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胜出】当Deku遇见绿谷出久 11

棉花糖A:

*出久和黑久相遇的故事。
*若有撞梗,非常抱歉。
*中长篇HE。






11.





“总而言之,那孩子的个性大概就是能够传送两个不同世界线的人。”爆杀卿看着自己的手心陷入沉思,“而传送的位置和地点应该是固定的。”
 
他和DEKU都同样的被传送到了雄英的校内。
 
“爆豪少年,为什么你会在不清楚那孩子的个性究竟是否危险的情况下就做出这样的决定呢?”欧鲁麦特问道,他很熟悉自己的学生,爆豪胜己绝对不是如此鲁莽之人,他在某些方面的考量和思测远比人们看到的还要深。
 
“……”爆杀卿撇了撇嘴,带着些讽刺的意味,“简单来说,就是我为什么这么不要命对吧?”
 
爆豪胜己害怕死亡吗?
 
当然,每个人都必不可少的恐惧着死亡的来临。
 
但是爆杀卿当时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人总是冲动的,他的脑子里塞满了名为DEKU的那个小废物,他当时唯一的认知就是DEKU在他的眼前消失了,所有预料中可能会出现的危险都开始不重要了。
 
爆杀卿知道,如果这次他再不去拽住找到DEKU,那么可能他这辈子都可能找不到了。
 
这是一场盛大的冒险。
 
“我什么都没想。”爆杀卿平静地说道,他的眉宇松开,和平常的爆豪胜己一点也不像,“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那个废物找回来。”
 
“爆豪少年…你……”
 
“别误会,我和DEKU的关系和你们这边那黏黏糊糊又恶心的关系不一样。”爆杀卿眉头紧皱,想起了昨晚所见的一幕幕,说实在的,他实在弄不懂为什么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会搞在一起。
 
这就像是世界上最荒诞的话剧在爆杀卿的眼前上演了。
 
爆杀卿已经把昨晚自己的失控,全部推锅给了这边世界线上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要不是突然亲眼目睹那对他来讲可以称得上刺激的画面,他也不至于如此失态。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接着去休息了。”爆杀卿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臂,个性过度使用带来的酸痛并没有减轻许多。
 
“……”
 
“……”
等只剩下欧鲁麦特和相泽消太时,曾经的NO.1英雄才有些艰难地开口。
 
“粘粘糊糊又恶心的关系是指什么关系,相泽君?!”
相泽消太一点也不知道体谅三观快要碎裂的NO.1英雄,无谓地看了眼窗外,无动于衷地开口,“普通高中生的关系。”
 
欧鲁麦特松了口气。
 
“——不过是交往的那种。”
 
欧鲁麦特手上的茶杯掉在了地上,溅起一地碎渣。
 
“啊,记得赔。”相泽消太敷衍地拍了拍欧鲁麦特地肩膀,径自起身,准备去看看外面那两个小崽子的工作完成度。
 
惨遭打击的NO.1英雄看起来真的很可怜了。
 
……
……
 
DEKU觉得没有比这两天还要令他放松的日子了,他半靠在沙发上陪着绿谷引子一起看晚间的连续剧,DEKU将纸巾盒拿在手里,必要时就递给绿谷引子一张。
 
他的妈妈是个泪腺发达,非常容易被感动的人。
 
在这一点上,绿谷出久和DEKU毫无疑问地完全继承了这一特质。
 
晚间连续剧很快就播完了,绿谷引子也差不多将一盒的纸巾用了大半,她准备起身道,“我要去买晚饭的材料了。”
 
“我也去!”DEKU紧接着起身,却被绿谷引子重新摁了回去。
 
“一直黏在妈妈身边不会觉得腻吗?出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绿谷引子将一旁的购物袋取出,准备出门,说实在的,被好久不曾对她撒娇的儿子无时无刻黏着,虽然感觉幸福,但是稍微果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压力。
 
“……”只想和母亲多待会的DEKU失落地垂下了看不见的尾巴,之后又强打精神朝绿谷引子露出个笑容,“路上小心。”
 
“嗯,出久要好好看家。”绿谷引子对他挥了挥手,直到门传来被关上的声音,DEKU的笑容才从脸上隐去,他抱膝坐在沙发上漫无目的地发着呆。
 
除去绿谷引子,这个家对他来说陌生又熟悉,他可以记起放置在这个家中边角各处的物件,却怎么也无法回想起他在这房子里生活过的痕迹,遥远的像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
 
他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在书桌前,随手点开了一段看过无数次的视频。
 
“看得到吗?!他已经救出一百个人了!!——太厉害了,都还没到十分钟啊,太厉害了!!!”
 
