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季清烨:

还是来自tx2097706759的问卷!
这次是明确的奇杰cp向~
还是以奇犽的口吻,写着自己爽爽的,轻喷噢
这次字数很多,有1300+


恋人附加15题#


1.因为什么爱上他:他是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如果不是遇见小杰,现在我可能还在永恒的黑暗中沉沦。如果非要让我说具体什么时候心动了的话…大概都是一些小的点滴,比如说,飞艇上的对话,回鲸鱼岛前,在星空下的那段…告白,以及躲避球那次,全身心的信任。


2.以后会要孩子吗,如果要,孩子会主要由谁负责:孩子什么的,怎么想都很麻烦吧。依我们俩的生活方式,日常就是去各地探险,要孩子实在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当然如果小杰想,会要的,大概还是…交给米特阿姨带吧。(总觉得会被狠k一顿呢…)


3.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了你会去挽留他吗:看原因吧。如果暂时离开当然不用磨磨唧唧,但这题大概是指“永远离开”?放心,我绝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4.展望一下你们的未来:将来的工作大概都是在猎人协会接任务吧,毕竟老本行是不可能回去干的了…即使放假休息,这家伙恐怕也还是想出去玩呢,没办法,既然选择在一起当然就要陪他咯~哎哎,还有件迫在眉睫的事,结婚要请家人来,得先警告一下,让那些家伙别捣乱…糟糕,一不小心说了很多碎碎念啊,这就是恋爱中的人吗…咳,总之,应该很容易看得出来吧,我们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的!(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某些胡言乱语还请谅解)


5.觉得最舒服的生活方式:不管是在家休息还是外出旅行还是工作,只要每天起床睁眼后第一个见到的是小杰,就是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6.想象一下如果你没有爱上他你的生活是:第一题就说过了吧,不再赘述了,总之,是他点亮了我。


7.爱上他之后你有什么改变吗:做什么事都会顾虑他的感受,也不会像以前一样轻易杀人了。


8.大概描述一下如果发生了争吵或矛盾你更喜欢的解决事情的方式:反正,用猜拳决定是绝不可能的!虽然学了一些技巧,但跟他比的话,总是会差那么一点…肯定因为他直觉比较强啦!说回正题,有矛盾的话,不用念来打一架,谁赢了就听谁的。


9.设计一天的约会行程:这种事情…啊,还是让他来做吧,我完全不擅长啊…硬要我说的话也只有“去游乐园一起玩一天”这种答案,据说是情侣约会常去的地方,就这样糊弄过去吧…


10.如果他因为工作忽略了或者忘记了节日或者生日/纪念日你会生气吗:忙起来疏忽了当然是没办法的事情,不会生气,会让他加——倍——补回来的~


11.最想到的听他对你说的一句话:奇犽,必须是你才行。(其实这话早听过了…当时我很开心。)


12.可以接受对方有非常亲密的异性朋友吗:其实不想接受…但总会有的,小杰肯定不会背叛,所以…勉勉强强…接受吧。我相信能控制住自己的手…只是漏不漏电就不一定了(威胁)


13.在节日/特别的纪念日/他的生日里会准备什么小惊喜吗:…有点苦手啊。会买些觉得他会喜欢的小玩意儿,但通常情况下都会踩雷…小孩子真难伺候。


14.他生气或者不开心会去哄他吗:哄…?对这个,我一窍不通。不过会想办法解决源头就是了。那种腻腻歪歪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啊。不过因为这个,被比司吉教训了💢“这样迟早把人气走”之类的话,耳朵都要听得起茧了。不过呢,虽然有点不满,但她的话大概是有道理的。所以现在也有在努力学着…哄人的话。


15.最后请向他表白:
小杰,你就像光一样。
有时太过刺眼,令我无法直视你。
尽管如此,我可以待在你身边吗?

