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胜出】神明在敲门(中)

乌鸟:

绿谷出久的灵魂被永远困在了年轻的肉体内的故事。


*比较意识流







————————————————


 


 


 


06.


 


绿谷出久在路上普通地走着。


 


童孩、少年、老人一个个地从他身边路过,或许是大家都读到了他心中所想,也或许是他无意识的关注,他们讨论的话题无一不和生命有关。


 


孩子想要快点长大,在他看来他还有无限的时间;少年想在年轻停留更多的时间,在他看来他模糊中能感受到生命的终点;老人想回到过去,在他看来时间的尽头就在眼前,避无可避。


 


谁又不想永远保持着年轻力壮的状态呢?


 


绿谷出久转头看向隔壁的橱窗,自己的脸倒影在其上,反着光的玻璃面看不清他画在脸上的纹路,恍惚间他像是在镜子中看到了二十岁的自己。


 


但如果这世界只有你一个能永远保持这种状态又有什么意义,身边的人你全部都留不住,他以后将无数次经历从获得到失去的痛苦。


 


小小的橱窗框起了一个世界,绿谷出久站在正中间,身后是不断车水马龙的人流,没人顿足。


 


 


07.


 


 


那年绿谷出久四十岁未明。


 


回校任教是大事,这无异于提前宣告着自己的退役,说服协会耗费了绿谷出久不少力气。当打之年,经验与力量都在此时达到了顶峰,即使之后会走下坡路,但英雄人偶是多少英雄花费一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协会无论如何都不想他离开。


 


绿谷出久明白他不会走下坡路,只要他愿意,OFA将会在他手上成为至强的存在,但OFA的意义从来不在于无敌,它只为了给世人带来和平。


 


和平需要一位英雄,一位和普通人一样的英雄。


 


 


»»»»»


 


 


那年爆豪胜己四十岁。


 


他完成了人生中最完美的一次潜伏任务,他从街口处悄无声息地潜入到街内最深处的别墅前。


 


门前带有年轮的木牌上雕刻着“绿谷”两个大字。


 


从朋友口中得知绿谷出久回校的消息后,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了这里。门铃就在指下,只需轻轻一按便足以击破这个长夜。


 


他静立着,没有敲开面前的大门。


 


直至永夜初晗,他抬头,入目的非是清空,而是那躲藏于云后的暗月。


 


 


08.


 


 


那年绿谷出久四十一岁未明。


 


他遇到了一个普通科的男孩,那届的英雄科考生异常优秀,即使男孩用尽了全身之力也没争取到英雄科的一个席位。


 


男孩望着顶头郁郁葱葱的树木说道:“和平需要成为一种伫立于每人心中的精神,和平的象征不应该是某一个人,每个人都是和平的象征。这个国家已经有了它的道标,接下来是时候让所有人意识到和平靠的不是信仰个人,而是每个人的共同的付出了。”


 


绿谷出久接道:“可是总是需要一个领军人物的。”


 


男孩指了指头顶上的大树:“是啊,这个人物不是神,不需要被信仰,他只是领路者,一个冲锋陷阵的士兵。他不是一颗能随意让人庇荫的大树,每个人都需要学会从树下走出来,直面阳光的炙热。”


 


绿谷出久狂笑了起来。


 


“抱歉,我无意冒犯!”


 


“孩子,你个性是什么?”


 


“听力……听力强化……”


 


 


»»»»»


 


 


男孩最近很开心,他能经常在学校里见到他最尊重的人之一 —— 英雄人偶。


 


他喜欢向天祈祷,甚至认为能与人偶相识,是幸运之神的眷顾。虽然人偶对他的这个习惯不置可否,但从他那沉默不语中男孩多少还是读懂了点不认同。


 


人偶总是弥漫着一股漂离感,像是悬在另一个世界,但男孩并不在意。


 


人偶喜欢在学校的后森林午休,男孩每天都去那里报道,只为有机会能和英雄人偶来一场“偶遇”。


 


啪塔啪塔,这个步速和节奏是人偶的脚步声。男孩回头,果然是他。


 


“你还在训练,中午不休息真的可以吗?”


 


“感觉和真正的职英比,我这点训练量算不上什么……”


 


“职英啊,要不要我帮你拿谁签名?”


 


“不用,我不想只做粉丝,总有一天我会靠自己的努力和他踏上同一个舞台的!”


 


“他?”


 


“啊!我也很尊敬人偶先生您的!”


 


绿谷出久拍了拍男孩忽然绷紧的肩膀,对于自己不是对方心目中NO.1这件事,他早已感知得到,不如说他很享受这种非过度狂热的相处方式。


 


“那你崇拜的是哪个?”


 


男孩虽然因为过于直言直语会让人觉得他话语有点伤人,可他本质上是个下雨天会为野猫撑伞的温柔之人,绿谷出久在心目中扳着手指细数有这特质的职英。


 


“我最崇拜的是爆心地。”


 


和想象中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人,不是爆豪胜己不温柔,只是绿谷出久曾经以为对方的温柔,这世上除了自己没人会发现。


 


“人偶先生……我……”男孩欲言又止。


 


外面的流言蜚语总是道人偶和爆心地关系恶劣,即使那些流言可能并非现实,当下男孩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提到了不应提及之人。


 


“他啊,就是有点意外而已,我能冒昧问问原因吗?”


