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陆海】陆海夫夫 (中)

湖边柳下的钰:

无粮自产


ooc


两个人都是心思重的主,瘫在地上的时候一个想着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混蛋,另一个想着怎么把人搞晕了从四楼丢下去。


事实证明,在上面的男人体力确实是非常好的,当海云帆刚从地上爬起来时,王陆就已经收拾好枪械准备跑路了。


海云帆那个气啊,拿着匕首对着王陆的肩膀就甩了出去,王陆侧身躲过,但还是被锋利的刀刃在右臂上划了一个口子。王陆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在那一瞬间又复燃了,但当他转身看见海云帆的模样时,又莫名的熄了火气。


海云帆一身订制的西装在一番打斗下早已破烂不堪,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痕,不致命,但看上去狼狈极了,就跟王陆自己身上一样。


说来也奇怪,明明两个人都气急了,心中又恼又怒,却又总是在下手时暗自收了力道,避开要命的地方。这种莫名的默契让双方都不自觉地沉默了,但当想起对方欺骗自己的行为,先前的感动顿时像是喂了狗,再次扭打在一起。


海云帆的匕首在之前就已经脱手了,所以他重新捡起了地上的手枪。他抬起手,黑色的枪口直直地对着王陆的额头,他一步步向王陆靠近,枪口已经抵上王陆,却仍在向前。王陆的短刀也在同时悄无声息地贴上了海云帆的颈部,两个人就这么一个走一个退,直到王陆退到了护栏处,实在无路可退,海云帆才停下了脚步。


“你说……”


他身子微微前倾,扣在枪上的手也用上了力气,王陆的短刀不退反进,在海云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殷红的血液顺着刀口流下。


“从这里掉下去,你会死吗?”


王陆低头注视着他半睁的双眼,酒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着道不明的情愫。他倏忽地笑了,自信且张扬。


“不会。”


话音刚落,海云帆就后退了半步,紧接着,扣住王陆的肩膀,侧身翻转,小臂在栏杆上借力发力,生生地将王陆甩了出去。


——再见。


王陆无声的说着,海云帆看见了,也看懂了,他就那么注视着王陆,看他从四层楼的高度坠下,握着枪的手再次抬起,闭上眼睛对着下方开了两枪。


“云帆!情况如何?”


急促的女声自后方想起,海云帆回头看了看赶来的叶菲菲,重新弯起眉眼,笑意爬上眉梢。


“不知道啊,不过看样子,不死也重伤了。”



王陆听着上方的枪声,两枪没有一枪打中他,而且听这声音是两发空枪。他一边思考,一遍在空中转身,稳稳地落地。他说不会死自然是真的,不过十余米的高度,轻轻松松。身上都是皮肉伤,不碍事。


“人没杀成,提前暴露了,应该是陷阱。”


王陆看着在楼下接应的部下,耸耸肩道。


“我没事,不过上面那个就有点糟糕了,不死也是重伤。”


他笑着,一脸风轻云淡。


接下来的三天两人谁也没联系对方,海云帆依旧每天回家,不过这几天在家里他倒是翻出了不少 ‘好东西’ 。


之前他和王陆同居时,虽然已经结了婚,但还是相当尊重对方的隐私的,所以从未翻过王陆的抽屉,结果这一翻,就翻出一堆东西。抽屉一拉开,顶上都是一些文件夹和生活用品,等把这些东西拿开之后,这底下可就精彩了。


全是一排排的枪支弹药,老的新的都有,纯黑的金属外壳反射着日光灯柔和的光线,泛着漂亮的色泽。按照以往,海云帆看见这么多枪械总要好好欣赏一番,然而现在,他的脸色跟枪的颜色也差不多了。


整整八个抽屉,有五个全是枪械,剩下三个装的都是烟条和打火机。王陆说自己是做烟酒行业的,海云帆想着,也没怀疑什么,就准备把抽屉关上,但在那之前,他打算抽根烟缓解一下心情。于是他拿起了王陆的烟条,不拿不要紧,一拿这手感就不对了。


入手的烟条相当沉,海云帆立即黑了脸,他讲烟条拆开,果不其然,烟盒里装的全部都是子弹。各种尺径的都有,甚至有一条烟里装了两颗炸弹。
那么这打火机肯定也有问题了。


海云帆想着,又拿起打火机细细研究,居然没有任何发现。正当他打算放弃时,突然闻到了一股怪味,他又闻了闻,是液化硫的味道,他登时就明白了,


这他妈的哪是打火机,扔出去就是一个小炸弹啊操!


不仅如此,他还在沙发套里发现了两把手枪,一把短刀,在书房里找到了三个暗格,每个暗格里都放了保险箱,至于箱子里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海云帆气的简直想把王陆用刀砍成两半,但他也忘了自己在床板下开了个口子,里面全是子弹;


他在浴室里的浴缸下面打了一条暗道,他来不及处理的衣物全部塞到里面流入下水道;


他的抽屉里其实跟王陆差不多,满是枪支弹药,办公的笔记本电脑就是一个炸弹……


“咔哒。”


门开的声音,海云帆顿时面色阴冷,腰侧的匕首抽了出来,他一步步走向玄关处……





TBC


王陆:海云帆,你长本事了。

评论

热度(51)

  1. 汉武帝湖边柳下的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