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胜出】石巷少年

太陽以西:

/平凡世界里的胜出
/非幼驯染设定





——* 少年们的琐事







1/


绿谷出久发现了一个通往学校的秘密通道。

很近。
离他家住的四合院只有往南走下一个坡再左拐个弯下一小段石阶梯的距离。

这巷子是两幢居民楼之间留出来的给人过的缝隙,一楼的住户们也可以经由后门走到这巷子里。巷子夹在两幢楼之间鲜少见到阳光,青石板之间的缝隙里布满了青苔,又潮湿又偏僻,给人一种‘坏人专挑这种地方作案’的不良第一印象,因此白天黑夜里根本没什么人经过。

可绿谷出久是个特例。




2/


他不住在那两幢楼之间的任何一幢,但那个巷子却是他每天上学的必经之地。

六点三十。神速起床,神速拨开一个棒棒糖扔嘴里,神速洗脸刷牙,神速穿衣服穿鞋,十分钟之内收拾好一切。

六点四十。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出门,一如既往偏离正规路线拐上一条‘歪门邪道’——那条安静偏僻的小巷子。

六点五十。准时出现在巷道口,悄咪咪地往里张望一下——好的人还没出来。然后戴着一只耳机,安安静静地边咬吃剩的棒棒糖棍边靠墙蹲着听歌。

七点。铁门被推开的“嘎吱”声传来。
至此,绿谷出久新的一天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他再次探出头瞪大眼睛往里张望一眼,二十米开外,一扇掉了漆的铁栅栏门被人推开,走出一个年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

绿谷连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前后左右东西南北的灰尘,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小步小步地摇进巷子,一边假装不经意地看那少年关上栅栏门,直到少年没发现他似的径直往前走,绿谷才松口气,恢复成正常的步子不紧不慢地跟在那少年的身后。

耳机里传来Mark Wills的《I Do Cherish You》。




3/


少年和他一所学校。
好在他好像还没发现自己。

不……也许这并不怎么好……

又过了几天,绿谷日常地用牙齿磨着棒棒糖六点五十准时在巷道口蹲点。

“咔吱——”
开门的声音响起。

绿谷摇摇脑袋站起身来,然后和往常一样,隔着十来米的距离跟在少年身后。

少年有着高挑的身影。
他穿着秋季校服的白衬衫,从背面看,肩宽腿长。发型发色个性鲜明,恰到好处的露出线条分明的耳廓和脖颈。

他是那种只看一眼就让人觉得霸气又帅气的人。

这背影真好看。
绿谷有一眼没一眼的偷瞄着少年,有些做贼心虚地摸摸鼻子。




4/


这背影真好看。
好看到绿谷看了整整九十八个早晨都没有看腻。

晒着寒冬早晨温弱的阳光,绿谷一如既往地跟在少年背后,数着地面上古朴的青石板,脑海里回忆起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

也是这么一个阳光隐匿在云层里若隐若现的日子。

那天他磨磨蹭蹭不愿意去学校,被老妈坚决反驳并连人带书包地扔出家门后只能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转悠,一会儿逗逗李大爷养的鹦鹉,一会儿闻一闻张奶奶卖的玫瑰,一会儿又蹲在王叔叔的卖鱼店里学鱼吐泡泡……东转西转活悠闲地像个失业无职的中年大叔,就差端壶酒来消愁解恨。

但他是未成年,不能喝酒。这么心想着绿谷一边滋溜滋溜的吸着玻璃瓶里的橘子汽水。然后意外突然就发生了,他在漫无目地乱晃时踩到了阿黄的尾巴。阿黄是一条吉娃娃,身材挺小但脾气老大,被踩尾巴后龇牙咧嘴地追了绿谷整整两条街。就在这危急关头,这条偏巷及时救了他。

他心情澎湃地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秘密基地,心血来潮地走了进去,和刚出门的少年撞个正着,少年的学生证掉到地上,绿谷连忙弯腰去捡,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表情好恐怖……
但是好帅!

