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德哈】互相折磨到Battle·完

莫笑轻狂:

撒fafa!!


The Second Second:



Chapter 39




德拉科整了整领带,从镜子里看见哈利已经醒了过来,便露出一个微笑,转过身去。




“已经让罗恩帮你请假了。”他走到床边,低头吻了吻哈利的额头,“今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等我带着好消息回来。”




“我后悔了。”哈利佯装苦脸,“这种小伤我以前哪需要请假。”




“我是治疗师,我说你需要。”德拉科板着脸,伸手在哈利额头弹了一下,心里一片无奈。距离他求婚成功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两个星期里,尽管他们之间还有一些无法提起的禁区,但他已经不只是单方面迎合哈利的需求,而是更多的做一些为哈利考虑的事。交往一年多以来,德拉科早就惊叹哈利对自己的粗糙程度,只是当时不敢过多干涉,如今可算是有了底气。昨天哈利出任务便伤了腿,现在他不再躲着德拉科,也是心安理得被罗恩架去了圣芒戈,结果就被治疗师定了伤假,在家休息。




眼见着哈利愤愤地又缩到被子里去,德拉科随手揉了揉他露在外面的头发,道:“如果我爸爸妈妈同意了,下周还要抽时间让他们见见你。到时候去一趟对角巷,给你挑两件合身的西服。”




“你爸爸妈妈又不是没有见过我。”哈利说,“我穿西服有什么用,他们哪次见我我不是灰头土脸的?”




“我爸爸刚入阿兹卡班的时候,在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遇见那次。”德拉科犹豫了一下说。




“那次也不怎么愉快。”哈利从被子里探出了脑袋,笑眯眯道,“听你的就是了,我男人品味一级棒,还搞不定我要穿的西装?”




“我男人身材一级棒,什么衣服穿起来都像样。”德拉科低头和哈利交换了一个吻,起身嘱咐道,“早餐我做好在厨房了,你要记得吃。天气开始凉了,别让我抓到你又坐在落地窗那儿看书,尤其你的腿刚治好,冻坏了我就再给傲罗办公室递条子要你请假,听见没?”




哈利翻翻眼睛:“哦。”他慢吞吞地说,“是这样,亲爱的德拉科,你知道我非常喜欢傲罗这个工作,长时间不工作会让我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会精力不佳,精力不佳就无心享受夜晚……我会让你睡书房,客房都不留给你。”




“没关系。”德拉科冷酷地说,“一年我都过来了,几个晚上我还忍不住了?”




哈利张牙舞爪地从床上蹦了起来,二话不说在德拉科尖叫“你的腿!”的时候把他抵在了墙上。几番纠缠下来,德拉科被撩拨得性致昂扬,哈利心情颇好地给德拉科理好衬衫,重新整理了他的领带。




“别让爸爸妈妈久等了。”他笑眯眯地说,特意用了充满“我会和你结婚”这一暗示的称呼,“乖,快去吧。”




德拉科哪儿都不想去了,德拉科好气啊,德拉科果断把哈利按回了床上。到最后也不知道谁撩拨了谁,哈利刚刚伤愈不能折腾太过,德拉科确实已经比和爸爸妈妈说好的时间晚了不少。一早上就在手和嘴巴的忙碌间过去,德拉科准备的早饭到底凉了,哈利重新又做,把他送出了门。




回到马尔福庄园让德拉科倍感亲切和紧张。和哈利交往的一年多里他回来的次数不多,现在却是郑重其事地要告诉父母求婚成功的消息,并想定下婚期。考虑到父亲曾经对哈利的态度,说实在的德拉科已经准备好了直面狂风暴雨。哈利本来想跟着一起来,但德拉科更希望能够在哈利上门拜访前就把事情处理好,就像哈利做的那样。不过,和哈利瞒着他做了半年地下工作不同,德拉科是和哈利商量好以后才来做这件事的。




