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德哈】让我照顾你

鲤墓:

*续文《想要照顾你》《照顾你》(起名废诶)


*ooc&短,德拉科太温柔。


*祝食用愉快!


德拉科攥着刚从庞弗雷夫人那里领来剩下的魔药,身子顿了一下,才记起把魔药放进了袍子最里面的口袋里,搀扶起依靠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哈利。


他看着脚步虚浮的哈利,四处环顾了一下,托起了他。德拉科收束着自己的手臂,让哈利更靠近自己一点,直到哈利无意识地把手搭在他的脖颈上,才敢放开步子走。


哈利感觉自己被温暖包围了,麻木的四肢终于苏醒,只是还是看不清楚,听的模糊,感觉自己被一股不小的力量托起,腾空了。又有凉凉的风从他的脚踝掠过,他不自禁地向着温暖的源头,伸出手,轻轻地拢住。


这条走廊不短也不长,恰好也格外安静。


现在是他们的宁静。德拉科听见他加快的心跳,听见哈利均匀的呼吸声,听见风声。德拉科看见渐渐落幕的太阳,看见哈利平静的睫毛,看见他替他拿上的袍子。


德拉科轻轻放下哈利,但还是把他揽在怀里,单手推开了他的寝室门。


哈利有一种和刚才完全不同的踏实感,他感觉自己还在温和的世界里,尽管头重脚轻,却还是感觉很幸福,好像很久很久以前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大概是被放到了床上,双脚的束缚也消失了,有人为他轻轻盖上被子。


开始喝的一瓶魔药终于发挥作用了。哈利感觉听觉清晰了很多。他听见近在咫尺的脚步声,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还有过于熟悉的声音,


“哈利可真是厉害,在霍格沃兹里也能得重感冒。”


像是缓缓拉动的大提琴,诉说着那人没有说出口的担忧。


哈利感觉四肢被注入了力量,终于可以小幅地动着,他支撑自己起来。声音的主人好像很快靠近了自己,他重新眨眨眼睛,眼前的世界终于清楚。


一抹放大的灰蓝色闯进自己的视野,略微冰凉的手搭上了自己的额头。他又听见,


“已经不烫了,可以喝第二瓶魔药了。”


带着一点雀跃,语气和目光。


德拉科?哈利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恢复的视觉。他又看见那清晰的轮廓,总是苍白的脸颊。得到了难以置信的肯定的答案。


德拉科又走近了哈利,攥着魔药,来到了哈利眼前。用他没见过的温柔的神态,


“可以自己喝吗?”


他的感觉还有点迟钝,伸出的手还有点颤抖。而且哈利怀疑自己看见了假的德拉科,也许是谁喝了复方药剂换了人,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面对。如果现在大声问一句,会不会太过于尴尬?会不会造成奇怪的后果?所以,他还是没有说话。


魔药瓶没有递到他的手里,但是他却看见了一个思索的德拉科。


所以德拉科还是要捉弄他?可惜不是。


德拉科轻轻地拧开了盖子,像是一个儿科医生,轻柔地说:“啊。”


也许是注入了魔力,哈利迟疑地张开了嘴,魔药瓶口边缘合着他的下唇,魔药瓶被眼前的人轻轻托着,慢慢地倾斜,魔药一滴不差的倒进了他的嘴里。而且魔药没有往常恶魔一样的味道,到有一点甜味。


哈利本已经没什么脑力再去思考什么,魔药貌似有助眠的作用,他只想躺下去,好好睡一觉,用健康的身体面对美好的明天。但是他往下落的脊背被德拉科托住了,而且,他感觉自己被他搂在怀里。本想用眼神去问一问,但是实在是太困了,只能暂时闭上眼睛,不管是什么,向着温暖的方向靠了过去。


德拉科看着向自己靠过来的哈利,顺着他永远理不齐的头发,经过他光滑的后颈,表面上整理得很工整的领子,平和的搭在身侧的双臂,直到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德拉科用自己空着的右手盖住了哈利的右手。


哈利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自己的手上多了一点重量。


但是,却神奇地清清楚楚地听见了德拉科的声音,


“哈利。”


声音的主人停顿了一下。


“趁你还没有醒来,也许我可以再放肆一点。”


哈利听见一呼一吸。


“但我也许还是要和你说句抱歉。”


“因为在这么多年的马尔福生涯里。”


德拉科总是停顿着,好像不太敢再说下去,哈利又一次听见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我却喜欢你。”


“德拉科?”


 


-END-


 


 


狗尾续貂:)


(建议不往下效果会更好!但是如果要知道结局的话,往下吧!)


 


 


哈利带着大起大落的心跳呼唤了他的名字。他听见自己心里爆出的欢呼声。随即他看见了慌张的德拉科,看见他慌乱地把手松开,任自己落在柔软的床上,但是他也看见,德拉科极快地整理了自己的衣领,清清嗓子,


“你什么时候起来了,破特?”


哈利一开始没有说话,只是笑。


“我一句都没有漏。”


德拉科不清楚那究竟是发现自己喜欢他这个事实的沾沾自喜或是嘲笑还是快乐的笑了。


“所以呢?疤头。”德拉科扯紧自己的领带,缓解自己语言里的紧张。


“很遗憾。”


德拉科感觉自己呼吸一滞。


“我也喜欢你。”






*糖是必须的!


*莫名想要求评论哈哈哈


*多谢阅读!

评论

热度(75)

  1. 汉武帝鲤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