“干嘛?”少年开口,低沉的磁音和那双红的透彻的瞳孔给了他会心一击。

“我我诶……嗯呃呃……”绿谷像是丧失了表达能力一样支吾到,低着头尴尬地把学生证递还给他,余光瞥见姓名一栏里‘爆豪胜己’四个字。

原来他叫小胜……绿谷心想。

那天,鬼使神差的,绿谷就跟在了爆豪的身后,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学校的门口。看着爆豪已经大步迈进学校离他越来越远,绿谷也硬着头皮进了学校,可惜的是最后他也并没能找到爆豪的班级。

从那以后,准点守在巷道口和爆豪一起上学就成了绿谷每日必做的工作之一。
之二是在日历上划圈圈做记号。

第一天……
第十天……
第二十八天……
第七十二天……

一晃眼,初秋变成了寒冬,这是绿谷和爆豪相遇的第九十八天。



5/

第九十八天。
绿谷在巷道里揉着自己的脸,透过指缝看着前面的背影。

完了……绿谷心想。
快从痴汉进化成变态了……还是那种特别特别特别蠢的变态。

但他并不想要变成痴汉或者变态。

他想要和爆豪搭上话,然后在中午邀请他和自己一起吃便当。
他想要知道爆豪的班级,然后在放学后找他一起回家。
他想要和爆豪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然后和他有更多的接触。
他想要融进爆豪的生活,然后变得十分了解他。

之后再顺理成章的和他说喜欢他。

他是这么打算的。
因为他觉得一见钟情后的日久生情最棒了。

绿谷犹豫着,犹豫着。然后在心里暗下决心——如果明天还能见到他……

如果第九十九天还能见到他。
他就去搭话。

九九。
久久。
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

这样就代表他们有缘分,代表他们在之后的日子里也可以一直在一起很久很久……




6/


自古以来都是沾枕头就睡的绿谷第一次内心激动到失眠。

他躺在床上不停地翻来覆去翻来覆去,实际上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他花了几个小时来想自己的开场白——

“你好呀我是绿谷出久我一直都注意着你我想和你做个朋友你千万不要拒绝否则我会很伤心……”
不行,估计会吓到人。

“呀!真巧又碰到你了!”
巧个屁人家也许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好吗。

“哟哟哟瞧你这小哥长的不错呀!”
………………

思来想去……他决定了。

他要说——
“九十九天前我们第一次碰面!”

没错!就是这句!就得是这句!

一边脑补着画面,绿谷一边激动地在床上打滚。

爽翻了!
甜炸了!
少女漫画也不及这般!




7/


绿谷失眠了。
失眠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睡过了头。

七点半,绿谷才从梦中惊醒过来脑子一片空白的跳下床,背着书包套上外套就慌张地冲出门。

巷道里一片寂静。
绿谷的心里也一片寂静。

活该!谁叫你立什么flag……他撇着嘴走进巷道,没魂儿似的盯着脚尖一步步缓慢地挪着。

快过年了,身后街道传来的鞭炮声将他惊回了神。

绿谷重重地叹口气。
没有缘分……这样看来或许他们真的没有缘分。

这东西不能强求的……
也许他们只适合做彼此的路人,虽然不能久久,但这也没什么关系啊,也许明天早点出发就又能遇见他了呢?

绿谷在心里一遍遍安慰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可是怎么可能没关系。





8/


绿色的铁栅栏门被打开。

绿谷木愣地看到爆豪从门里走出来。
绿谷木愣地看着爆豪走到他面前。

爆豪胜己:“你小子今天迟到了三十分钟 。”
绿谷出久:“……”


快过年了,街道外炸起了鞭炮声。
但绿谷出久没有听见。他正呆呆地望着倚着门眼眸含笑的爆豪。

然后,“砰砰砰——”
他的心脏里炸开了无数爱心火花的鞭炮。







——END——

评论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