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待授翻】Before the world was made by daftfear(试翻)

包菜妹妹:

Summary:
德拉科尽其所能做了一切能将过去抛之脑后的事情。他成立了自己成功的事业,并在他的工作质量与知识广度方面建立了良好的声誉。但当一个下午傲罗来到他的店铺,寻求他关于可以来源物品的专业知识支持,他们完全颠覆了德拉科生活中危险的平衡。信任波特会随之带来危险与毁灭,以及关于所有德拉科努力去忘记的事情的痛苦的提醒。

Words:42976

给作者留言了,但作者LJ和AO3最近登陆时间都是16年,汤不热上次更新时间也是一年前,授权要到可能性渺茫。

原文AO3

蛮早之前看了@404 Not Found 安利文读完觉得很喜欢,最近没时间写原创,插空翻译了一点,先放上一点试阅,渣英文水平,如果大家想看的话,我就继续翻,但是我真的更新时间不定,如果确定继续翻了,就佛系更新佛系看吧。

<<<

Chapter1(试翻未完)

药材店里的空气富集着大量的湿气。晒干的草药、腌制的动物肢体以及高温白蜡的气味冲击着他的感官,和往常一样药物冲突蒸发出的烟雾笼罩着他的脑袋。打了个虚弱的喷嚏,伴随着门铃的响动,德拉科将大门在他身后关上。雨点敲击着窗玻璃,但透过雾气弥漫的玻璃看清另一头是不可能的。

德拉科施展的雨伞魔咒在他抵达时就自行解除了,但他怀疑这是否有用。也许这种魔法可以转变成不让药材店的气味和烟雾继续靠近。

“你好啊,德拉科。”年老的店主,一个名叫格蕾泰尔(Gretel)的干瘪的女巫如往常一般问候着他,“这次你需要些什么?”

她脸上的褶皱让她看起来像一个长了头发的胡桃,让她的眼睛细成狭缝,让她的嘴巴细成一条毛茸茸的线。她的头发在她头上呈扇形散开,就像白色的闪电想要脱离她的头颅。她穿的长袍总是磨破的,总是毫无美感的棕色或是黑色。它们都是出于实用考量的长袍。

曾经,德拉科可能会嘲笑她,如果不是在人前就是他脑海里(if not in person then in his head),但她对他很友善。她不带任何评判地欢迎着他,德拉科因此而喜爱她,尽管他无法将这些情感组织成为语言。

“早上好,格蕾泰尔。”他边轻轻点头边回应着。“我需要更多龙血,应该要三瓶。还要一些薰衣草。”

“你要的龙血可真够多的。”她说着,走出柜台去收集瓶瓶罐罐。她的语气中没有怀疑只有好奇。

德拉科研究着一罐正在低价出售的青蛙舌头。

“我正在做的项目实际上真是大出血,字面意义上的。”他说,拿起瓶子用他的手掂量着它的重量。“客户坚持要真正的龙石,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龙之守护者已经不再锻造它们了。现在仅存的一些属于马其顿皇室巫师家族,我并不认为他们有兴趣出售。唯一的选择就是去制造一块,而我为此需要龙血。问题是用龙血灌注钻石是一件棘手的工作,如果制造者哪怕走开一小会,咒语就不会生效,石头也会开始流血。这真是见鬼的噩梦!”

了然地轻哼一声,格蕾泰尔将三瓶龙血放在柜台上,并用一根细绳系在一小包薰衣草上。“那么你要一起带上这些青蛙舌头吗,亲爱的?”

德拉科摇摇头,将它们放回陈列架,“不,我很久没有用过它们了,只是有些怀念。”

“那么十金加隆,四银可西。”她说,同时包装好他所购买的商品。努力去忽视他脏腑的疼痛,他摸出硬币放在她的手中。

“我自己去宰龙都会要便宜的多。”他说着,格蕾泰尔笑了。他从她手中小心翼翼地拿上那个包裹,当他将小袋钱币放进长袍口袋里是让它在手中保持着平衡。“秋季是个销售缓慢的季节。”

“正说着呢,看起来你像是会有些客人改变这一点。”

德拉科转过身去,却只看见雾气密布的窗玻璃。将包裹调整放至肘弯处,他走向窗户,擦去一圈床上的凝结物。果然,有几个人站在他的店外。

“谢了,格蕾泰尔。”他说着,想知道她是怎么透过窗玻璃看到外头的。他晚了半秒钟才施展雨伞咒,因此感受到九月的雨水飞溅在他的脸上。诅咒着现在密布在他天空灰长袍上的黑色小圆圈,德拉科快步来到店前,发现有三个人站在他的店门口。他们都穿着带着紫色徽章的棕色斗篷。

傲罗。

评论

热度(26)

  1. 汉武帝包菜妹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