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主收集胜出,陆海,尤奥,德哈,宗零好文,图

温顾:

《Don't Speak!》+《唯独你是不可取代》套装fanbook宣。


❤预售:2018年7月14日 20:00 开始

❤地址:戳我戳我戳我

❤代理:那有条龙


《Don't Speak! 》

作者:温顾

封面:Jxhsnd

插图:Jxhsnd& @污 

特典: @海苔 

G图: @🏀朱古力牛奶⚾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320P

工艺:内外双封,裸背线订精装,外封文字烫白,内封激光凹印,内页100g欧维斯

价格:75 RMB

赠品:PVC明信片

特典:10cm挂件


《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作者:温顾

封面: @污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70P

价格:20 RMB



-套装-

《Don't Speak!》+《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 90 RMB

套装赠品:PVC明信片1张,纸质明信片2张



场贩:2018上海胜出ONLY(首发,坐摊),CP2018SP(坐摊)


转发抽奖:抽1人赠送套装本子共两本含赠品加特典 抽1人赠送胜出珠链娃娃一对 微博转发抽奖地址:戳我


感谢支持~

污:

你们快买爆啊!!!

温顾:

《Don't Speak!》+《唯独你是不可取代》套装fanbook宣。


❤预售:2018年7月14日 20:00 开始

❤地址:戳我戳我戳我

❤代理:那有条龙


《Don't Speak! 》

作者:温顾

封面:Jxhsnd

插图:Jxhsnd& @污 

特典: @海苔 

G图: @🏀朱古力牛奶⚾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320P

工艺:内外双封,裸背线订精装,外封文字烫白,内封激光凹印,内页100g欧维斯

价格:75 RMB

赠品:PVC明信片

特典:10cm挂件


《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作者:温顾

封面: @污 

字设: @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 @没头脑旁边的不高兴 

宣图: @Warriors Never Die 

开本:A5

页数:70P

价格:20 RMB



-套装-

《Don't Speak!》+《唯独你是无可取代》 = 90 RMB

套装赠品:PVC明信片1张,纸质明信片2张



场贩:2018上海胜出ONLY(首发,坐摊),CP2018SP(坐摊)


转发抽奖:抽1人赠送套装本子共两本含赠品加特典 抽1人赠送胜出珠链娃娃一对 微博转发抽奖地址:戳我


感谢支持~

【胜出】狗兔 in HOME 节日篇

一脸血

绿川川:



我肝爆炸💥@章鱼🐙 




【节日篇】

——正月新年(元旦)

新年第一天,这只兔子就在偷吃。

吃什么不好,偏吃供在家里的年糕。连啃好几口,看见我知道大事不妙,从桌上跳下来,对我眨巴眨巴眼睛。

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我舔了舔它脸上留下的犯罪痕迹,把它叼回窝里,用爪子把它翻个面,拍打它的肚皮。它拿小腿蹬我,这对我来说可没多少杀伤力。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它软乎乎的肚皮,它看上去舒服得快融化了。

它翻过身来,不让我继续舔下去了,想要逃跑。我摁住它的脑袋,舔了舔它的屁股,它惊叫着疯狂用后腿踹了我,却怎么也逃不我的掌心。

看吧,我又赢了。

——樱花节(さくら)

主人大清早就拖家带口出门了。她为了赏樱准备了一下午的食材,今天终于要见到那个男人了——热恋中的男朋友。

俩人在樱树下卿卿我我,去年只有我,有时候都会由生咬死她们的冲动。

但今年有了只兔子跟我一起看她们卿卿我我,感觉没那么糟糕了。

它被埋在掉落的花瓣里,蜷缩成一团睡着了。

——真像三色糯米团啊。


——儿童节(こどもの日)

今天家里来了很多小朋友,因为她是教师的缘故,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很多小孩来家里。

我倒不是反对,只是对付不来这些小孩子。每次小孩们一来,就会到处摸,更过分的要把我当马骑。自己从身上摔下来,还要哭。

总的一句话,我拿小孩一点办法都没有。

今年有笨兔子在,小孩的注意力都转到它身上去了。一会喂食,一会抱着揉揉。它看上去很难受,我也只得向它投去同情的目光。

有个小孩,我记得他是主人班上最调皮的孩子。他接过笨兔子,把它往上抛,只见兔子落地。

我第一次发现我对小孩并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至少坏小鬼得修理。我裂出锋利的牙齿,身体前倾,做出一副准备攻击的样子。

那群孩子立马跑进厨房告诉她我很危险,而他身边几个乖小孩,帮我说了好话,我才免了责任。

接下来…

喂,笨兔子,别再装死了。

——海节(海の日)

