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红线的谎言》 胜出ABO 20

大雨将至:

爆豪有一个他不知道的儿子的故事。


一些基本的问答,算是设定。






第二十章


 


场上的少年陆续登场,饶是赤谷晓看到这奇异的场景,也不禁感叹今年雄英体育祭的负责人实在脑洞太大,后面的同学纷纷惊呼,原以为大家只是小打小闹罢了,眼看这八层楼高的十六根水泥柱立在场中央,外圈是一整个水晶球型的玻璃圆罩将十六根立柱保护在其中,防止战斗波及到观众。


十六根立柱的相互连接才是最诡异的,中间可以看见用玻璃连接出来的通道,但是这通道极其复杂,整个场景如同一个疯癫儿童游乐园,立柱里穿插着管道,管道却弯弯绕绕,像个立体毛线球。管道在穿插出水泥柱的地方会膨大起来,形成一个直径约四米的圆球。


玻璃罩上开了42个入口,分别连接着某些管道的入口,等会儿他们就会像弹珠一样,被投入这些管道中。


 


赤谷晓静静地听主持人说着这魔幻的赛制,但不代表他听不见周围的喧哗骚动,他还装模作样捋了捋他的头发,颇有种几分挑衅意味。


主持人道:“今年的场地让人害怕吧?”


观众一阵喧闹,他们很兴奋,学生很害怕。


“我们将会将42位选手从管道中投放进去,随机两两成对,在‘克莱因空间’里进行比赛,原则是战胜者有资格被‘克莱因空间’传送到水泥柱的顶端,或是传送到另一个赛场。42位进16位的赛制下,有11位胜利者只用经过一轮比赛直接晋级至水泥柱顶端,剩下有10位一轮胜利者将会进行二轮比赛,争夺最后五根水泥柱。而二轮比赛将直接在水泥柱上进行——也就是说,某些选手将在二十余米高的高台上进行对战。”


“获胜的标准是使对手失去战斗能力超过一分钟,无论是束缚也好,把他冰冻在原地挣脱不开也好,只要对方被判定为失去战斗能力且超过一分钟,即是另一方获胜。”


“最后晋级的16位选手将是站在水泥柱上的16人,二轮战将取决于各位战胜者的时长——胜利的耗时越长,越有可能进入二轮战,而水泥柱上的11人将会被随机选中。这可是赌上运气的背水一战哦!”


主持人说得激动,上鸣电气在演播厅里看得心惊肉跳,好在赛制说明书里写了,“克莱因空间”的那位女职英能保证在整个玻璃球内的重力由她控制,如果有学生不幸从高台坠落,她会及时救助,不过二十多米的高度……有恐高症的学生真可怜啊,上鸣电气打开麦评价道:“那可是二十米的高台哦,大家可不能掉以轻心。”


屏幕里果然捕捉到几位面色苍白的学生,看来确实有人存在恐高症,但都咬着牙一声不吭,说明这些孩子还是想拼一把。


上鸣电气观察着赤谷晓的动作,那小子双手插兜,在主持人说完之后,他总觉得赤谷晓欲言又止,可能是有什么想问的吧。主持人也看出来领头的小子有些躁动,继续说道:“只是有一点原则必须强调,那就是——不允许破坏场地。如果在战斗中破坏了玻璃罩和玻璃管道,将会直接出局。在高台上的战斗不允许将对方击落出界,否则也将直接出局。”


赤谷晓举起手来,问道:“请问玻璃的脆性是多少?”


主持人话筒往场旁一指,高挑的美人职英“克莱因空间”道用手指点了点下巴,一副苦恼的样子,她道:“这我也不知道呢~薛定谔的脆性?”


这赛制简直让人头皮发麻,有两位力量型的选手当场就额上淌汗,生怕自己踏上去那玻璃就碎掉了。赤谷晓提问完后,手捏着下巴思考片刻,揣摩这赛制到底要考察的是哪些方面的训练。


究竟是要打败对手,还是要困住对手,还是诱导对手破坏比赛场地直接被判出局?


