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胜出】厕所不要碎碎念

岛民L-期末中:

*如题,沙雕文


*交完图之后我的小学生文笔和沙雕段子又回来了hhh


*ooc,撞梗致歉


 




“唉……”




关上厕所隔间的门,绿谷出久坐在马桶盖上,沉重地扶着额头,发出了早晨以来不知道第几声叹息。他这一整天都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状态。要说为什么……




理由很简单,他的幼驯染,也就是名为爆豪胜己的难以预测的生物,对他下挑战书了。




昨天晚上绿谷在走廊上遇到了正好洗完澡准备回寝室的爆豪,两个人初一碰面还有些尴尬,但凝滞的眼神和动作只维持了一会儿,爆豪便猛地冲上去三两步便将绿谷拽进了房间。接着爆豪一抬脚踩在门板上,对绿谷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壁咚。




当时绿谷的脑中一片空白,但他仍能清晰地记得对方那好看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而上下滚动。几颗晶莹的水珠沿着脖颈的线条缓缓滑落下来,流过锁骨,滑落至衣领以下直至消失在视野中。




看到那蜿蜒而下的水珠消失不见,有一个刹那,绿谷觉得有些遗憾。




爆豪见绿谷一副呆呆的样子,又将脸凑近了绿谷几分。他挑了挑眉,眉眼中满是张扬的自信。




他说:“废久,明天晚上放学,教学楼后面见。”




当绿谷一脸木然地再次站在寝室门外的楼道里时,他的大脑已经叫嚣着超负荷而停止运转。他已经不大记得当时的太多细节,只记得在末了关上门之前爆豪对他扬了扬下巴,留下的那句“晚安废久”也多少带了点嚣张的尾音。




什、什么情况?




放学后约架?




上次不是刚打过吗?




还打?




小学生吗?




于是整整一天绿谷出久都盯着眼前那嚣张跋扈的金发提心吊胆,生怕对方一个不满意就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在心情堵塞了一天之后,绿谷终于趁着爆豪不在,寻了个机会跑去厕所将自己锁在隔间里长吁了一口气。




太难了,和爆豪胜己相处太难了。




“也许……不是打架呢……?”




绿谷企图说服自己,但是那微微颤抖的话语中明显裹满了怀疑和不自信。而且,除了约架之外还有其他可能性吗?!




“唔……比如说……”




绿谷托着下巴沉思,根据试图找出任何充满和谐的可能性。根据通常逻辑而言,这样的邀约除了挑战书,就只有——




“告白?”




话一出口绿谷出久自己都跟着吓了一跳。他听到隔壁隔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发出并不算大的响动,似乎隔壁的人手上的东西没拿稳。但绿谷没太过在意,毕竟他正挣扎在生死线上。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虽说同时处在十五六岁这个美好的年纪,但这种红心满溢的场景硬是要安在他们两个身上怎么说也是强人所难。




但告白这个想法大胆而又新奇,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了,于是绿谷思考的主题很快就从“小胜为什么要打我”转变成了“小胜会不会有喜欢的人”。




应该是有的吧。绿谷越想,心里越发笃定起来。




“小胜虽然脾气是差了点,但肯定还是会有喜欢的人的。”




话音刚落,隔壁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似乎是谁将拳头狠狠砸在了隔间的墙板上,力道之大,连绿谷这边的隔间门扇都开始轻微颤抖。




绿谷出久吓了一跳,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碎碎念的毛病又发作了。绿谷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地向隔壁问道:“那个……你还好吗?”




没有人回话,过了好一段时间也再没有其他奇怪的声音发出来,隔壁隔间又恢复了方才的安静。




绿谷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这么一打岔,他都忘了自己刚才想到哪里了。




对了对了,是小胜喜欢谁这个问题。




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已经完全歪了的绿谷出久露出一个“没错,就是这个”的表情。他偷偷瞄了一眼从底下缝隙透过来的隔壁的人影,庆幸自己这次没有脱口而出。




话虽如此,但是实在很难想象爆豪胜己会喜欢别人,毕竟是如此自傲的少年。那么他喜欢的人,先不说是怎样的性格,首先肯定要通过爆豪的认可。




而这恰恰是最难的。要知道,爆豪胜己长到这么大,能让他心服口服的,也就欧尔麦特而已。




可欧尔麦特和小胜是不可能的。




深深地为幼驯染的终身大事发愁的绿谷出久想着,叹了一口气。




就算,在这么微小的几率里,刚好有一个人能得到爆豪的首肯,但以爆豪的臭脾气,估计一句话都没说上,光瞧着那张凶狠的脸,两个人就可以老死不相往来了。




绿谷突然有点佩服能跟爆豪相处这么久的自己。




因此两方面总结而言,既要有能力,又要性格好,这样优秀的人真的存在吗?




为爆豪操碎了心的绿谷终于发出一声感叹:“小胜到底能不能顺利结婚啊……”




“砰”。




绿谷的话还没说完,隔间的墙板又被狠狠砸了一下。这回的力道远胜过先前,薄薄的隔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频率来回颤抖,仿佛顷刻之间就会倒塌一般。




绿谷吓得连忙屏住了呼吸。只听隔壁传来被极力压制在喉咙口的细小声音,听起来对方正恶狠狠地咬牙切齿。对此类声音带有先天警惕性的绿谷知道对方似乎在忍耐什么。




过了半天,绿谷突然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他哆嗦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通过隔间底的缝隙递了过去。




“同学,你是不是……没带纸……?”




咬牙切齿的声音消失了,整个卫生间里是死一样的寂静。对方既没有接过纸巾,却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绿谷心想对方可能有点不好意思。他估摸着预备铃的声音快响了,于是只好对隔壁说:“同学,你别不好意思。我就把纸巾放在这里,你记得用啊。”




说完,绿谷出久便将纸通过缝隙递了过去,接着打开隔间的门离开了卫生间。






 


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间。一打铃,爆豪胜己便双手揣兜走了出去。绿谷出久磨磨蹭蹭地收拾好书包,隔了一会儿便也走了出去。




抱着就算被打也绝不在校内使用个性的决心,绿谷出久慷慨赴义。




转过前面的转角便是约定的地方,绿谷心一横,迈开了脚步走了过去。可还没走出几步,便突然被一道身影狠狠冲撞到了墙上,但不知怎的对方却还很细心地保护好了他的后脑勺。




迎着耀眼的夕阳,爆豪胜己脸上的表情古怪。




他揪着绿谷的领子,猩红色的眼睛紧紧凝视着绿谷的脸,可过了半天,却也没见他憋出一句话来。




正在绿谷犹豫要不要由他先开口的时候,爆豪却突然松开了提着他领子的手。




绿谷踉踉跄跄地跌坐在地上抬头仰望着今天格外奇怪的金发少年。只见对方退后了几步,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可以说是面无表情地从那穿得松松垮垮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往绿谷的头上一丢。




本想着是什么要人命的钝器,但意外的是却丝毫不痛,相反,那东西砸在头上轻巧又柔软。




我的幼驯染怎么可能这么温柔?!




绿谷低头一看,只见从他的头顶弹落到地上的那包纸巾看着有些面熟。




在他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的当口,爆豪胜己终于对绿谷出久说话了。




那声音几乎每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带了不容置疑的威严。




“去死吧,废久。”




他说。




“老子带纸了。”




-END-




感谢阅读w

评论

热度(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