具体什么是海节我也不知道,只是每次到了这时候,主人就会喊道:“海へ行こうよ!”然后就带着一家人开车出远门了。

实际上,我观察过其他人类,这不过是普通的一天。也许是她想出去玩的借口吧。

海边,我不讨厌,但我更喜欢爬山。

今年海边,应该不久后也能去爬山吧,我这样想着。她把笨兔子递给我,叫我好好照顾它。

我带它往海边去了,等浪花一波接着一波拍过来时,我感到心情愉悦,不禁摇起了尾巴。我低头想把兔子放进水里,它从未有过的强烈反抗。

它在害怕水吗?回忆起来,确实没见它沾过水,我把它放在沙滩上,自己往水里游了几圈,它乖乖坐在岸边等我。

想了想,我又折返回去,蹲了下来,它明白我的意思,顺着我的爪子爬到我背上来,它脚底板上全都是沙子。

我跟它又进了海里,这次水才漫过我胸膛,它也能稍稍跟我下水。


直到黄昏,我们乘着车,看着太阳渐渐跌落到海平面下。

——山节(山の日)

今天是爬山的日子,缺乏运动的主人难得见她全副武装。

除了没带蠢兔子外,其他都挺有趣的。

明明这也有嫩草,为什么不带它过来?

我知道了,一定是她太懒了。今天的爬山,总觉得没什么意思。

——敬老节(敬老の日)

她今天要带我们去奶奶家,那也是我曾经的家。

说实话,我真不想回去。我挺喜欢爷爷奶奶,但是我实在受不了那个老太婆,啊,没错,就是生我的母亲。

可能的话,真不想让它们看到笨兔子。

笨兔子,这次被关在笼子里,见到俩跟我差不多体格的犬类,吓得在笼里逃窜,猛撞。

奶奶提议把它放到圈养的小兔堆里,就当有个伴。

笨兔子被放进去,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些兔子的动作跟它过分亲昵,它也察觉到笼外的我了。它贴近笼边,我凑了过去,这笼子全是臭兔子的味道,真是恶心。

它唇瓣动了动,轻轻点一下我的鼻子。

这算什么啊。

【胜出】《习惯被爱》🚗完结

绿川川:


25

“人偶”退役后世界的目光自然都汇聚到了爆豪身上,他繁忙起来,如果只是打到敌人还好说,时不时拍些写真,接受采访的各种安排让他很是窝火。

而且在采访中被问到的最多问题就是“您这种风格的英雄真的非常少见,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你为恐怖分子,'爆心地'英雄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什么看法,什么看法,当然是把取名人先杀一遍然后再把乱传播的人杀一遍,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尽管如此,他从不会将这些情绪带回家里,特别是对绿谷的态度。

爆豪不傻,绿谷的“个性”消失了,这对他的身体肯定有影响。

虽然表面看上去一切正常,但绿谷的体重正在急剧下降。绿谷不可能没注意到这一点,那么他不告诉自己的原因……要么是自身没察觉到,要么就是他在说谎。

爆豪不希望他像欧鲁迈特一样,这么早离开自己。

这天晚上七点绿谷还是没有接到爆豪的来电。

依照往日,爆豪会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准确的回家时间。

也许今天太忙了吧。

绿谷躺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的夜空。

冰箱里有中午吃剩下的饭菜,可绿谷一点儿吃饭的欲望都没有。满脑子都是小胜。渐渐地,他睡着了。

嗡嗡嗡———

电话在震动,绿谷半梦半醒状态下摁了接听按键:“喂,你好请问……什么!小胜在医院?!”

他从沙发上腾坐起来,胡乱抓了件外套便带着手机赶往医院。

“小胜!!”

“嘘——嘘——嘘———医院要小声一点呀,出久君。”爆豪的助理紧张提醒道,她跑去把私人病房门关上。

“现在可以了!”

“不好意思!小胜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爆豪君他……”话没说完,助理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肩膀不停颤动,“他说…他不想以现在的面貌去见你……”

“怎么会这样……遭受敌人袭击了吗……小胜,小胜!”他闯进最里面的病房,看见爆豪浑身上下都被纱布裹着,干净的纱布上有着深浅不一的血渍。

“小胜!小胜!”绿谷眼泪立马出来了,他跑到床边呼喊着爆豪的名字。

爆豪被他的声音惊醒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废久你哭什么?”

“小胜……还能听到我说话吗?伤口是怎么回事!”