 


每个人定下人生的目标总是会有相应的诱因,男孩也不例外。在他年幼的时候,他还不清楚职英为何物,是爆豪胜己为他给“英雄”下了一个完美的定义。


 


男孩小时候曾经被当做人质,被敌人带到了大本营。那次的救援活动只有爆豪胜己找到了正确位置,由于时间的紧迫,他只能一人深入敌营,他找到了男孩,却苦于外部的包围,带着一人根本难以突围。


 


“原来当时的小男孩是你,那件事还挺轰动的。”


 


“爆心地先生不能带着我离开,他把我安置在一个隐蔽的地方,那时候我以为自己要被抛弃了。”


 


“然后呢?”


 


“爆心地先生用着恶劣的语气对我说‘臭小子,老子的爆炸声可是很大的!’就走了……”男孩极力模仿着。


 


男孩无论语气还是那咧嘴笑都模仿得惟妙惟肖,绿谷出久噗嗤一笑,捂着嘴巴以保持自己的形态。


 


男孩有点脸红:“我知道爆心地先生是想表达他就在不远处的意思,所以当时我感到很安心。”


 


“还有呢?”


 


“还有什么?”


 


“所以对于你来说英雄是什么?”


 


“即使独自面对强敌,也要笑着让别人安心的存在!”


 


“是拯救有难的大家的存在!”


 


绿谷出久再也压抑不住,笑声不断地从心里出逃,他甚至笑出了泪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笑过了。


 


男孩的这句话要是被小胜知道,会被气死吧?


 


今年的聚会再早点举行就好了,他有点想见爆豪胜己了。


 


 


09.


 


 


那年绿谷出久四十二岁未明。


 


男孩通过了自己的努力取下了英雄执照,并在一次特重大袭击案中担任了重要的角色,在校方的多方考虑以及再审核下,男孩如愿进入到了英雄科。


 


“人偶先生,今后我也能成为你学生了。”男孩鞠了一躬。


 


“有兴趣再加一个身份吗?”


 


男孩之后的表现远超绿谷出久的想象,绿谷出久对此感到了心安。男孩一直都很沉稳,唯独这天他表现出了心急如焚的情绪。


 


师傅哪能不懂徒弟的心,绿谷出久也不等对方开口,自己先一步说了起来。


 


“小……爆心地要来了。”


 


男孩被戳中了心事,不敢动弹。


 


“你想和他说话吗?”


 


男孩满眼都是渴望:“我可以吗?”


 


“可以啊。”


 


绿谷出久再明白不过,想和爆豪胜己说话的是谁,不可以和爆豪胜己说话的又是谁。


 


不是绿谷出久帮男孩联络上了爆豪胜己,是男孩帮绿谷出久联系上了爆豪胜己。


 


 


»»»»»


 


 


那年爆豪胜己四十二岁。


 


他答应了雄英的邀请回校进行演讲,他一向都不参与这种活动,这次是个例外。


 


那个人就在雄英。


 


那个他想舍弃却难以忘怀的混蛋。


 


他们见面了,对方的表情很惊讶,可能是惊讶他们竟然会在走廊遇见吧,只是才不是什么偶然,相遇是因为自己特意安排这件事,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对方的。


 


爆豪胜己以为他们这次交集也会在沉默中终结。


 


“好久不见。”


 


爆豪胜己震惊:“你……”


 


绿谷出久将躲在他身后的男孩扯出:“这孩子吵着要见你。”


 


男孩的激动情绪溢于言表,爆豪胜己一边迎合着一边看向绿谷出久,对方就那样浅笑着站在隔壁,看向的却是眼前的这个男孩。


 


如果不是接下来有敌人入侵,爆豪胜己猜测这次他们就会保持着这个距离直到再次分离。


 


“你他妈什么时候弱成这样了?”


 


绿谷出久讪笑。


 


“给老子呆在这里。”


 


“不呆在这里可能也不行……”绿谷出久撕着衣服对自己手和腿上的伤口进行着紧急处理。


 


“扯个屁,你根本不会听话不跑出去。”


 


“那你现在要走了吗?”


 


“鬼理你在哪里!我的爆炸声他妈地大着!反正你随意找个犄角位给老子听着就行!”


 


绿谷出久倚靠在墙边,直到目送了爆豪胜己离开,才敢闭上一直强睁着的眼睛。一眨眼,泪水顺着睫毛往下滑落,水珠挂在睫毛上,视线里的世界隔上了一层光斑。


 


一旦轨迹和爆豪胜己相碰,绿谷出久就不想再远离,二十二年的狠心抵不上爆豪胜己一句别扭又温柔的话。


 


只是当年狠心的是自己,现在想要获得别人救赎也是自己。


 


他,一个自私的人。他舍弃了神明,却不想舍弃信仰力量带来的安心感,他抬头仰望,看到的是那个依旧行走在人间的人,他是凡人,此刻在绿谷出久的眼里却是黑暗中的唯一光芒,能赐予他无穷力量的天使。


 


绿谷出久渴望能得到他的赦免。


 


爆豪胜己解决掉敌人,安排好一切已到黄昏。


 


爆豪胜己站在教学楼门口放空,这一天他和绿谷出久说上的话比得上二十来年的份量,真不可思议。


 


没人会留恋他,所以他感慨完后独自走向了校门。


 


“喂!喂!喂!”


