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斑,我把名字还给你(下)

商山想吃烤包子:

前文:http://shangshan380.lofter.com/post/1f3884e6_125bc802


【8】


根据地图,她很快找到了那条龙所在的森林。猫咪说走不动了,要玲子抱她。玲子反驳它多走走好减肥,斑却扑到她的怀里:“你昨天偷窥我的梦境,总得补偿点什么吧?”


“我要吃七辻屋的馒头。”


七辻屋……在哪儿呀?肯定不在她家附近就对了。


“烤鱿鱼和苹果糖也行。”斑降低了标准。


“好,好……”


她应着,继续一脚深一脚浅地在林子里摸索着。太阳像是被树顶到空中,离玲子很远,漏下的光不足以驱散林间的寒气。她开始打哆嗦,只觉得那寒气从皮肤一直浸到骨髓里。血液登时一凝,连心跳都慢了半拍。就在她要脱口尖叫时,怀里的猫一跃而起,化做原形和飞来的黑影扭作一团。


她看清楚了,那不是黑影,是一条面目狰狞的黑龙,大口一张,点点口水夹在腥臭的气息里,令人作呕。那两排森齿回回冲着斑的颈子和腹部咬去。斑只有它的一半那么大,仗着相对灵巧的身姿,勉力躲开攻击,但回身腾挪总是飘忽不定。


玲子知道是时候还名字了,但双手不住地哆嗦,半天才抓住友人帐。看见写着自己名字的那页纸竖了起来,黑龙怒吼一声,尾如钢鞭一般把斑甩开,扭身朝玲子飞去。


她念完最后一句话,看到猩红的舌头,下意识闭上眼睛。


“退下!”


柔软的尾巴把她卷了起来。玲子睁开眼,立刻又被一道白光刺得闭上眼睛。“我们走。”那声音不再像刚才一样洪亮。她被放到温暖的背上,忽然嗅到呛人的血腥味。


“老师!”她抹掉脸颊上的血,抓着几缕长毛,拼命让斑停下。


斑飞得很快,所有的声音都淹没在风的呼啸里。身子猛地一震,她离开那个温暖的后背,除了友人帐什么都抓不住。


黑龙的鳞片闪着光,把斑顶出去老远。她似乎又嗅到血腥味……


咬伤了!斑一定被咬伤了!她等着摔在树枝上,却被一阵风托起。


“我的主人,你为什么不呼唤我?”


铃铛的声音清脆得很,清脆地忘了鲜血和厮杀,让她想起小时候坐在檐下吃雪糕看风铃的日子。


背着她的妖怪格外灵活,一闪身便掠到黑龙面前,毫不客气地把它踩在蹄下。这次轮到黑龙痛苦地挣扎,把附近的林木统统扫倒。


“名字还给你了,消失吧。”


身下的妖怪瞪大眼睛,白牙呲着,冒出一股股烟雾。硕大的眼珠向后转过来,似是在看自己。


 


【9】


她找到一棵长猫的树,树上挂了一只嘴硬的猫。


“哼,要是以前的我……”


看到三筱和玲子,斑抬起爪子擦掉血迹:


“要是在以前……呃,疼疼疼!”它被三筱的两根手指捏起来递到玲子怀里,咳嗽着又崩出口鲜血。


此夏目非彼夏目,怀抱还是那么温暖。初见那家伙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个高中生,就和眼前的孩子差不多大,比玲子阴郁很多。


“老师,跟我去医院!”她把脸颊贴到斑的大头上,声音抖得厉害。猫咪身上到处都是血污,几乎要盖住原来的毛色。


它第一次,伸出小舌头,舔掉玲子脸上的泪水,又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在补充盐分。


那么泪水中的苦味呢?还需要补吗?


“别傻了,人类的医院治不好妖怪。”


它习惯性的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头顶的三筱:“你终于肯现身了。”


三筱低下头,鼻子几乎要碰到斑:“这么多年没见,你越发废柴了,斑。”


“哼。”斑把头枕到玲子的肩上:“该结束了吧,三筱?”


巨大的妖怪沉默着。一只小青蛙咕呱着跳到玲子头顶。


友人帐有些发烫,她放下猫咪,小心地用外套裹住它,然后拿出友人帐。


“真是个不合格的主人。”


玲子茫然地抬起头,显然没听懂三筱在说什么。


“别管他,把名字还给这家伙就行了。”


它最后一次看见那道白光。墨点从纸上飞出,融入妖怪的眉心。


“护吾者,显其名。三筱,我把名字还给你。”


斑奋力支棱起身子,小尾巴摇一摇,哼一声。


 


【10】


猫咪不告而别是在周一的早上。


友人帐连同酒杯和画着猫的碗都不见了。


她想起来,斑好像说过,自己的曾祖父许诺过把友人帐给它。毕竟这本曾经厚实的簿子承载着两代人的记忆,玲子有点不舍,但这点遗憾和对猫咪老师的担心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她看到了三筱的记忆,窥见年少的曾祖父和矫若游龙的斑。那时候的猫咪老师,好像战无不胜,一点血液里蕴含的妖力能顶好几个妖怪。她看到很多场酒会里,斑晃着大肚皮,跳着滑稽的舞蹈,兴致来时一放光,半个八原都得遭殃。


人有人的时间,妖有妖的时间。她揣度斑历经过多少个人的时间,那一定是很漫长的岁月。漫长着,漫长着,它也慢慢走不动了。


玲子想哭,想着想着又勾起嘴角,连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在笑还是在哭。真丑,就跟那只丑猫咪一样。


 


【11】


她偷偷去了趟曾祖父曾经生活的小镇,那里果然有很多妖怪。胆小的藏在暗处议论,胆大的问她是不是夏目贵志。


走过溪边小路,田野森林,她在一处神社前停了下来。


这里格外安静,没有人,也没有妖。青草葳蕤,骚得小腿发痒。她躬下身抱起双腿,只觉得眼角一晃,似乎有什么东西泛着光。


身边是一个小小的神龛,光就是从那里反射过来的。她道声“打搅了”,透过木格子,看到一只熟悉的碗。


碗里的雨水大概是被风刮进去的。水底积着泥沙,想来是很久没用过了。胖胖的猫头朝着外面——那猫在笑,笑得滑稽。


神龛的门很轻易地就能被打开,她把手探进去,又摸到一只扁长的匣子。玲子迫不及待的打开,她已经猜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了。


友人帐。


它比几年前又糟朽了许多。里面应该没有名字了。她小心翼翼地拈起封皮,生怕簿子散架。


嗯?怎么,还有?


玲子看到扭曲的字体时,心里一惊。她记得三筱是最后一个名字,友人帐应该是空的才对……怎么……哦……右下角还有一个爪印。光看那印子,就能猜到爪子的主人有多胖。


她合上友人帐,又打开,从那张纸上感受不到一丝热度。妖力还没散尽,这张纸又新又白,一如当初。


 


寂静很久的林子听见少女在说话:


“护吾者,显其名。”


一草一木没有听见纸张立起的声音。但它们耐得住性子,等少女说……


可等呀等,也没听到下一句话。


 


【完】

评论

热度(137)

  1. 汉武帝商山想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