“他在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已经没事了,要问理由?——因为我来了。”
 
DEKU安静地坐在书桌前,和小时候如出一辙地反复观看这段视频。
 
这个视频并不长,短短几分钟而已。
 
却一同构造编织了绿谷出久和DEKU的梦想。
 
DEKU拿起桌上摆放的欧鲁麦特手办,他侧过头看向窗外的晚霞,如火绚烂的夕阳染红了整片天际,DEKU歪着头想了想,承认了之前在敌联合时爆豪胜己对他的看法,他的确是个没长进的废物。
 
他没办法成为英雄,也同样无法彻底投身进黑暗。在深渊和光明中不断丑陋着挣扎,他策划了好几场大规模的爆炸案,却在这些计划里留下自己原本能够发现的纰漏。有时候DEKU也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可笑,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他都是个彻底的犯罪者,无关他究竟到底有没有伤害到他人的生命。
 
DEKU想起了爆豪胜己,他的发小。
 
那个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被塞进自尊心的男人。
 
DEKU不得不抬起脑袋仰望着他,过去是这样,现在也不例外。他站的那么高,又那么耀眼,仿佛这世界上没有任何高墙可以阻碍到他。
 
他曾被爆豪胜己打击到直不起腰。
 
“追不上的话,杀掉不就可以吗——”这番非常死柄木的激进话语,其实当初并没有安慰到DEKU。
 
他并不介意爆豪胜己将他甩在身后,注视着对方嚣张桀骜的胜利背影,这是DKEU十几年来的人生中最习惯熟悉的一件事了。
 
在很小的时候,DEKU还记得那时候的爆豪胜己还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这个说法也许会令人一堆人惊掉下巴,那个脾气暴烈的爆豪胜己怎么看都和温柔这个词扯不上关系。
 
但DEKU记得的,非常清楚的记得。
 
他被诊断出无个性的那段时间,他连去幼稚园都提不起精神,绿谷引子不想勉强自己的儿子,放任了这近乎自暴自弃的行为。
 
大概过了好几天,他闷闷不乐地抱着欧鲁麦特玩偶窝在床上的时候,爆豪胜己来了他家一趟,还同样小小的爆豪胜己站在他和绿谷引子的面前,斩钉截铁地说道,“就算出久没有个性,我也会保护好他的!”
 
那是爆豪胜己仅有的几次喊他‘出久’。
 
绿谷引子当时差点没将手帕哭湿,DEKU抱着欧鲁麦特的玩偶呆愣在原地,反应过来之后,不管不顾地丢掉了自己手上的玩偶,双手张开抱住了爆豪胜己。
 
和平常的大声哭泣不同,DEKU这次哭的非常安静,眼泪和鼻涕打湿了爆豪胜己一肩膀。
 
爆豪胜己没有推开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喊他DEKU和哭包。
 
温柔的和平常的小胜都有些相差太大了。
 
但是后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DEKU在之前始终没认为自己做错了,他总是朝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手——但是后来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朝他伸出手的时候,他终于开始了自我怀疑。
 
DEKU沉寂在回忆里的思绪被吵醒,门外响起的门铃声让他的眼睛亮了亮,他将手上欧鲁麦特的手办放回桌子上,顺手关掉了那段视频,急忙起身朝玄关跑去。
 
“——妈妈,是没带钥匙……”DEKU打开大门,脸上的笑容在见到来人的时候僵硬消失。
 
“——DEKU。”门外站在的是刚刚还徘徊在DEKU脑子里的幼驯染,DEKU收起笑容,客气问道,“爆豪君,什么事?”
 
