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胜出]接个吻,开一枪

暴走系金丝雀:

*快穿到同人文里的原著久,通篇意识流


*OOC肯定难免,毕竟所谓的“原著久”也活在同人文里(苦笑


*最后,致敬《苏菲的世界》


 


 


 


 


 


 


绿谷从梦中惊醒,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他看向窗外——今天又是不一样的世界。


 


顿时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一个月以来,在不同“世界观”中的长途跋涉令他身心俱疲,尽管每一个新世界里都是同样的那些人,但他们的说话方式与行为作风早已和自己所最初认识的大不相同了,有时甚至大相径庭。


 


绿谷下了床,他已经习惯在睁眼的一瞬间就迅速适应环境。他发现在不同的轮回里,施加给自己的设定均各不相同。


 


有时是拿着长剑的勇者,有时又是坐在讲台下的普通高中生,再或者一觉醒来成了梦寐以求的职业英雄,又或者是看似自己本来的世界,却又有微妙的不同。


 


甚至有次他睁眼醒来,发现门上挂着自己的雄英校服,墙面贴满欧尔麦特的海报,他几欲以为自己又穿梭回了“起点世界”。


 


可 事不遂人愿,他还是能察觉出这个世界与“起点”的微妙不同。


 


尽管它已经伪装得很像了。


 


而每次察觉出“不同”的突破口,都在同一个人身上——


 


于是他决心要联系这个世界的爆豪胜己。


 


毕竟在多次穿梭之后,他已经摸索出对于所在世界的“门”。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开门条件是和小胜接吻。


 


可到底要怎么联系呢?


 


绿谷发了愁。


 


这次的世界观,早在他醒来时就已经被满满的信息量填充了大脑。迅速过完脑海里密密麻麻的文字,绿谷舒了口气,还好这里除了没有[个性]以外,和自己原来的世界相差不大。


 


七点的闹铃打断了他的思绪。


 


就仿佛掐好时间一样,引子在外面喊他,“小久,出来吃早餐啦!”


 


听到熟悉的声音,绿谷顿时心情好了一点,被陌生世界带来的不安感也安抚去了许多。毕竟无论世界如何轮转,引子永远是那么温柔善良。


 


吃早餐时,绿谷有点紧张,最后还是问出了口,“妈妈……那个……小胜他……”


 


他话还没问完,就响起了敲门声。引子刚要起身就被绿谷拦了下来,“我去开吧。”


 


来到玄关,他拧开把手,门外的少年两手插着口袋,一脸凶相,“喂,废久,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请讲出“对不起,这就马上跟上来”,要求语气有些害羞】


 


熟悉的内容来了。


 


每次和小胜搭对手戏,脑海里就会出现奇奇怪怪的指示。绿谷也试过不按照提示内容去做,后果不是半路被天降陨石砸死,就是赶上世界末日,总之总能有BE的理由。再被强制走一遍被他BE掉的世界线,直到HE为止。


 


他想明白了,如果不严格按照世界线规划的路线走,自己很可能即将反复地死去,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


 


“对、对不起……我这就马上跟过来……”绿谷低着头,迫不得已地装出有些害羞的样子来。


 


“哼,你给我快点,迟到就揍你小子。”


 


绿谷回屋拿了书包就赶紧往外跑,跟上了小胜的步伐。


 


【请询问“我们是在交往吧”,要求语气有些害羞】


 


这条指令一出,绿谷瞬间黑线,怎么老要他害羞着和小胜说话啊。


 


虽然他俩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可他从来也没对爆豪胜己这个人有过什么想法,有些世界上来就让他俩又亲又抱的,实在可怕。


 


绿谷嘴角抽搐,酝酿了一会儿情绪。


 


“小胜……那个……我们……是在交往吧?”他乖巧地问道。


 


爆豪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头,“啊。”


 


“可是我们,还没,还没拉过手啊!”绿谷完全捧读的语气。


 


爆豪瞥了他一眼,“嘁,拉什么手,不嫌羞。”


 


【请做出“眼圈渐渐有些红”的动作来】


 


绿谷彻底头疼了,他是泪腺发达,可也不是说哭就能哭得出来啊?只能心里把自己代入一个不被男朋友宠爱的女朋友形象,然后越想越悲切,眼圈竟真的有点红。


 


爆豪看到他自己默默擦眼泪,可能也有点过意不去。


 