富埃特文图垃:

「ABO」关于胜出有了孩子的想法(无个性世界观)

发不出去文字所以只能发图,(崩溃)一共六张。

真心希望太太能画下来or写下来这样的故事。

-迟暮妄野:

温泉play走 https://m.weibo.cn/1959063367/4127738455455263


醉酒,捂眼,野外,女装play走  https://m.weibo.cn/1959063367/4069415546264317


脐橙play,面对面自我安慰play。eros勇的诱惑之夜。 
https://m.weibo.cn/1959063367/4089332685614412


四合一豪车,lof唯一没翻的一辆车,也可以在lof看。走https://m.weibo.cn/1959063367/4119726714688350


维勇双视角分手梗[如果]番外篇
[如果]已完结的前三章在lof可以找到,也可以走此微博中的链接。走https://m.weibo.cn/1959063367/4127644188510189


用手机开网页。。用pc版面艰难弄好了链接!!!


好了。以后开车就甩链接了……全年龄paro会直接放lof,当然我可能也会写一些别的小故事啦……么么哒


你们开完车别忘了回lof粉一下我QAQ

【海陆海】人类饲养指南.(二)

今天的鸦肆卖出安利了吗:

     (一)




   2  



  



  三好巫师青年海云帆,芳龄未知,现定居云州仙门山,过着悠闲自在的隐居生活。 



  直到有一天,他捡回来了一个小屁孩。 



  “小海啊,给我倒杯水来。” 



  “来来来小海,给我讲个笑话呗。” 



  “小海啊,一直宅在家里要发霉的,要不你下山去买台液晶电视回来——” 



  海云帆还系着花围裙,回过头来眯起眼睛,笑得温文尔雅。 



  “小少爷,你就没有一点作为储备粮的自觉么?” 



  “慌什么,等我啃完这只烧鸡再吃我也不迟啊。”王陆含糊着答了一句,埋头把着半只烧鸡嘎嘣嘎嘣地啃得正香。 



  这小屁孩儿便名叫王陆,约莫八九岁的年纪,在海云帆这儿待了没几日,与他一打熟,便摆出架子开始对着他呼风唤雨了。海云帆本也是喜欢照顾人的温软性子,时间一长,便也习惯了下仆似的各种受差遣,干脆半开玩笑地唤王陆作小少爷。 



  “小海你不吃么?”我们的小少爷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握着一根还挂着些肉渣的鸡骨头抬起头来,象征性地问了一句。 



  “我不喜吃荤,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吃素的。”海云帆笑着摇摇头,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补了一句,“偶尔吃点儿像你这样的小孩儿开开胃。” 



  “嘁,你要装清高就装你的去吧。”王陆轻哼了一声,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与年龄不符的轻蔑的神情,“草食系哪儿能随手把烧鸡做得如此炉火纯青?平日里你在山里的时间都拿去打野味偷嘴去了吧。” 



  “那倒不是——”海云帆忽然顿住了。记忆的洪流忽地席卷而来,碎片堆积成流涌过隙的彩色的浪,他的世界仿佛坠入了四下飞旋的万花筒。看不清那些转瞬即逝的画面。他一时失去了方向。 



  王陆挑起眉来,半是好奇半是疑惑地盯着他。 



  “……啊,失态了,十分抱歉。”被那澄澈如镜的碧眼一瞥,他竟也清醒了过来,垂眸浅笑道,“不过是,想起了一位友人罢了。” 



  “你该不是也给那人天天做烧鸡吃吧?”王陆斜睨他一眼,嘴里干干净净的鸡骨头咬得喀嘣直响。  



  “小少爷真是明眼人。” 



  “啧,这是什么忠贞不渝前男友的狗血桥段。” 



  “……?” 



  “没什么,我什么也没说。” 



  王陆卯足劲儿一吐,鸡骨头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飞出了窗外。



  



  油绿色的外壳泛着金属光泽,像一片肥厚丰润的枇杷叶。王陆捏着那虫子的背腹拎到半空,它挥舞起八条小短腿向他无力地示威。



  “这是什么?”