庄园里的花开的还是那样好,德拉科走在小径上,紫色风信子、野蔷薇和玫瑰都在风中对他打招呼。现在德拉科已经不再给哈利送花了,和哈利同居后他打理了花园,现在花园里都是这三种花。他每天早上会采摘新鲜的玫瑰,放在餐桌上的花瓶里。其实原本还有紫色风信子,但是哈利坚持认为德拉科已经不再需要表达歉意,德拉科这才作罢。




走过了花园,德拉科推开了家门。客厅此时空无一人,德拉科想了想便往书房走去。战争后卢修斯仍然在魔法部工作,但金斯莱调了他的职,已经不在什么重要的位置。今天德拉科提前说过自己要回来,卢修斯和纳西莎也都表示会在家里等他。早上这个时间,既然客厅没有人,德拉科推测父亲应该在书房,便也直接奔着书房去。




走到书房门口,果然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德拉科刚要敲门,却隐约听到父母提起了自己的名字。他下意识就止住了动作,屏住呼吸,仔细留神里面的动静。




“你真的认为一直瞒着德拉科是好的么?你也看到他一直喜欢的那么辛苦……我有时候都希望情感混淆咒用多了不会让人大脑受损,也许让德拉科一直以为自己憎恨哈利会比较好……”




“波特已经原谅他了,就算是好事了吧。西茜,德拉科只是再次喜欢上波特就已经无法接受自己伤害过他的事实,如果再让他知道他本来就不该做出这样的事……”




“但你觉得德拉科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哈利是一件好事么?卢修斯,你想象一下如果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对待你,你会怎么样?”




“……我明白,西茜。但我也是为了德拉科考虑,他向转正努力那一年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之后和波特重逢的表现我也都注意到……你不觉得如果让德拉科发现他本来就喜欢哈利,伤害了自己喜欢的人和伤害了喜欢自己的人,对德拉科来说都是折磨,让他知道这件事不过是让他更加难受……”




“没道理哈利知道这件事却瞒着德拉科……”




“波特也没有告诉德拉科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谅的他不是么,波特肯定也是……”




“唐克斯说德拉科已经求婚成功了,他这次回来多半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件事……我们总不能让德拉科以后也一直这样对哈利小心翼翼,这样他们早晚会出问题……”




“阿拉霍洞开!”




书房门被猛地弹开,卢修斯和纳西莎警惕地抽出魔杖,却看到失魂落魄站在门口的德拉科。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德拉科声音有些发颤,“什么叫我本来就喜欢哈利,什么叫我伤害了自己喜欢的人?”他往前迈了一步,语气带着些恳求,“到底发生什么了?我身上发生过什么?”




纳西莎和卢修斯面面相觑,片刻后卢修斯叹口气转过身去,纳西莎上前一步轻声道:“德拉科,你冷静一点,坐下听我说。”




德拉科感觉到一阵疼痛,他抬起头来,发现自己毫无形象地摔在了公寓附近的十字路口。情感混淆咒的消息让他难以平静,以至于幻影显形位置出错,只能说没有分体算是好运。没有犹豫,德拉科迅速爬了起来,狂奔向和哈利同居的公寓。




原来他一直喜欢他。原来在六年级以前他就已经懵懂地情根深种,那些时刻留意在对方身上的目光,那些不自觉出口的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嫉妒秋·张的话语,那些每一次拳脚触碰时的怦然心动。所以,之所以在看着那双翠绿色的眼睛时会提出“陪我上床”的需求,竟然是因为已经被颠倒的情感,还在下意识地疯狂寻求一份亲近的可能。然而是错的,错误的情感驱使下,他只能做出伤害的事情,所有想要亲近的心意,都是利刃尖刀,一次次伤害了本该是自己放在心里关心呵护的人。




心脏在胸腔鼓动,空气划痛鼻腔气管,让德拉科眼角干涩,视线模糊。




原来我凭借着情感错乱对你造成的所有伤害,一直不过是仗着你对我无法遗忘的爱肆意妄为。可笑我什么都不知道,在你为每一次遗留的感觉痛苦时,我都在颠倒的爱恨中让你支离破碎。我竟然会弄错对你的感情直到破无可破才幡然觉醒,如此糊涂愚蠢,如此比不上你连遗忘都不甘愿的忠贞。




以爱做文章,足以疗伤痕么?