“喏。”爆豪把手有些变扭地伸了过去。


 


【请做出“拉住他的手,然后笑了”的动作来】


 


绿谷牵住爆豪的手,朝他展露了一个僵硬的笑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是这个样子啊?他心想。


 


两人变扭地牵着手,就像刚在一起的小情侣。不时有路人投过来目光,这回绿谷是真的有点害羞了,他觉得自己脸都红了,而这是提示里没有的。


 


相安无事地到了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上鸣站在门边,两人默契地一秒松手。而这也是提示里没出现的,绿谷在那一刻竟真的有和小胜谈地下恋的心动感觉。


 


怎么可能。


 


他和小胜,只是普通而纯洁的幼驯染关系啊?


 


一定是世界观带来的不良反应,他心想。


 


中午午休时,他刚准备和饭田丽日他们去食堂,忽地脑内出现一则新的提示。


 


【请去天台,和爆豪胜己一起吃午饭】


 


行……吧。


 


绿谷头疼地抓着脑袋,到了天台,小胜果然在那里等自己。


 


【走过去,打招呼】


 


“嗨……小胜!真、真巧啊,啊哈哈哈……”绿谷朝他招手。


 


爆豪闷哼一声,“嘁,你来干什么?”


 


如果不是这么要求的我也不会来的,绿谷心理默默吐槽。


 


“过来。”爆豪冲他勾了勾手指。


 


绿谷向他靠近了两步,但始终下意识地保持着一道微妙的距离感。


 


爆豪可没那么有耐心,抓住他的手腕就拉扯到了怀里,“喂,废久。”少年的声音低沉还有点沙哑,搞得绿谷的小心脏乱蹦跶。


 


提示呢???提示不见了啊???该来的时候不来。绿谷诽腹道。


 


所以他现在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回复,什么样的动作?


 


紧张之间,忽地觉得头发上有一道柔软温暖的触感——爆豪低头亲了他的头发。


 


这下好了,绿谷彻底僵住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子都在颤抖,生怕一个动作做不对间接导致世界末日。


 


【请说“我可以吻你吗”】


 


这么快就接吻了?绿谷心想,他本来以为还要一段时间自己才能去下一个世界,没想到终结任务来得这么突然。


 


“小胜,我……可以吻你吗?”绿谷的嘴唇都在哆嗦,虽然之前有的世界里他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每次对着小胜这张脸讲出这么奇怪的请求,总有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不可以。”


 


“好……诶????”绿谷都要把脑袋凑过去了。爆豪边说,边把他的脸推到一边去。


 


刚刚两个人嘴唇的距离只差那么一厘米,如果……如果再靠近一点点,他就可以到下一个世界去了!


 


没准下一个世界就是“起点”呢?


 


绿谷为自己错过一次良机而感到惋惜。


 


【被拒绝的你,闷闷不乐】


 


他现在确实有点闷闷不乐,心想刚刚就该直接亲上的。绿谷抱着膝盖生自己的气。


 


爆豪不自然地摸了摸鼻梢,又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咳咳,今晚,来我家。”


 


“嗯?为什么?”绿谷问完马上后悔——不好,刚刚下意识就按自己的意愿回复了,竟没等待指示。


 


“前几天,你想玩的那个游戏我租回来了。”


 


什么游戏?我想玩什么?绿谷一脸问号。


 


【作出惊喜的样子,答应他】


 


“真的吗小胜!我今晚一定会去的!!!”绿谷激动地蹦了起来,两眼冒光,那势头仿佛就差拉着爆豪的手转圈圈了。


 


“所以……”爆豪清了清嗓子,眼睛瞥向一边,还有点脸红,“不要再失落了。”


 


这个世界的小胜,真是温柔。


 


绿谷看着坐在地板上的这个少年,觉得陌生又熟悉。


 


他所去过的世界里的每一个爆豪胜己,有的温柔,有的粗鲁,有的爱他,有的不爱他。


 


无论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无论什么立场,无论两个人身份如何悬殊,不变的是两人依旧交织纠缠在一起的命运线。


 


——“起点世界”最终也会发展成这样吗?