  “金龟子。”



  王陆盯着那金龟子看了半天,撇撇嘴把它扔回玻璃瓶里去了。他瞥了一眼海云帆,后者正在看一本没有封面的书。



  “你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看书,挖野菜,捉虫子?”王陆用一种极其幽怨的语气问道。



  “没有最后一项,那是你正在干的事。”海云帆目光还停留在书页上,嘴上答得倒是游刃有余。



  “真是无法理解你们佛系死宅。”王陆咕哝一句。他从海云帆的双臂与书的缝隙里露出一个脑袋来,刚好坐在那人膝上。因为王陆还矮,海云帆看书倒是没被碍着,只不过视野里忽然冒出了一根金色的呆毛。



  王陆虽在山下整日贪玩逃课,到底还是天资聪颖,闲暇里翻翻书便也识得不少异国文字。然而海云帆这书上的文字他却是从未见过,那字里行间也透露出一股诡谲的气息。



  思量一番,王陆还是打算先不问文字的事,以后总会有机会知道的。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小海,你要是这些年从未下过山,那看书也就只有翻来覆去地看这几本么?”



  “不是哦。”海云帆笑着摇摇头,将王陆抱到一边,站起身来从书架上抽出一张泛黄的羊皮卷轴,一手平摊开来,上面一片空白。



  “我们就通过这个来进行物品的交易,其中也包括书籍。”



  王陆歪头瞅着那卷轴,似乎对这张破纸还满腹疑问,但并未提出来。



  海云帆见这小少爷好不容易对东西有了兴趣,心下倒也挺乐,再怎么摆出大人架子来,结果不过也是个有好奇心的小孩子而已。



  “看,像这样。”他提笔蘸了蘸墨水,在卷轴上写下一串与那书上无异的文字。隔了几秒,那墨水竟很快渗入纸张里消失了,没留下丝毫痕迹。



  “在这里写下你所需要的东西,交易就算是成立了。”海云帆边收拾好了纸笔,边解释道,“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会有猫头鹰把你写下的东西送来,至于交易系统如何运作就是另一套比较复杂的程序了。”



  “这么说来,也就是类似于现世的快递一样的东西嘛。”王陆微微挑起眉来,“……居然还使用猫头鹰……你们是霍○沃茨吗?”



  “对不起,我卖个萌而已。”还未等海云帆蹙眉发出疑问,王陆便忙接道,“那么这卷轴还自带定位功能么?不然怎么送到你家门口来?”



  “是了,每张卷轴的使用是需要经过登记的,不过我用的并非真名,只要地址正确就没问题了。”



  “都8012年了送快递居然还不实名制,你界药丸啊。”王陆叹道。



  “如果用真名的话,恐怕会把他们给吓一跳吧。”海云帆摇摇头,发出一声苦笑。



  
“毕竟我在巫师界,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哦。”王陆盯着他看了会儿,忽然觉得没趣了似的,又撇过头去。



  “你在别人眼里是否活着,并不重要。”



  半晌,王陆才低声开口道。



  “只有你在这儿给我天天安安稳稳地做烧鸡吃,才是最重要的。”



  微微上扬的尾音,溢出半分掩不住的得意来。



  海云帆也愣了几秒。渐渐地,暖融融的笑意在他嘴角雪一样化开来了。他展开眉眼,温柔地笑起来。




  “是,小少爷。” 


        


        TBC.




-----------------------------


我更新了!想不到吧!


写到后面就开始自由发挥了。逻辑极致混乱毫无大纲可言(


好的。下次更新我们有缘再见。

我见过的对咔和岀久最好的解读!!!!一定要细心看文字啊吹爆这位太太!!!