“哈利!”




德拉科猛地推开门,紫色风信子和野蔷薇被带风的动作激的一阵摇晃。阳光中哈利坐在落地窗的平台上蜷着膝盖看书,身下铺了垫子,腰后垫着抱枕。听到声音他抬起头看,露出一个有点儿心虚的微笑。




“我可是保暖了,这儿阳光好嘛……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你爸爸妈妈那儿了么?”




德拉科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哈利,看到哈利有些不自在,才轻轻上前一步,走了进去。




就这样吧。




德拉科想。




过去终究已经过去,未来也许仍有变数。可是无论哈利会不会一直在他身边,两个人能不能真的放下所有过往,他会用一生去赎罪,去补偿,去疼惜,去爱,无人可阻。




这样想着,德拉科也露出一个笑来,慢慢走了过去。“突然很想你。”他轻声说着,走到哈利面前,“很想你,很想抱你,一刻都等不了,所以我就回来了——我可以抱你么?”




“怎么又问……你是在撒娇么?”哈利把书放下,张开手臂,把德拉科搂进怀里,手指梳过他的发丝,“发生了什么事?你和你爸爸妈妈吵架了么?他们不同意?”




“没有,他们很高兴你愿意和我结婚,我正是因此一刻都压不住心里的喜悦,想要见到你、拥抱你、亲吻你。”德拉科小心地在哈利胸口印上一个吻,“对不起。”




“收到了。”哈利蹙着眉无奈笑笑,“都告诉你不用……”




“我以后都会对你好。”德拉科闷声闷气地说,“我以后都不会再让你受伤,让你委屈,让你喜欢我喜欢的那么辛苦,我却还什么都不知道。我以后绝对不会弄不明白自己的脑子,绝对不会再伤害你。”




“德拉科?”哈利感觉胸口的衣服慢慢湿了,他听着德拉科的话皱起眉,可是德拉科就是不肯抬头让他看一眼。他只好抱紧了德拉科,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德拉科摇摇头,更用力地抱住了哈利,“哈利,我爱你。”




“我知道。”哈利轻柔地说,“都过去了,德拉科,都过去了。”




过不去。




德拉科在心里想。他一辈子都会记得对哈利造成的伤害,一辈子都会记得自己亲手划在心里的刻骨铭心。他可以不问未来,只是珍惜当下,却必将穷此一生,去珍惜哈利。




“所以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么?”哈利感受着腰间收紧的手,拍了拍德拉科的背,“你今天肯定不对劲,你已经很久没有问过我可不可以拥抱之类的问题了。”他想了想,故意逗德拉科道,“终于认识到不该打着我为了我健康好的幌子给我请假了?”




“当然不是。”德拉科抬起头,眼眶还有些红,人却已经冷静下来,甚至堪称严肃了,“我早上是不是说过现在天气已经凉了?傲罗先生,你应该听从一个治疗师的嘱咐。”




“我都已经垫了垫子——”




“你伤的是腿!应该再盖一条毯子!”




“我以前没有毯子也过来了——”




“现在你有我了,所以你需要一条毯子——”




窗外的玫瑰像是听到了屋里玩笑一般的吵闹声,身姿挺拔,傲视群芳。那些错过的年华终究不能回头,然而未来漫长,仍有年华开在后头。阳光洒在德拉科和哈利的身上,温暖着亲昵的身影,恍惚中他们仍穿着霍格沃茨的校服。错误时代里留下的错误,终有一日会被时光抚平。这段波折来去的爱情一路走来,从战争到白头,从苦难磨折中顽强开花,也必将走出不堪回首的岁月,绽放光华。




 




——THE END


评论

热度(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