸张里消失了,没留下丝毫痕迹。



  “在这里写下你所需要的东西,交易就算是成立了。”海云帆边收拾好了纸笔,边解释道,“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会有猫头鹰把你写下的东西送来,至于交易系统如何运作就是另一套比较复杂的程序了。”



  “这么说来,也就是类似于现世的快递一样的东西嘛。”王陆微微挑起眉来,“……居然还使用猫头鹰……你们是霍○沃茨吗?”



  “对不起,我卖个萌而已。”还未等海云帆蹙眉发出疑问,王陆便忙接道,“那么这卷轴还自带定位功能么?不然怎么送到你家门口来?”



  “是了,每张卷轴的使用是需要经过登记的,不过我用的并非真名,只要地址正确就没问题了。”



  “都8012年了送快递居然还不实名制,你界药丸啊。”王陆叹道。



  “如果用真名的话,恐怕会把他们给吓一跳吧。”海云帆摇摇头,发出一声苦笑。



  
“毕竟我在巫师界,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哦。”王陆盯着他看了会儿,忽然觉得没趣了似的,又撇过头去。



  “你在别人眼里是否活着,并不重要。”



  半晌,王陆才低声开口道。



  “只有你在这儿给我天天安安稳稳地做烧鸡吃,才是最重要的。”



  微微上扬的尾音,溢出半分掩不住的得意来。



  海云帆也愣了几秒。渐渐地,暖融融的笑意在他嘴角雪一样化开来了。他展开眉眼,温柔地笑起来。




  “是,小少爷。” 


        


        TBC.




-----------------------------


我更新了!想不到吧!


写到后面就开始自由发挥了。逻辑极致混乱毫无大纲可言(


好的。下次更新我们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