Void_Null_Zero:

【漫/62p/胜出】《不可逆流◆上》,阅读顺序自左到右。


大家好久不见!我出关了!是的,我闭关了半个月修炼了一下人体,又不小心陷进来画了一个多月的漫画。我知道的,我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疯掉。为了不影响大家看漫画,我先不在这里发疯了。


第一次画这么长的连续剧情故事,我怕画不好,所以就先画一部分看看怎样,希望大家能看懂……可惜微博和lof只能发几张图,页漫合成长条来看实在是太丑了,观感不太好……还有后记的小论文(?),也是第一次写……有点怕,希望我的表述还算清晰。话说果然写东西真的……很难……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我尽快,本来还想赶在三期完结前庆祝一下的,不过最早可能也要10月吧……


还有,很感谢大家喜欢after school这个故事,结局能让你们看得舒服真的太好了,谢谢你们的每一个评论,我都很喜欢,番外暂时没有想到,所以应该不画了吧……


最后,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次的故事。


万皮王:

下场掰头…

污:

枣泥酱:

what_is_deku_to_you:

我又來拉票了⋯⋯這次簡單很多!

京都塔點燈活動,從五個角色的印象色中選兩位帶tag發推,8/3的京都塔會亮出這兩位的顏色。

親愛的橙綠女孩們,直接複製「」內的內容發推,「 #緑谷と爆豪でタッグ点灯 」一個帳號投票無限制,8/1截止

8/3晚上全京都的人都會看到票選結果最高的組合顏色,我不能接受幼馴染無法成團(x)

你不投,我不投,其他組合騎上頭;
你一票,我一票,雙核心雙C出道🧡💚


(我影響力太小了,如果有太太願意在圖文下面提一提這個活動給幼馴染拉拉票我真的感激不盡⋯⋯)

温顾:

《Don't Speak!》+《唯独你是不可取代》套装fanbook宣。


❤预售:2018年7月14日 20:00 开始

❤地址:戳我戳我戳我

❤代理:那有条龙


《Don't Speak! 》

作者:温顾

封面:Jxhsnd

插图:Jxhsnd& @污 

特典: @海苔 

G图: @🏀朱古力牛奶⚾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320P

工艺:内外双封,裸背线订精装,外封文字烫白,内封激光凹印,内页100g欧维斯

价格:75 RMB

赠品:PVC明信片

特典:10cm挂件


《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作者:温顾

封面: @污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70P

价格:20 RMB



-套装-

《Don't Speak!》+《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 90 RMB

套装赠品:PVC明信片1张,纸质明信片2张



场贩:2018上海胜出ONLY(首发,坐摊),CP2018SP(坐摊)


转发抽奖:抽1人赠送套装本子共两本含赠品加特典 抽1人赠送胜出珠链娃娃一对 微博转发抽奖地址:戳我


感谢支持~

污:

你们快买爆啊!!!

温顾:

《Don't Speak!》+《唯独你是不可取代》套装fanbook宣。


❤预售:2018年7月14日 20:00 开始

❤地址:戳我戳我戳我

❤代理:那有条龙


《Don't Speak! 》

作者:温顾

封面:Jxhsnd

插图:Jxhsnd& @污 

特典: @海苔 

G图: @🏀朱古力牛奶⚾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320P

工艺:内外双封,裸背线订精装,外封文字烫白,内封激光凹印,内页100g欧维斯

价格:75 RMB

赠品:PVC明信片

特典:10cm挂件


《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作者:温顾

封面: @污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70P

价格:20 RMB



-套装-

《Don't Speak!》+《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 90 RMB

套装赠品:PVC明信片1张,纸质明信片2张



场贩:2018上海胜出ONLY(首发,坐摊),CP2018SP(坐摊)


转发抽奖:抽1人赠送套装本子共两本含赠品加特典 抽1人赠送胜出珠链娃娃一对 微博转发抽奖地址:戳我


感谢支持~

【胜出】狗兔 in HOME 节日篇

一脸血

绿川川:



我肝爆炸💥@章鱼🐙 




【节日篇】

——正月新年(元旦)

