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胜出】《习惯被爱》🚗完结

绿川川:


25

“人偶”退役后世界的目光自然都汇聚到了爆豪身上,他繁忙起来,如果只是打到敌人还好说,时不时拍些写真,接受采访的各种安排让他很是窝火。

而且在采访中被问到的最多问题就是“您这种风格的英雄真的非常少见,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你为恐怖分子,'爆心地'英雄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什么看法,什么看法,当然是把取名人先杀一遍然后再把乱传播的人杀一遍,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尽管如此,他从不会将这些情绪带回家里,特别是对绿谷的态度。

爆豪不傻,绿谷的“个性”消失了,这对他的身体肯定有影响。

虽然表面看上去一切正常,但绿谷的体重正在急剧下降。绿谷不可能没注意到这一点,那么他不告诉自己的原因……要么是自身没察觉到,要么就是他在说谎。

爆豪不希望他像欧鲁迈特一样,这么早离开自己。

这天晚上七点绿谷还是没有接到爆豪的来电。

依照往日,爆豪会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准确的回家时间。

也许今天太忙了吧。

绿谷躺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的夜空。

冰箱里有中午吃剩下的饭菜,可绿谷一点儿吃饭的欲望都没有。满脑子都是小胜。渐渐地,他睡着了。

嗡嗡嗡———

电话在震动,绿谷半梦半醒状态下摁了接听按键:“喂,你好请问……什么!小胜在医院?!”

他从沙发上腾坐起来,胡乱抓了件外套便带着手机赶往医院。

“小胜!!”

“嘘——嘘——嘘———医院要小声一点呀,出久君。”爆豪的助理紧张提醒道,她跑去把私人病房门关上。

“现在可以了!”

“不好意思!小胜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爆豪君他……”话没说完,助理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肩膀不停颤动,“他说…他不想以现在的面貌去见你……”

“怎么会这样……遭受敌人袭击了吗……小胜,小胜!”他闯进最里面的病房,看见爆豪浑身上下都被纱布裹着,干净的纱布上有着深浅不一的血渍。

“小胜!小胜!”绿谷眼泪立马出来了,他跑到床边呼喊着爆豪的名字。

爆豪被他的声音惊醒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废久你哭什么?”

“小胜……还能听到我说话吗?伤口是怎么回事!”

“哈?什么?”爆豪艰难的从缠满纱布的脸上拉开一条缝隙。

“我听助理说……你……不想这样面对我。”

“啊,这是真的,不过你为什么哭了。”

“你浑身都是血啊,混蛋!”

“啥?!喂!你到底给这家伙说了什么,还有你在我身上撒了什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纱布是医生裹上去的,说是为了防止他忽然暴怒,纱布上面抹了许多镇定安神的药物啦。至于血呢,是我泼上去的颜料。”小助理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解释道。

“杀,了,你———”爆豪这会想让她归西的情绪十分强烈。

“唔啊啊,既然出久君你来了,我就先闪啦,一会爆豪君把我炸成肉泥就不好了!”她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等今天过后,估计自己又得被扣工资。

“快滚啦!”

“知道了知道了!出久君拜拜~”

“哈……诶……嗯……好的,辛苦了。”绿谷脸上还挂着眼泪,还没缓过来。

门关上了,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

“先帮我拆开这些纱布吧。”

“可以吗?不是说有镇定的效果,小胜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腿,”他坐起来,绿谷帮他从头上开始拆纱布。爆豪迟疑了一会儿才说:“下午去事务所,被绊倒……扭伤了。”

“欸?欸!绊倒?被事务所的楼梯?”

“啊!是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个鬼啊笑!”

“小胜居然会被楼梯绊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说因为今天穿了垮裆裤,所以绊倒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知道助理小姐在笑什么了!”

“闭嘴,就你话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绿谷捧腹大笑,笑到肚子疼。


“快拆!”

“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边拆边笑。上半身拆完了,爆豪自己也跟着拆,最后只剩下右腿上的绷带。

“小胜要吃点什么吗,我去给你买……唔啊!”他被爆豪拉到床上,随后一个吻落在他有些干燥的嘴唇上。爆豪伸出舌头,舔湿绿谷的唇瓣,随后微冷的舌头滑进他的口中。

“唔………”绿谷搂上爆豪的脖子,眯着眼睛享受着。

一个恰到好处的吻,点燃了两人的欲望。

“做吧。”

“可是,小胜…腿,腿没关系吗?”

“那你可以来自己动。”他手握住对方的欲望揉捏着。


请系好安全带:https://wx1.sinaimg.cn/mw690/006D6IEggy1ft288b0pr0j30u02z1ne9.jpg




26


 


绿谷在赶去医院之前,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梦里回到了三年前,绿谷刚退役的那天。和往常一样,绿谷先到家,他的情绪没有起伏,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直到天黑。


 


“我回来了。”爆豪的声音在梦中是那么清晰,梦中对话的细节,绿谷记不着了。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句:“吵死了,你现在乖乖的做个被我保护的废久不就好了吗?”


 


爆豪说要保护他。


 


 


27


 


细算下来,灵魂互换后遗症停留了十多年,他习惯了这个“麻烦”“不必要”的情绪——甚至依赖这个情绪。以前不明白对方的情绪,都因为这个所谓的“心灵感应”豁然开朗。


 


今天,绿谷像往常一样站在家门前目送他出门。难得某天早上情绪如此平静,换做平时,他肯定又在操心自己为什么还不出门了。


 


不,不会的。


 


“那家伙现在在想什么呢?”躺在沙发上的爆豪冷不丁地自言自语。能捕捉到的绿谷的情绪实在太少,这点让爆豪非常不安。


 


终于到了下午,他这才接收到了绿谷的情绪。


 


小胜我想见你,我想见你。这句话突然闪过他的脑海,绿谷的情绪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肯定是出事了,妈的!妈的!”他顾不上其他人,拿起自己的外套往家跑。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


 


“废久!!”爆豪他气喘吁吁,粗暴地拉开家门,对方没有回应。


 


电视里照出的光线照射在绿谷身上。


 


他周围有着被翻得乱糟糟的书籍,手自然下垂,手里还拿着一本蓝色旧日记,爆豪这么大动静他始终闭着眼睛。


 


“喂,废久,废久……”他顾不上脱鞋这点小事了。


 


爆豪朝绿谷跨出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他的身体本能地抗拒他去接受这个事实。


 


爆豪摸上他的脸颊,他的身子很凉。


 


“都说了,睡觉的时候别把窗户开这么大,你看你,体温这么低。”怀中的人却没有回应。


 


他紧紧地抱着他,良久,爆豪开口道:“别离开我啊……求你别离开我啊……废久………”他的唇颤抖着,声音中透着难言的悲戚,他用手轻柔地抚着绿谷的脸颊和墨绿色的头发,整个人发出野兽般绝望的哀嚎。


 


一夜无眠,他抱着身体冰冷的绿谷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他轻轻吻了吻绿谷的额头说道:“早安,出久。”


 


他眼角通红,猛然间意识到对方去世的事实,倍受打击。他紧紧抱着绿谷,希望他能暖和一些。


 


习惯,真的很可怕啊。


 


他把对他的爱当作日常,但那个爱他的人终究还是没能陪他走到最后。


 


“我爱你,出久。”

评论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