 


绿谷有时会托着下巴在想这个问题。


 


实际,在离开每一个世界的爆豪他都多多少少地有些不舍,而且每次离开都卡在即将HE的时刻。还没好好体验,就被火速传往了下一个世界。


 


有时候在这个世界醒来,脸上还会挂着上一个世界哭泣时流下的泪痕。


 


他陷入了一场又一场不知道是噩梦还是美梦的无限循环中。


 


每每接吻,就会胸口长闷,仿佛心脏上中了一枪,那子弹透过了搂着自己的爆豪,射入自己的心脏,溅起看不见的血花,最后醒来时又来到下一个世界。


 


——这是不是说明,我在“起点”就已经死了?


 


绿谷被这个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嘴唇泛白。


 


如果已经死了,那他现在无休止的循环,就是在自私地霸占每一具平行世界的自己的躯体,然后替他们活下去。


 


“喂,你怎么了?打怪啊?”


 


爆豪胜己敲击游戏机的声音唤醒了绿谷。


 


他再一低头发现自己正在和小胜打游戏,刚刚不还在天台上吗?


 


随即反应过来——每一个世界的轮转是分块状进行,是不完整,不流畅的,而他现在已经到了下一个场景里。


 


【陪爆豪胜己一起打游戏】


 


“啊?哦……”绿谷看着电视屏,直皱眉。


 


他根本不会这个游戏。看着陌生的僵尸朝自己飞扑而来,除了被吓一脸后吱哇乱叫以外基本无作为。


 


好在爆豪游戏技术高超,三下两下不但解决了扑过来的怪物,还外带丢给绿谷几卷绷带。


 


“是你说要玩老子才把游戏借回来的,结果自己又不好好玩。”他眼神冷冷的,里面甚至带着几分嫌弃。


 


绿谷被这样的神情搞得不舒服,一晃之间他觉得又看到了折寺时把自己笔记本踩在脚下的小胜。


 


等了很久都没有下一句指示,一直捱到这局游戏结束,绿谷终于光荣完成任务似的舒了口气。


 


他有几次都想问小胜,如果自己某一天不辞而别会怎么办。可类似“暴露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话属于禁语,说了就会有惩罚,这对于BE了无数次的绿谷来讲是再明白不过的。


 


可他真的想知道“起点世界”里的小胜在发现自己消失以后会是怎样的态度。


 


记得穿越之前他一连七天每天都在鞋柜里收到一封奇怪的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你好,绿谷出久。”


 


没有署名,没有邮票,没有邮戳,甚至没写收件人。


 


但既然在自己鞋柜里找到,应该就是在和自己对话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恶作剧,随手就夹到书本里了。再后来,就发生了世界反复轮转的诡异事件,至于契机,绿谷已经不记得了。


 


现在所有事情归结起来,应该都是那几封的信的问题。


 


等等,现在自己已经经历过几个世界了?绿谷放下游戏机掰着指头数了起来。


 


身为老师的小胜与作为学生的自己。


 


职业英雄的小胜与自己。


 


再然后是一起做特务组最佳拍档的世界,关系为养父子的世界,小胜是龙族自己是勇者的世界,小胜是副警长自己是仿生人的世界……


 


一共六次了。


 


这次,是第七次。


 


而他一共收到过七封信。


 


是不是意味着轮回就要结束了?!


 


绿谷猛地惊醒,扭头一看发现爆豪竟然也一副欲言又止。


 


其实每一次世界轮转他都发现了,不只是自己,除却所有其他有出场必要的人物,小胜的行为举止和自己一样有些不自然,包括看自己的眼神,陌生而熟悉,仿佛也在隐忍着什么。


 


总之不像其他人那样行为连贯。


 


难道……


 


爆豪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绿谷吓了一跳。


 


自己的下巴被他抓了去,送给绿谷一记嘴对嘴的强吻。


 


吻过之后还变扭地抹了把嘴唇,“哼,你最好不要多想,老子只是在履行男友义务罢了。”


 


而绿谷的注意力早已不在爆豪到底说了什么上了,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感知在一点点流逝——留给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


 


他还很多话想说。


 


他想说,其实这是我们第七次接吻了。


 


他还想说,不同的世界同样的是我们都相爱,可笑的是唯独属于我的那个世界,我们形同陌路。


 


下一个世界应该就是“起点”了,可他无论穿梭于哪个世界,不变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来没认认真真地对小胜说过一句“喜欢”。


 


如果现在不说,他就要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回到那个和爆豪胜己除了拥有“幼驯染”这一层关系以外,再无其他的世界里了。


 


蓦地,他很想哭,身体感知正像被吹散的蒲公英一样一层层流逝。


 


