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陆海】陆海夫夫 (上)

湖边柳下的钰:

无粮自产


ooc


“你还敢回家?!”


王陆站在玄关处,正弯腰准备脱鞋,一把冰冷的匕首就贴上了他的脖子。王陆沉默了一会儿,冷笑道:


“我为什么不敢?这可是我家。”


海云帆气得面色发白,握着匕首的手都在颤抖。


至于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一切要从三天前的一场暗杀开始说起。


王陆是五大组织中灵剑山的首席干部,就在前几天他接到了一份任务,刺杀同为五大组织的万法的副席。


资料放在首席大人面前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了,这位首席除了抽烟外,再没有任何动作。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如果有任何对他熟悉哪怕只有一点的下属进来,都能发现这是他罕见的思考状态。


王陆很头痛,万法副席交易的地点太难搞了,近身暗杀是不行了,他在酒店四层的歌舞厅内交易,光是近身就很难办,因为并不知道这位副席的相貌,只能通过窃取的信息得知他今晚是身着定制的黑西装。


王陆揉揉太阳穴,唯一可行的法子只有狙击,但是最近的大楼很难直接观察到四层的歌舞厅,更别说找到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了。


等等,这里似乎……


王陆无意间看到一处地方,陷入了沉思。


而此时海云帆正愉快的审问叛徒。


“所以,你是不肯说了?”海云帆端坐在椅子上,笑着对那个被绑起来的叛徒说道。


“……”


“啊……这很好,至少证明你对你现在身处的组织十分衷心。”海云帆慢慢地说着,语气平缓温柔,恍若是对恋人的爱语。


“但是当初你在万法时,怎么就叛逃了呢?”


海云帆轻轻地叹了口气,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小刀,在手中把玩着,却突然脱手而出,直直地刺进那人左肩。


“所以你的〔衷心〕,其实也只有一段时间吧?”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唉……又是这样,我猜,你被他们抓到的时候,也是这样吧?我都为你感到可悲。”


海云帆缓步走到他面前,锋利的刀尖抵住那人下颚,迫使他抬起头。海云帆微微睁开双眼,注视着他,道:


“你真以为他们会完全信任你吗?一个已经背叛过组织的人,没有一点可信度。”海云帆笑了,眼中满是不屑。


“其实你掌握的那些情报,组织里就能得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在这里问你是懒得耗功夫去找,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吗?”


“……如果我说了,你们会杀我吗?”那人面色苍白,显然已经开始动摇。


“当然不会。不过如果你不说,你一定会死,毕竟我很忙,没时间陪你。”


海云帆收回匕首,重新坐到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我说!我全部都说!”


海云帆听着这人的话,一语不发,直到他说完才回头看了看部下,眼神询问是否完全记下了。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海云帆将别在腰间的手枪取出,对准了面前的人。


“等,等等!你不是说不杀……”


“砰。”


海云帆收起手枪,看着面前的死尸,笑道:“我骗你的。”


语毕,他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审讯室。


“师姐,有事吗?”


注意到向他快步走来的叶菲菲,海云帆便停了脚步,询问到。


“恩,是这样,我们特意把你的资料泄露给灵剑山,并放出你今晚会在xx酒店进行交易的消息,已知灵剑山首席干部会对你下手,你做好准备。”


叶菲菲点点头,将地址和信息递给海云帆,向他解释。


“哦,好的,我会处理。”


海云帆接过文件袋,和叶菲菲一起走出审讯室。


海云帆观察着地形,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麻烦的地方。除了狙击别无他法,但是唯一的狙击点又十分难以观察,考虑到灵剑山首席精准的枪法,那里未尝不可一试。


不,不对,海云帆立即摇了摇头,再次重新观察地图,他不认为那个狡猾的首席会选择这么一个糟糕的地方,肯定还有其他的狙击点……


两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在各自办公室坐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才想起来自家恋人还待在家里,等自己回去吃饭。


海云帆立即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哪知王陆的电话先一步打了进来。


“小海,抱歉啊!我今晚要加班,估计得到十点以后才能回家,晚饭别等我了,你自己吃吧!”


海云帆先是一怔,然后内心狂喜,真是天助我也。他笑着应了王陆,并关心地让他注意身体,别太拼命。


另一头王陆听得心底暖洋洋的,叮嘱海云帆晚上睡觉记得关空调,不然会着凉。


二位干部很愉快地煲着电话粥,一脸甜蜜温馨。然而这种情况在晚上就被打破了。



王陆先前注意到的地方正是在歌舞厅的后门处,有一片荒废很久的空地,从那里可以看见整个歌舞厅的全貌,找人也方便。


而海云帆看见的,也正是这片荒地。


于是在晚上,当王陆正趴在地上组装着狙击枪时,海云帆也握着匕首和手枪靠近了这里。


王陆在装好枪时,一抬头就正对上举着手枪的海云帆。


…………


相顾无言,两人几乎在同一瞬间就明白了情况,王陆立即侧身弹起,先发制人,踢掉了海云帆的手枪。事实上,海云帆并不打算对王陆下狠手,甚至都没想对他动手。哪知王陆立刻就出手伤人,手腕上的疼痛直接引爆了海云帆心中的愤怒,抽出腰侧的匕首对着王陆挥去,招招致命。


王陆本意是让海云帆冷静一下,毕竟枪要是走火就不好玩了,结果海云帆立即以刀相向,王陆的脾气也上来了,手中短刀也对了上去。


“呲啦——”


金属相撞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人都发了狠。海云帆侧身躲过王陆的拳头,在擦身的瞬间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带向自己一边,抬高腿用膝盖狠狠地顶上王陆的小腹。王陆闷哼一声,反手扣住海云帆,将其手臂翻折叠至身后,另一只手同时用力,将海云帆摔了出去。


这场战斗持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两人身上都见了血,直到实在没有力气才倒在地上。


TBC


以前没写完的史密斯夫妇梗,这次改成短篇写完。

评论

热度(47)

  1. 汉武帝湖边柳下的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