在赤谷晓看来,这比赛远比当年难多了,也不知是不是近些年来的职英越来越厉害,所以训练都从孩子抓起,各种刁钻的玩法层出不穷,也就苦了他们这些学生,一年级就要受这折磨。


当然,赤谷晓不知道的是,隔壁二三年级的比赛都相当正常,正常到观众都流失了,听闻一年级的比赛场地特别诡诈,纷纷从隔壁赛场涌入一年级赛场,想要围观一下。大多人运气不好,毕竟体育祭的门票原本就难求,插队很难,便只能盯着头顶飘过的演播飞艇,或者打开手机看看远程直播。


 


比赛很快便开始,既然给了较长的中场休息时间,之后的赛程必然要加快。


丽日御茶子特意出现在场上,拍了拍每位学生的衣物,以便他们减轻重力漂浮起来,被带领到每个管道的入口处。赤谷晓的待遇最好,最顶上俯瞰场地的那个管道入口便是他的,加上玻璃罩的高度,他浮空几十米,伏在洞口,等待一声令下,所有人滑入管道。


颇有种跳楼的刺激感,下落速度比赤谷晓想象中还快,眨眼间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景色,就已不知自己穿过几根柱子,到底绕到何方去了,最后自己坠落在玻璃球场地里,场地的地面恰是玻璃球过圆心的剖面,他往外看去,看到周遭人都是倾斜的,便知道这球内的重力的确诡异。


他的对手很快就到来,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在这种四十二选一的机会里抽中了赤谷晓,从管道中滑出时,女孩儿跌落在平面上,抬头看到一张云淡风轻的脸,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废物,而她就是那个废物。


这个女孩在赤谷晓的笔记上记录不多,因为她是B班的学生,赤谷晓对B班不是很了解。上鸣电气的解说声在场上响起:“好的,在第七号玻璃擂台里,1-A班赤谷晓VS 1-B班真知葵。”


真知葵并不是常见的攻击性选手,但她的个性是“真言知行”,解释为如果她在面对敌人时,能说中关于敌人的某些真实特点,相应地就能得到对方下一步的反馈。例如如果她对赤谷晓说:“我知道你的名字叫赤谷晓。”倘若赤谷晓是晓的本名,她就知道晓的下一步动作会怎样。


每一次预言都以一次猜测为始,说真了既能得到预测,而这种预测像一种通感,对方下一秒的动作会以画面的形式涌入她脑海,帮助她进行判断。只是有一点限制,即是在面对比自己更强的个性时,她必须要猜测到更深层的东西,才能得到准确的预测,否则她看到的画面是一片混乱,并且她的预测对象的动作时间长短也受此影响,有些人她能预测长达半小时,有些人她却只能预测几秒。


所以在这种校内赛制中,真知葵是非常优势的,因为经过她观察,她掌握了大量学生信息,而就她的个性本身来说,是某一类别里相当强的个性,比她更强的并不多。


只是她知道,赤谷晓的个性能力绝对优于她,她以41的排名堪堪挤进第二场比赛,没曾想会被随机分配到第一名。


真知葵站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开口道:“你的金发应该是真的吧?你没有料想到今天头发会掉色。”


熟谙心理侧写的真知葵开口提出的猜测便是深层,果不其然,她脑海中闪过了之后赤谷晓的动作,画面有些强得可怕——赤谷晓只是径直朝她冲过来,迅速绕后,锁住她的手脚,然后将她扣在地上,将她像一个重罪犯人一样扣了长达一分钟,然后迅速获得胜利。


果不其然,赤谷晓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照着画面中的场景和方向冲来。真知葵体术也比较擅长,不然也不会通过第一场比赛,她熟练地闪躲,然后下一个问题问出口:“你对你刚才的一击很有信心,但我能看出你今天状态很急躁,你要快速结束比赛,并且留有后手。”


“留有后手”这句话不知是狙中了哪个真相,但又一次应验,赤谷晓的下一个动作是再一次以快取优势,他不敢使力或是制造场地的障碍,生怕玻璃罩碎裂。真知葵又一次躲开了赤谷晓,拉开距离差距,而且贴近玻璃罩边缘,这样赤谷晓自然也要考虑到场地原因,他若是用力过猛,他就主动出局。


“你开始生气,觉得我很难缠,而且你害怕出局,如果你输了,你觉得会让某个人失望。”


然而话音刚落,赤谷晓就从背后扯上了真知葵的头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拖到场中,然后一边将她扣在地上,一面用她的长发绕在嘴上打了个结。


 


“猜来猜去的烦不烦?虽然我对你不熟,但你的个性我还是知道几分的。可惜我不是你心理战的最佳对象,也不是你能猜到的人。”


赤谷晓将真知葵的双手反剪着压在身后,让她趴在地上,只听得男孩儿冷冷的声音传来:“我不害怕出局,在战斗方面,我也从来不会让某个人失望,你小看他,也小看我了。”


“比起害怕出局,我更讨厌输。就算炸掉这个玻璃罩,我也会赢你的。”


