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斑夏]直到都习惯了彼此

悲观的乐观主义者:

[一]


一切都要从那天说起。被妖怪追赶的例行公事,一如往常地奔向了神社,唯一有什么不同的,大概就是那条绊倒夏目的白粗麻绳吧。接着遇见了斑、翻出了友人帐、与那只雪白大妖怪许下了约定、住进了同一个家。他们一路嘻笑、吵闹,目睹妖怪与人类间的对立、友谊、相恋、思念、错过与离散。


对于第一集,总是有个困惑。为什么夏目这么能轻易就相信这个未曾蒙面的大妖怪?为何斑没有在夏目承诺「死后将把友人帐交给你」的下一秒钟,直接将夏目一口吞下肚,并把友人帐占为己有呢?


夏目希望藉由斑多了解玲子的事,并把外婆所束缚的名字还给其对应的主人;而斑念在夏目是故人的孙子、以及他是解除自己封印的恩人,与夏目许下约定,静候约定之日的到来,起初是这样的。


直到都习惯了彼此。


逛庙会时看见烤鱿鱼,想起了嘴馋的牠;帮牠剥开顶在头上的橘子;对着做错事的牠大吼后,反省自己是否太过严厉了;笑着拾起猫咪形状的石头,嘀咕着待会拿给牠看;四处喊着牠的名字,尽管友人们都说失踪的牠晚餐时间就会回家了;对着垃圾堆里的招财猫玩偶大喊老师;为牠做了个有牠图像的饲料盆;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挡下射向牠的箭;面对的场持刀步步进逼,紧紧抱着昏迷的牠不放。


知道他怕丢脸,所以化身成山猪;露出厌恶的表情,边抱怨边帮发烧卧床的他盖好被子;岔开话题,阻止蘑菇妖说出伤害他的话;在他失去能力时,变回野兽的原形守了他一整夜;刻意隔开得知友人帐秘密的名取与不安的夏目;变身代替他去上课;对着心怀不轨的妖怪声称他是自己的猎物以保护他;为了他甚至反抗神明。




 [二]


喜欢夏目对于老师无条件的信任、坦白、宠爱以及依赖。


只有在面对老师时,夏目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显露真性情,而不用像对待一般人类一样顾虑许多、将自己缩的好小好小。老师独占了夏目最有活力的一面;总是不吝于对老师的搭救道谢,尽管收到的永远只会是一个别扭的皱眉或嗤之以鼻;总是将老师温柔地抱在怀里,尽管口中抱怨着老师好沉呀;被问及看见妖怪的困扰时,总会有意无意地瞥向老师,而后瞇着眼意味深长地说:也不全然都是坏事呢。




 [三]


也喜欢老师对于夏目的嘴硬、理解、包容以及疼爱。


嘴上鄙视着人类生命的渺小以及短暂,却又感叹夏目不自量力的执着;像个疼孩子的父母,虽然总是对着夏目碎念着下不为例,但仍一次又一次倾尽全力达成夏目的愿望;夏目的每声叹息、每次啜泣、每个低头不语,老师都了然于心。我知道,但是我不说穿。睿智地令人感动。


夏目发生危险时总是不顾自身安全冲上去保护他;在夏目深夜里急着找友人帐时劝他先回家较为安全;挖苦却又理解地对跑去帮妖怪忙的夏目抛下一句话:舒服了吗,你这滥好人XD;心口不一地说彼此只是孽缘、赶快把友人帐交给我,但是夏目只是戏谑地笑弯了眼,留下了口是心非被发现而感到难为情的老师。


「你的坦率总让我恶心。」其实,老师的嘴硬,也总让夏目感到暖心。


总是趾高气昂、欺负弱小的老师,唯有在面对夏目时才会因为担心惹他生气,尾巴的毛会被拔掉而有所顾忌。因为喜欢你,所以受制于你。


「我会慢慢等着稍纵即逝的那一刻来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老师曾告诉过葵,既然遇见了特别的人,就随心所欲地活吧。看似是开导对方,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喊话。


[四]


「我们不是契约关系,我们做了约定。」


亲近夏目的妖怪很多,小狐狸是、中级也是,但是能够日日夜夜长伴夏目左右的只有斑。斑,皮卡丘地位般的存在。


时常会想,曾经被人类封印的老师应该会对人类极度反感才对,怎么会这么亲近人类呢?