新年第一天,这只兔子就在偷吃。

吃什么不好,偏吃供在家里的年糕。连啃好几口,看见我知道大事不妙,从桌上跳下来,对我眨巴眨巴眼睛。

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我舔了舔它脸上留下的犯罪痕迹,把它叼回窝里,用爪子把它翻个面,拍打它的肚皮。它拿小腿蹬我,这对我来说可没多少杀伤力。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它软乎乎的肚皮,它看上去舒服得快融化了。

它翻过身来,不让我继续舔下去了,想要逃跑。我摁住它的脑袋,舔了舔它的屁股,它惊叫着疯狂用后腿踹了我,却怎么也逃不我的掌心。

看吧,我又赢了。

——樱花节(さくら)

主人大清早就拖家带口出门了。她为了赏樱准备了一下午的食材,今天终于要见到那个男人了——热恋中的男朋友。

俩人在樱树下卿卿我我,去年只有我,有时候都会由生咬死她们的冲动。

但今年有了只兔子跟我一起看她们卿卿我我,感觉没那么糟糕了。

它被埋在掉落的花瓣里,蜷缩成一团睡着了。

——真像三色糯米团啊。


——儿童节(こどもの日)

今天家里来了很多小朋友,因为她是教师的缘故,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很多小孩来家里。

我倒不是反对,只是对付不来这些小孩子。每次小孩们一来,就会到处摸,更过分的要把我当马骑。自己从身上摔下来,还要哭。

总的一句话,我拿小孩一点办法都没有。

今年有笨兔子在,小孩的注意力都转到它身上去了。一会喂食,一会抱着揉揉。它看上去很难受,我也只得向它投去同情的目光。

有个小孩,我记得他是主人班上最调皮的孩子。他接过笨兔子,把它往上抛,只见兔子落地。

我第一次发现我对小孩并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至少坏小鬼得修理。我裂出锋利的牙齿,身体前倾,做出一副准备攻击的样子。

那群孩子立马跑进厨房告诉她我很危险,而他身边几个乖小孩,帮我说了好话,我才免了责任。

接下来…

喂,笨兔子,别再装死了。

——海节(海の日)

具体什么是海节我也不知道,只是每次到了这时候,主人就会喊道:“海へ行こうよ!”然后就带着一家人开车出远门了。

实际上,我观察过其他人类,这不过是普通的一天。也许是她想出去玩的借口吧。

海边,我不讨厌,但我更喜欢爬山。

今年海边,应该不久后也能去爬山吧,我这样想着。她把笨兔子递给我,叫我好好照顾它。

我带它往海边去了,等浪花一波接着一波拍过来时,我感到心情愉悦,不禁摇起了尾巴。我低头想把兔子放进水里,它从未有过的强烈反抗。

它在害怕水吗?回忆起来,确实没见它沾过水,我把它放在沙滩上,自己往水里游了几圈,它乖乖坐在岸边等我。

想了想,我又折返回去,蹲了下来,它明白我的意思,顺着我的爪子爬到我背上来,它脚底板上全都是沙子。

我跟它又进了海里,这次水才漫过我胸膛,它也能稍稍跟我下水。


直到黄昏,我们乘着车,看着太阳渐渐跌落到海平面下。

——山节(山の日)

今天是爬山的日子,缺乏运动的主人难得见她全副武装。

除了没带蠢兔子外,其他都挺有趣的。

明明这也有嫩草,为什么不带它过来?

