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斑夏]伴

叶十二·冬:

点文  @千年饮冰 这么晚才写很抱歉。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一直陪伴在它的身边。”


  是什么时候开始呢?发现自己不再衰老,发现自己好像被时间定格了一样。当自己将这件事情讲给斑听得时候,他说的是什么呢?好像很认真地问自己都做了什么,有没有误闯入什么地方遇到什么妖怪。


  “怎么会……我又不像当年那么冒冒失失了……”夏目仔细的想,还是摇了摇头。斑露出些担忧的神色,带着夏目去找了丙。丙看了眼夏目,有点吃惊的样子,闻了闻夏目的气味,留下斑说了几句悄悄话。后来夏目才知道,两人说的是:“可能是你一直在他身边的缘故……你有没有发现夏目身上的人类味道淡了?”斑没有说话,眯了眯眼睛,不愿承认的点点头。


夏目无聊的坐在旁边的草地上拨弄一颗石子,突然看到几棵小草摇晃了下身子,夏目很确定此时没有能把小草吹动的风。夏目轻轻戳了戳那会动的草,小草伸长了身子,挠了挠夏目的手心。夏目总觉得这几颗小草好像要告诉他什么一样,但是奈何自己听不懂草语。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夏目觉得自己听到了微弱的声音,俯下身子,那声音更清楚了些:“夏目大人夏目大人!您要变成妖怪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夏目很难分辨出是哪棵草在说话。


“我?会变成妖怪?”夏目皱了皱眉,想叫斑过来。但是小草们吵闹的声音更加清楚了些:“夏目大人一定会是樱花树妖!樱花树最好看!”“胡说!夏目大人肯定是枫树妖!枫树多好看!”“别吵了别吵了,夏目大人一定是花妖!花妖都长得很好看!”


“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是植物?”夏目现在倒是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有意思的紧,还细心地问了一下自己坐在他们身上会不会疼。“当然不会疼了夏目大人!因为只有植物才能听懂植物的话呀。”


这时候斑走了过来:“夏目?你在和谁说话?”“啊,老师,我在和……没有,我自言自语罢了。”看了看不在晃动的小草,夏目下意识的隐瞒。“那么,我有什么问题吗?”斑摇了摇头:“不知道,但你现在还很健康也没什么问题的话,应该就是没问题吧。”虽然斑已经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私心作祟让斑不知道怎么和夏目讲,或许夏目就这样变成妖怪,也不错吧?


但是得知真相的夏目……会不会很生气很生气呢?斑慢吞吞的跟着夏目回家的步伐,看着夏目明明年近三十,仍旧像二十时的面容,是不是,变年轻了!?


听到斑发出的疑问,夏目摸了摸脸:“确实是感觉比原来更加有精神,从那么早就开始有变化了吗?”斑没说话,只是跳上了夏目的肩膀,在夏目耳边说了一句:“如果你变成了妖怪,你会怎么办?”夏目愣了愣,像是思考一样沉思了很久。


“我会很开心,我可以一直陪着猫咪老师,不再担心生老病死,不再担心看不到。”夏目将斑从肩膀抱到了怀里,抱得紧紧的。


后来,后来夏目确实变得很年轻,到了大概十五六的时候才停止,没有办法去上班,没有办法去见朋友。夏目只是窝在自己的房子里。有一天夏目从醒来,看到被子里陌生的叶子,好像明白了什么拿去问斑,斑盯着那片叶子,不时再看看夏目:“这是,你生的?”


“什么嘛!什么叫我生的!我是老树妖吗生叶子!”“你别生气别生气,你不是老树妖你是小树妖……哎哟我知道错了!等等这叶子是常青藤的吧?”


 夏目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是常青藤……我不会是常青藤妖吧?真不是老树妖?”“你到底对树妖有什么偏见啊——别打别打!正经的正经的!”


猫咪形态的斑正襟危坐,很严肃的说:“你,真的要做一只妖怪吗?不后悔?”“恩,不后悔,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斑好像皱了皱眉:“妖怪可是很孤独的哦?”夏目笑了笑,捻起那片叶子细细端详着:“不还有你吗?”


斑不知道的是,夏目真的是自愿做一只妖怪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在和多轨收拾来自多轨爷爷的禁术的时候,夏目偶然看到了有关变成妖怪的咒术。趁多轨不注意,悄悄将那页纸私藏了起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开始渐渐地变成一只妖怪,渐渐地,人类再也看不到夏目了。


“老师,我今天到街上转了一圈,走在他们旁边,但是他们都看不到我的感觉真的好好玩呀!”斑睁开一支眼,看着真实年纪三十岁了还去做这么幼稚的事情的人,看着他眼睛变得有些湿润。自从夏目不再是人类之后,斑便很少用猫咪形态出现了。兽态的斑将夏目揽到自己身上,用大大的尾巴盖住他。什么都没说,但还是感觉到了,变得越来越湿润的自己的毛。


夏目说自己没有后悔,就是有点不舍得。自己当初向一切有可能来找自己的人打了电话,一个一个通知了自己会离开日本的事情,那时候便有这种感觉了吧。


夏目最怕遇到名取先生,或者是的场,田沼。如果田沼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朝自己看来,夏目会很崩溃吧。于是斑便带着夏目去散心,有了斑这个超级忠诚的坐骑,他们可以到各种各样的国家转转。


夏目只有斑了,斑也只有夏目了。他们将会相互陪伴,度过一年又一年,度过无数个日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评论

热度(64)

  1. 汉武帝叶十二·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