看着一个个妖怪与人类相互吸引及远离的故事,我忍不住推测:妖怪彼此间都是很疏离、很寂寞的吧。所以,开始对好亲近的人类产生好奇;所以,沉迷在人类的温暖里难以自拔;所以,不排斥以宠物的姿态在人类的家中安身立命。猫咪老师哪天会不会开始庆幸,自己被封印成人眼可见的招财猫形式呢?


老师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友人帐只是个借口、一个让自己冠冕堂皇亲近人类的理由。起初或许真的只是为漫长的生命打发时间,但牠渐渐地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温度。于是老师开始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人类,就从夏目开始、夏目的友人,一路扩及至夏目的家人,那个亲昵地将牠唤做猫五郎,视牠为一分子的家。


的场胁迫夏目提供协助的那一回里,我从来没有看过总是那么老成、那么处变不惊的老师露出如此厌恶的眼神,我知道他是在压抑自己一口吃掉眼前这个试图伤害自己所珍视的人事的冲动。但是老师心里明白,若是惹上的场一族,对于自己与夏目一家反而会带来无穷祸害。(这里该跟老师学学观势而后动、明哲保身的智慧*w*)




[五]


动画断断续续的制作着,然而唯一不变的,是片头曲、片尾曲里老师与夏目的款款对望。片头曲里夏目幸福地被给予自己温暖的众人及妖怪们围绕着;片尾曲中,则是夏目形单影只地走着,没有塔子阿姨、没有滋叔叔、没有多轨及田沼,有的,只是一只白白胖胖的身躯相伴一旁。不论是大字形地躺在草地上,闭目感受微风徐徐吹来;在雪地上印下自己的足迹;站在河堤边望向远方夕阳西下;抑或是深夜仰望繁星闪烁……




[六]


踩影子游戏的尾声,夏目失足跌进了一个洞穴。小时候被排挤的回忆涌上心头,突然觉得,就这样独自被困在这里也不错,这样就永远不会被找到了。


突然老师从洞口望向自己,背后夕暉闪烁。


 


「你要永远待在这里吗?」


「不,我是出不去。老师你带我上去吧!」


 


当下是抿嘴、沉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心中有一部分暖暖的。大概是所谓的动容吧。


绿川幸曾说过她觉得如果没有猫咪老师,夏目可能会站不起来。然而,当我看到老师在夏目怀里开心地手舞足蹈时,我亦会觉得,如果没有认识夏目,老师不可能会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即便是美酒当前。不管是在众妖怪好友面前自然而然地被夏目抱在怀里,而不会感到丝毫的害臊;抑或是衔着夏目横越天际、面对夏目突如起来的感性害羞而别扭地瞇起双眼…夏目也给予了老师许多难以言喻的感受。


老师将夏目带离了对妖怪的恐惧与排斥、以及被人类排挤的痛苦回忆里,给了他安全感;夏目将老师带离了封印的祠堂、以及寂寞的山野,给了牠一个人类的家以及温暖。


他们为彼此的生活添上色彩,并且,救赎了彼此。




[尾声]


饲主与宠物?怪物与猎物? 老师与学生?朋友?恋人? 就当我疑惑着这是个什么样的关系时,我看见正在拍摄全家福照的夏目,微笑着抱起爬过自己面前的老师,含蓄地说:再来一张吧。


就是这个了。


 


是家人。


独一无二且无可取代的家人。





**最后恭喜夏目友人帳即将於2018年上映剧场版~!! >w<

评论

热度(93)

  1. 汉武帝悲观的乐观主义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