我知道了,一定是她太懒了。今天的爬山,总觉得没什么意思。

——敬老节(敬老の日)

她今天要带我们去奶奶家,那也是我曾经的家。

说实话,我真不想回去。我挺喜欢爷爷奶奶,但是我实在受不了那个老太婆,啊,没错,就是生我的母亲。

可能的话,真不想让它们看到笨兔子。

笨兔子,这次被关在笼子里,见到俩跟我差不多体格的犬类,吓得在笼里逃窜,猛撞。

奶奶提议把它放到圈养的小兔堆里,就当有个伴。

笨兔子被放进去,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些兔子的动作跟它过分亲昵,它也察觉到笼外的我了。它贴近笼边,我凑了过去,这笼子全是臭兔子的味道,真是恶心。

它唇瓣动了动,轻轻点一下我的鼻子。

这算什么啊。

【胜出】《习惯被爱》🚗完结

绿川川:


25

“人偶”退役后世界的目光自然都汇聚到了爆豪身上,他繁忙起来,如果只是打到敌人还好说,时不时拍些写真,接受采访的各种安排让他很是窝火。

而且在采访中被问到的最多问题就是“您这种风格的英雄真的非常少见,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你为恐怖分子,'爆心地'英雄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什么看法,什么看法,当然是把取名人先杀一遍然后再把乱传播的人杀一遍,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尽管如此,他从不会将这些情绪带回家里,特别是对绿谷的态度。

爆豪不傻,绿谷的“个性”消失了,这对他的身体肯定有影响。

虽然表面看上去一切正常,但绿谷的体重正在急剧下降。绿谷不可能没注意到这一点,那么他不告诉自己的原因……要么是自身没察觉到,要么就是他在说谎。

爆豪不希望他像欧鲁迈特一样,这么早离开自己。

这天晚上七点绿谷还是没有接到爆豪的来电。

依照往日,爆豪会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准确的回家时间。

也许今天太忙了吧。

绿谷躺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的夜空。

冰箱里有中午吃剩下的饭菜,可绿谷一点儿吃饭的欲望都没有。满脑子都是小胜。渐渐地,他睡着了。

嗡嗡嗡———

电话在震动,绿谷半梦半醒状态下摁了接听按键:“喂,你好请问……什么!小胜在医院?!”

他从沙发上腾坐起来,胡乱抓了件外套便带着手机赶往医院。

“小胜!!”

“嘘——嘘——嘘———医院要小声一点呀,出久君。”爆豪的助理紧张提醒道,她跑去把私人病房门关上。

“现在可以了!”

“不好意思!小胜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爆豪君他……”话没说完,助理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肩膀不停颤动,“他说…他不想以现在的面貌去见你……”

“怎么会这样……遭受敌人袭击了吗……小胜,小胜!”他闯进最里面的病房,看见爆豪浑身上下都被纱布裹着,干净的纱布上有着深浅不一的血渍。

“小胜!小胜!”绿谷眼泪立马出来了,他跑到床边呼喊着爆豪的名字。

爆豪被他的声音惊醒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废久你哭什么?”

“小胜……还能听到我说话吗?伤口是怎么回事!”

“哈?什么?”爆豪艰难的从缠满纱布的脸上拉开一条缝隙。

“我听助理说……你……不想这样面对我。”

“啊,这是真的,不过你为什么哭了。”

“你浑身都是血啊,混蛋!”

“啥?!喂!你到底给这家伙说了什么,还有你在我身上撒了什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纱布是医生裹上去的,说是为了防止他忽然暴怒,纱布上面抹了许多镇定安神的药物啦。至于血呢,是我泼上去的颜料。”小助理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解释道。

“杀,了,你———”爆豪这会想让她归西的情绪十分强烈。

“唔啊啊,既然出久君你来了,我就先闪啦,一会爆豪君把我炸成肉泥就不好了!”她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等今天过后,估计自己又得被扣工资。

“快滚啦!”

“知道了知道了!出久君拜拜~”

“哈……诶……嗯……好的,辛苦了。”绿谷脸上还挂着眼泪,还没缓过来。

门关上了,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

“先帮我拆开这些纱布吧。”

“可以吗?不是说有镇定的效果,小胜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腿,”他坐起来,绿谷帮他从头上开始拆纱布。爆豪迟疑了一会儿才说:“下午去事务所,被绊倒……扭伤了。”

“欸?欸!绊倒?被事务所的楼梯?”