“……”爆豪胜己按住门框,从外面硬生生挤了进来,DEKU站在原地并不阻止爆豪胜己的行为。
 
他不怕面对这个世界线的爆豪胜己,从小和他长大的那个才是让DEKU觉得头疼和想逃避的。
 
爆豪胜己道:“带你回去。”
 
“我记得这个周末还没完全过去?”DEKU和爆豪胜己站在玄关,以完全不输对方的气势和人对峙。
 
一看就比绿谷出久出息很多。
 
“我是说回我们的世界。”爆豪胜己逼近一步,几乎把DEKU逼到了角落。
 
DEKU的眼睛稍稍睁大,那话里包含的意思让DEKU忍不住后退几步,他逞强地别过脸,躲过爆豪胜己的紧盯不放的视线。
 
爆豪胜己是从雄英偷溜出来的,原本只是想试一试,但没想到学生卡在这个世界也一样有效,而出了雄英之后,脑子里却只剩下去见DEKU的想法。
 
“然后亲手把我送进监狱?”DEKU忍住了逃跑的欲望,他重新回过头和爆豪胜己对视,嘴角轻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自从相互站在彼此对立面后,他们之间只剩下了嘲讽恶语。
 
“……”爆豪胜己伸手掐住DEKU的手腕,那手腕瘦弱苍白的仿佛一折就断,没了炸弹贴片的DEKU就如同被拔了牙,削去利爪的老虎,只能当一只乖巧的大猫。
 
“你就是这样才让我火大——”爆豪胜己平静道,他一步步逼近,DEKU一步步后退,直到退无可退,后背紧贴冰冷的墙壁,被爆豪胜己压制了大半的空间,“为什么你总是听不懂别人的话呢?!”
 
“不听别人讲话的家伙是小胜才对吧?”DEKU眼底浮上一层讽刺,那让爆豪胜己差点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DEKU向来是爆豪胜己那一点就燃的导火索。
 
“这个世界线上的那个绿谷出久可比你可爱多了。”爆豪胜己光凭单手就禁锢住了DEKU两只纤细的手腕,举至头顶,DEKU觉得爆豪胜己防自己就跟防贼一样,生怕他从哪掏出炸弹贴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我也那么觉得。”DEKU眼中划过柔和,嘴角忍不住往上勾了勾。
 
爆豪胜己抬手掐住了DEKU的下颚,那力道大的都让DEKU感到了疼痛,忍不住皱眉看向爆豪胜己,后者却挑起了一个恶劣的微笑。
 
“那你知道,我刚被传送到这个世界时,看见了什么吗?”爆豪胜己几乎将脸凑近了DEKU的耳朵,过于接近距离让DEKU罕见的感到了一丝不自在,只有在战斗时他才和爆豪胜己如此贴近过。
 
“我看见……”混着吐息的轻语飞进DEKU的耳朵,爆豪胜己微微转过脸,恶狠狠地咬上DEKU那张柔软的唇瓣,还没反应过来的DEKU轻而易举地被他层层突破,舌尖掠夺过每一寸空气,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起码让DEKU呆了半分钟。
 
等DEKU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开始用力挣脱爆豪胜己的束缚,被掐着的下颚无法合拢,只能任由侵略者的逐步侵占,原本挣扎不休的身体渐渐软化。
 
爆豪胜己原本这辈子都没打算暴露过的心思,阴差阳错的却被这个世界线上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捅破了。
 
如果另一个自己能够拥有绿谷出久的话……
 
——那他凭什么不可以?
 
陷入亲吻的少年们没顾上其他,爆豪胜己松开了对DEKU手腕的禁锢,右手摩挲过那张熟悉又带着点陌生的脸庞,DEKU原本想推开他的手,最后却如同藤曼一般攀上了爆豪胜己的后背。
 
钥匙转动的微小声音显然没能惊动陷入亲吻的少年,他们竭尽所能地抱紧对方,将理智和那些横在他们之间的那些解不开的矛盾暂时地抛开那么一会儿。
 
“出久,我回来了。今天的猪排有打……”绿谷引子打开门,刚刚抬起头就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手中的购物袋顺着震惊的轨迹掉落在地。
 
绿谷引子彻底陷入了震惊之中。
 
TBC
 
尽可能勤劳更新(。

评论

热度(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