绿谷尝试抓住爆豪的手腕,可又一次次眼看着自己的手穿了过去。


 


明明这具身体还在害羞地看着爆豪,而自己却再也无法碰触到他。


 


我好喜欢你啊。


 


无论是作为老师的你,职英的你,还是身为搭档的你,养父的你,又或者是龙族的你,副警长的你……


 


我都喜欢你。


 


绿谷穿梭了七个世界,七个世界足以让他爱上爆豪胜己。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习惯了“喜欢着自己”的小胜。


 


回到起点,就意味着这些经历被瞬间清零,一切从头开始,那个世界里他和爆豪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无法交织。


 


周围闪烁着五彩斑斓,似钻石又似琉璃般的诡异光彩。这里就是“时间夹缝”,如果推断无误的话,他很可能再也见不到这幅光景了。他想。


 


这时一段段黑白的文字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我是真心喜欢老师,希望老师不要再戏弄我了。”


爆豪被这句话微微震得有些发怔,好在他马上回神,低头嘲弄地一笑。转而飞速地吻住绿谷的唇,辗转咬弄。


出其不备。


绿谷被吻得晕头转向,腰都软了。】


 


【“sir,他们在三分钟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爆豪才想起来这间酒店的全部摄像头都被他们技术部的人黑进去了。


他抬头看着正对着他们的那个摄像头——也就是说刚刚他的强吻行径都落在那帮家伙的眼里一点不剩,忽地无名火起,“那你tm怎么不早说?”】


 


【几乎歇斯底里,他朝绿谷吼道,“我们是父子!”


这是他最凶的一次了。


“是‘养’父,”绿谷不动声色地为他做着更正,“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甚至,我都没有叫过你‘父亲’。”


“够了,滚。”


“不。”


绿谷站在原地,印象里这是第一次反抗爆豪。】


 


……


 


绿谷一边看着这些页面一篇篇地飞过,他伸手想要捞起什么,可那些文字瞬间就变成流水一样的质感顺着绿谷指缝流走。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苦笑。


 


原来自己穿过来穿过去,最终都是活在别人的笔下。


 


原来他从来没有“死去”过,就像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活”过一样。


 


那回到“起点”又有什么用呢?那也不过是换个人笔下的世界罢了。


 


眼前比这些,绿谷更想见到小胜。毕竟经受过时间惊涛骇浪般地冲刷过后,最后他唯一能捞得住的,吊着口气的,只剩下了那一个人啊。


 


 


 


“绿谷?”


 


感觉胳膊被摇了几下,他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揉揉眼睛,模糊的视线也逐渐恢复清明。


 


“午休要结束了。”丽日对他说道,“看你还在睡,一会儿就是体育课了,相泽老师说这节课要做体能训练,你昨晚做准备了吗?”


 


绿谷眼神直愣愣的,盯着丽日看了很久,把女孩盯得脸红了。


 


“你看我干什么啊!我我我我……我先走了!”说完就飞也似的跑走了。


 


绿谷又四周看了看——是熟悉的雄英1-A班教室。


 


他又尝试在胳膊上酝酿了一下one for all——还在。


 


自己这是……回来了?


 


他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半梦半醒之际,就听见前面椅子被推进桌子下面的巨响。


 


绿谷抬头,这才发现小胜也在。


 


爆豪胜己还是那个爆豪胜己。


 


他两手插兜,好像也刚睡醒,回头看了一眼头发乱糟糟,眼神有些茫然的绿谷。


 


轻哼了一声,走了。


 


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又或者,这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绿谷有点失落。


 


爆豪走的时候可能因为刚睡醒没站稳,磕到了桌角,这一碰,从书桌里面掉出了一张纸条一样的东西。


 


绿谷本想叫住爆豪,可他已经出了教室门。


 


他叹了口气。


 


帮小胜捡起来吧。


 


捡起来时,那张纸片上什么也没写。倒也不是故意偷窥,绿谷就是下意识地给它翻了个个。


 


 


 


“你好,爆豪胜己。”


 


 


 


【完】


 


 


 


FT


写这篇文,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委婉吐槽一下自己写的辣鸡又矫情的同人哈哈哈!


(里面出现过的设定与片段分别来自我曾经写过的各种胜出同人,主页里都有,找不到的话可以评论或私信问我XD)


 

评论

热度(1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