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德哈】记得带伞

鲤墓:

*巫师在麻瓜世界私设ooc


*治愈,段子,甜,懂?(起标题废orz)


*非常短预警。


*祝食用愉快!




滴滴答答的声音打断了德拉科的思路。


“那个钟又坏了?早叫哈利换,还没换吗?”


德拉科放下书,一个抬头,望向窗外。


“下雨了啊。”


冷静地陈述了事实。




声音的分贝大了。


滴答滴答变成了哗啦哗啦。每一滴雨水似乎都在以自以为可以撞碎玻璃的力气击打着窗户。天空也暗了,好像一瞬间,半天的时光就不知道幻影移形去了哪里。窗外是一片黑暗。


其实现在是下午一点。本应该是太阳热烈的时间。


“雨真大。”


德拉科对此刻的雨无计可施,只能再一次打开书,继续刚才的阅读。




“哈利呢?”




梅林的胡子一定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天气说变就变。一小时前太阳还刺眼到打伞,以至于哈利放心地没有带伞。现在的他站在书店门口,不知所措。


一开始的时候雨并不大,一滴一滴的,轻轻地下落,低调地隐藏自己的存在,伸出手才知道正在下着雨。视野也还是很清晰,一路走过来算不上一帆风顺,但也还好。


谁知道现在雨下得这样大。


也许是在雨中出现了幻觉,它们前赴后继地一滴接着一滴,每一滴雨都好像亲密无间,紧紧拽着开路雨的尾巴,紧紧牵住同伴的手。它们就这样碰撞着地面,激起一个一个水花。前方的雨像一片浓雾,或者像一块粗糙的玻璃,总之是面前一片白茫茫。


没有伞寸步难行。




还差两条街。现在是真的走不了了。




“德拉科呢?”




终于发现屋子里过于安静。因为平时总会碎碎念争论谁去关好每一扇窗的哈利不在这里。德拉科倏地站起来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迈起步子,毫无章法地,走进这个房间又走进那个房间。终于找到了雨伞和钥匙,他抓起门口的金红相间的袍子披在身上,几乎是狂奔,去向书店。


施了防水咒的黑色皮鞋把柏油路踩得哒哒响,震散飞溅的水花,


“抱歉。我来晚了。”


在还有两条街的岔口,他们终于遇到了。德拉科理齐身上的衣服,扯下身上的袍子,盖在哈利的头上,一手撑着伞,一手揉着哈利的头发。




“原来你还记得我在外面啊。”哈利目光炯炯地看着德拉科。


“我可不像某些巨怪脑子,出门不带伞。”德拉科回以一个挑眉,一个得意上扬的嘴角。


“啊嚏。”哈利下意识地揉揉鼻子。


德拉科用袍子包住了哈利,并用一角擦了擦哈利淋湿的头发。


“切。”


德拉科把哈利圈在臂弯里。他们的距离很近,一金一黑几乎贴在一起。


“走吧,靠我近点,哈利。”




雨声渐渐小了。光线慢慢露出它明媚的一面。


“嘿,不用打伞了。雨停了。”阳光从刚刚散开的云层里几束几束地落在地上。哈利推推眼镜,翡翠的眼睛里透出一点属于孩童的欣喜。德拉科又顺了顺哈利的头发,另一只手轻快的收起伞。他在他的发旋旁微微一笑,


“真可爱。”


“什么?”哈利只听见听见大约来自德拉科的模糊的声音。


“到了。”德拉科抬头看着天空,没有接话。让这个冲动的哈利知道自己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他,事情就会变得有点微妙,所以他还是不要重复比较好,听不见是他的损失,不是吗?


哈利回过头,轻轻皱着眉头,脸上写着迷惑。


“真可爱。”德拉科不禁思考,脱口而出。


哈利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红到耳尖,红到脖颈。


“真是抱歉,我被爱情冲昏头脑了。”德拉科还没有收回自己放在哈利头发上的手,表面风平浪静,内心波涛汹涌。


事情还真的有点微妙。


“哈哈。肉麻的马尔福。”哈利企图说上几句缓解自己的心跳。


“还可以更肉麻一点。”德拉科倾斜着自己的身子,靠近了哈利,几乎快亲上哈利的耳廓。


所以他也这么做了。




“所以,你关窗了吗。”


“关了。”




德拉科把哈利圈在怀里,呢喃一样的音量说着。


“下次别忘了带伞。”


“你会接我。”




-END-






*段子很短。(也许可能会完善,虽然完善了就没有这么可爱了。)


*治愈吗?我个人认为是的!(buyaolian)(meiyou)


*多谢阅读!高考加油!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