“啊!是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个鬼啊笑!”

“小胜居然会被楼梯绊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说因为今天穿了垮裆裤,所以绊倒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知道助理小姐在笑什么了!”

“闭嘴,就你话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绿谷捧腹大笑,笑到肚子疼。


“快拆!”

“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边拆边笑。上半身拆完了,爆豪自己也跟着拆,最后只剩下右腿上的绷带。

“小胜要吃点什么吗,我去给你买……唔啊!”他被爆豪拉到床上,随后一个吻落在他有些干燥的嘴唇上。爆豪伸出舌头,舔湿绿谷的唇瓣,随后微冷的舌头滑进他的口中。

“唔………”绿谷搂上爆豪的脖子,眯着眼睛享受着。

一个恰到好处的吻,点燃了两人的欲望。

“做吧。”

“可是,小胜…腿,腿没关系吗?”

“那你可以来自己动。”他手握住对方的欲望揉捏着。


请系好安全带:https://wx1.sinaimg.cn/mw690/006D6IEggy1ft288b0pr0j30u02z1ne9.jpg




26


 


绿谷在赶去医院之前,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梦里回到了三年前,绿谷刚退役的那天。和往常一样,绿谷先到家,他的情绪没有起伏,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直到天黑。


 


“我回来了。”爆豪的声音在梦中是那么清晰,梦中对话的细节,绿谷记不着了。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句:“吵死了,你现在乖乖的做个被我保护的废久不就好了吗?”


 


爆豪说要保护他。


 


 


27


 


细算下来,灵魂互换后遗症停留了十多年,他习惯了这个“麻烦”“不必要”的情绪——甚至依赖这个情绪。以前不明白对方的情绪,都因为这个所谓的“心灵感应”豁然开朗。


 


今天,绿谷像往常一样站在家门前目送他出门。难得某天早上情绪如此平静,换做平时,他肯定又在操心自己为什么还不出门了。


 


不,不会的。


 


“那家伙现在在想什么呢?”躺在沙发上的爆豪冷不丁地自言自语。能捕捉到的绿谷的情绪实在太少,这点让爆豪非常不安。


 


终于到了下午,他这才接收到了绿谷的情绪。


 


小胜我想见你,我想见你。这句话突然闪过他的脑海,绿谷的情绪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肯定是出事了,妈的!妈的!”他顾不上其他人,拿起自己的外套往家跑。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


 


“废久!!”爆豪他气喘吁吁,粗暴地拉开家门,对方没有回应。


 


电视里照出的光线照射在绿谷身上。


 


他周围有着被翻得乱糟糟的书籍,手自然下垂,手里还拿着一本蓝色旧日记,爆豪这么大动静他始终闭着眼睛。


 


“喂,废久,废久……”他顾不上脱鞋这点小事了。


 


爆豪朝绿谷跨出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他的身体本能地抗拒他去接受这个事实。


 


爆豪摸上他的脸颊,他的身子很凉。


 


“都说了,睡觉的时候别把窗户开这么大,你看你,体温这么低。”怀中的人却没有回应。


 


他紧紧地抱着他,良久,爆豪开口道:“别离开我啊……求你别离开我啊……废久………”他的唇颤抖着,声音中透着难言的悲戚,他用手轻柔地抚着绿谷的脸颊和墨绿色的头发,整个人发出野兽般绝望的哀嚎。


 


一夜无眠,他抱着身体冰冷的绿谷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他轻轻吻了吻绿谷的额头说道:“早安,出久。”


 


他眼角通红,猛然间意识到对方去世的事实,倍受打击。他紧紧抱着绿谷,希望他能暖和一些。


 


习惯,真的很可怕啊。


 


他把对他的爱当作日常,但那个爱他的人终究还是没能陪他走到最后。


 


“我爱你,出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