 


听到了声响,爆豪胜己回过了头。


 


绿谷出久右手挂在脖子上气喘吁吁地站立在身后。


 


又是这条路,又是黄昏,甚至连受伤的位置也一模一样。


 


当年在这里绿谷出久向爆豪胜己托出了一个连他母亲都未曾提及的秘密。


 


这么多年过去了,爆豪胜己依旧是他的吐真剂。不想对爆豪胜己藏有秘密这个念头是最美丽的外包装,撕开这层彩纸,不过是他想享受秘密共享后压力减半的快感。


 


“我不叫喂,反正你又是来说什么奇怪的话,然后逃跑的吧,那就别说了。”


 


“小……小胜……”


 


这个名字绿谷出久已经多年不叫,再次喊来却没有任何的陌生感,声带像是带着对这两个音节的记忆。


 


爆豪胜己握紧了拳头:“说吧,这次又是什么狗屁事。”


 


绿谷出久这刻却犹豫了起来,自己已经搅浑过一次爆豪胜己的人生了,还要再来一次吗?


 


“你他妈给我快说!”


 


绿谷出久退缩的样子刺激到爆豪胜己,爆豪胜己大步流星地向对方走去,钳着对方的手臂。


 


爆豪胜己的眼睛有点发红:“你这胆小鬼!”


 


“我……我不想打扰小胜……”


 


爆豪胜己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以为你打扰我多少年了。”


 


绿谷出久小声道:“我明明,一直尽力避开你了。”


 


“自说自话的人,你以为这样就不打扰了?”红丝开始布满爆豪胜己的眼睛,他讪笑,“反正我当年也没答应不是吗?”


 


爆豪胜己对着绿谷出久的嘴进行了啃咬,他的利齿咬破了绿谷出久的嘴唇,微微的血腥味在嘴巴内蔓延,水声敲动着他的耳膜逐渐和心跳声融合,血混着唾液从喉咙一直直达到胃里,烧烫了那层薄薄的黏膜,在皱襞上流下了浑浊的印记。


 


“你就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我受够了,不会再给你逃走的机会了。”


 


 


10.


 


 


那年绿谷出久二十岁。


 


浴血奋战完一个苍白长着獠牙的敌人,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身上都带着被乱咬的伤口。


 


爆豪胜己脸上带着半脸的血,伤口沾满沙砾,他奄奄一息地闭着眼,像是随时要飘离而去。


 


绿谷出久魔了怔,就这样做出了那件他后悔了二十年有多的事情。


 


绿谷出久颤抖着放开了面前的人,手背捂着嘴巴一脸难以置信,对方嘴唇上泛着的水光提醒着他,他刚刚做了一件多么令人震惊的事情。


 


“小胜……这是不对的……是我的错……”


 


“这影响不好……我们是公众人物啊……还是前十……”


 


各种特大案件的发生,英雄瞬速空缺,由于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两人的活跃,他们二十岁就几乎站在了顶峰。


 


绿谷出久只觉天旋地转,力气都被那如注的血流所抽空,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他说出了那句带着铁锈味的话。


 


“对不起,我们不可以,所以别再见了。”


 


 


11.


 


 


从回忆中抽离,绿谷出久望向脸前这张风雨欲来的脸。


 


逃走吗?明明被留在远地的是自己,即使他们两人多么不愿意,最终时间也会逼迫着他们从对方的身边逃离。


 


“小胜,我们注定还是会别离的。”


 


绿谷出久悬空抚摸着脸前的这个人,手掌并没有触碰到那温热的脸上,他淡淡一笑。


 


“我的时间停止了,停在了二十岁。”


 


绿谷出久了然地看着爆豪胜己震惊的脸,这下他们之间又没有了秘密的存在,只是这句话也再次宣判了两人在一起的不可能。


 


既然已经知道了结局的悲惨,那就不应该按下开始的按钮。


 


爆豪胜己开始大笑,红着的眼睛甚至渗出了泪水。


 


爆豪胜己说:“看来一开始就注定了。”


 


绿谷出久想拥抱眼前的人,但是他不可以:“是啊,所以小胜这次后……”


 


“二十二年不算什么,在我们的时间长河里。”


 


绿谷出久不解。


 


“废久,听好了。”


 


“我今年四十二岁,我不太确定,亦或者,我二十岁。”


 


神明再次敲响了绿谷出久的门,他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他以为这次神明会再次给他带来十字的审判,把他拖向更深的地狱。


 


但门外站着的是他的天使。


 


他的天使有着一双赤红的眼睛,他的背后血肉模糊,他向前踏了一步。


 


他向他堕来,最后相拥在同一片黑暗中。


 


 


-tbc-


 


 


 

评论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