 


场外的爆豪胜己眉头皱得更深了,上鸣电气在比赛开始后完全沉浸在了观赛快感中,无心关注这个怪怪的副解说。主持人宣布赤谷晓的胜利后,赤谷晓顺着玻璃管道升到了水泥柱顶端,在他之前已经有两个人获得胜利了。


 


赤谷晓俯瞰,眼帘里立即映入一个玻璃罩碎裂的场景,然后升上来第四位获胜的选手。赤谷晓心下其实有些不悦,不是第一的感觉很差。


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场上十六根柱子骤然满员,但场下还有五场仍在战斗。又过了不多时,其他水泥柱上开始了某些人的第二战。赤谷晓以为自己应该是不会遇到第二场这种事的,多数时候他都喜欢在集体里把自己置身事外。


直到他脚下的管道里,升上来了最后一个获胜的选手。


 


赤谷晓真觉得自己运气太差,刚才有个没礼貌的家伙上来就要猜来猜去读他的心,现在又要冒上来一个个性类似相泽消太的选手。他对这种精神类的个性特别讨厌,还不如让他与那些力量型或者带有一定元素属性的选手对战。


这次上来的是“橡皮头”的狂热粉丝“泥塑师”,他的个性稍显恐怖,赤谷晓一直好奇,他为什么不给自己起名叫“巫毒娃娃”?因为这家伙如果准备了某个人的泥塑像,由他当面对付那人时,亲手捏碎那泥塑像,便可限制那个人的个性,时间也视对方个性强度而变。


但这个个性的使用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知道对方的个性特性。


赤谷晓知道这个“泥塑师”叫泥偶和也,他为什么知道这家伙呢?因为他们同班。当泥偶和也从兜里掏出赤谷晓的小小泥塑,并用很欠揍的语气说道:“幸好事先准备了赤谷同学的泥偶,就是害怕发生这样的情况呢……刚才的对手比较出乎意料,算是比较麻烦地解决了吧,现在碰到赤谷同学我就不担心了。”


说罢,“泥塑师”捏碎了手中赤谷晓的泥偶。赤谷晓浑身一震,一种不对劲的感觉瞬间便涌了上来。


泥偶和也当时是在休息室的角落里完成了赤谷晓泥偶的补涂,还特意把他的头发刷回了金色,就是怕最后与赤谷晓对垒,看来当时的决策非常正确。


这位同学洋洋得意地做好准备,准备要将赤谷晓捉住,算好了只要限制他的行动长达一分钟,这样他就能完成比赛,因为他保证他的泥塑能让赤谷晓个性封锁半小时以上,他知道赤谷晓平时观察他,他何尝又没在观察赤谷晓呢。


失去了One·for·All的赤谷晓腿瞬间一软,不是体能的原因,而是那种个性突然被抽离的感觉让他心上忽生一股恐慌。紧接着泥偶和也便冲上来要制裁他,这动作不知触了赤谷晓哪个怒点,他是那般看重One·for·All,这种失去的感觉让他瞬间暴怒。


泥偶和也平日里也不是放松体能训练的人,毕竟他以相泽消太为目标,职英们都是要有攻击之长的,他灵巧地攻击赤谷晓,他在赤谷晓的泥偶里还用了一些特殊材料,确实跟诅咒有一点点关系,只不过是很短期的,也通过了支援科老师的检查,毕竟让敌人行动力下降一点也是正常的,他作为“泥塑师”也要有获胜的资本才行。


结果没曾想,火焰当着泥偶和也的脸就炸了过去,观众霎时间沸腾。


 


哪儿来的火焰?像炸弹一样将二人隔开,瞬间便把泥偶给炸到两米外,泥偶和也脑子都被炸懵了。赤谷晓是身上带了炸弹一样的东西吗?不违规吗?他勉强抬头,看到赤谷晓黑着脸走过来,双手的爆炎噼啪炸裂。


 


上鸣电气倒吸一口冷气,他瞬间关上所有麦克风,指着场上那个小子,冲着爆豪喊道:“爆豪,你不要告诉我,你的私生子来参加比赛了!!”


爆豪胜己恨不得抄起椅子砸醒这个白痴上鸣,他自己都已经游走在冲出去的边缘,这傻逼还来添油加醋,可能他没被自己炸死算是对得起这多年情分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催啦,这章已经超平时字数啦,抵得上一章半,知道大家想看掉码,但必要的东西我不能不写,也不想分章分在很无聊的地方,只能我多写点才发。

评论

热度(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