“哈?什么?”爆豪艰难的从缠满纱布的脸上拉开一条缝隙。

“我听助理说……你……不想这样面对我。”

“啊,这是真的,不过你为什么哭了。”

“你浑身都是血啊,混蛋!”

“啥?!喂!你到底给这家伙说了什么,还有你在我身上撒了什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纱布是医生裹上去的,说是为了防止他忽然暴怒,纱布上面抹了许多镇定安神的药物啦。至于血呢,是我泼上去的颜料。”小助理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解释道。

“杀,了,你———”爆豪这会想让她归西的情绪十分强烈。

“唔啊啊,既然出久君你来了,我就先闪啦,一会爆豪君把我炸成肉泥就不好了!”她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等今天过后,估计自己又得被扣工资。

“快滚啦!”

“知道了知道了!出久君拜拜~”

“哈……诶……嗯……好的,辛苦了。”绿谷脸上还挂着眼泪,还没缓过来。

门关上了,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

“先帮我拆开这些纱布吧。”

“可以吗?不是说有镇定的效果,小胜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腿,”他坐起来,绿谷帮他从头上开始拆纱布。爆豪迟疑了一会儿才说:“下午去事务所,被绊倒……扭伤了。”

“欸?欸!绊倒?被事务所的楼梯?”

“啊!是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个鬼啊笑!”

“小胜居然会被楼梯绊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说因为今天穿了垮裆裤,所以绊倒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知道助理小姐在笑什么了!”

“闭嘴,就你话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绿谷捧腹大笑,笑到肚子疼。


“快拆!”

“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边拆边笑。上半身拆完了,爆豪自己也跟着拆,最后只剩下右腿上的绷带。

“小胜要吃点什么吗,我去给你买……唔啊!”他被爆豪拉到床上,随后一个吻落在他有些干燥的嘴唇上。爆豪伸出舌头,舔湿绿谷的唇瓣,随后微冷的舌头滑进他的口中。

“唔………”绿谷搂上爆豪的脖子,眯着眼睛享受着。

一个恰到好处的吻,点燃了两人的欲望。

“做吧。”

“可是,小胜…腿,腿没关系吗?”

“那你可以来自己动。”他手握住对方的欲望揉捏着。


请系好安全带:https://wx1.sinaimg.cn/mw690/006D6IEggy1ft288b0pr0j30u02z1ne9.jpg




26


 


绿谷在赶去医院之前,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梦里回到了三年前,绿谷刚退役的那天。和往常一样,绿谷先到家,他的情绪没有起伏,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直到天黑。


 


“我回来了。”爆豪的声音在梦中是那么清晰,梦中对话的细节,绿谷记不着了。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句:“吵死了,你现在乖乖的做个被我保护的废久不就好了吗?”


 


爆豪说要保护他。


 


 


27


 


细算下来,灵魂互换后遗症停留了十多年,他习惯了这个“麻烦”“不必要”的情绪——甚至依赖这个情绪。以前不明白对方的情绪,都因为这个所谓的“心灵感应”豁然开朗。


 


今天,绿谷像往常一样站在家门前目送他出门。难得某天早上情绪如此平静,换做平时,他肯定又在操心自己为什么还不出门了。


 


不,不会的。


 


“那家伙现在在想什么呢?”躺在沙发上的爆豪冷不丁地自言自语。能捕捉到的绿谷的情绪实在太少,这点让爆豪非常不安。


 


终于到了下午,他这才接收到了绿谷的情绪。


 


小胜我想见你,我想见你。这句话突然闪过他的脑海,绿谷的情绪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肯定是出事了,妈的!妈的!”他顾不上其他人,拿起自己的外套往家跑。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


 


“废久!!”爆豪他气喘吁吁,粗暴地拉开家门,对方没有回应。


 


电视里照出的光线照射在绿谷身上。


 


他周围有着被翻得乱糟糟的书籍,手自然下垂,手里还拿着一本蓝色旧日记,爆豪这么大动静他始终闭着眼睛。


 


“喂,废久,废久……”他顾不上脱鞋这点小事了。


 


爆豪朝绿谷跨出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他的身体本能地抗拒他去接受这个事实。


 


爆豪摸上他的脸颊,他的身子很凉。


 


“都说了,睡觉的时候别把窗户开这么大,你看你,体温这么低。”怀中的人却没有回应。


 


他紧紧地抱着他,良久,爆豪开口道:“别离开我啊……求你别离开我啊……废久………”他的唇颤抖着,声音中透着难言的悲戚,他用手轻柔地抚着绿谷的脸颊和墨绿色的头发,整个人发出野兽般绝望的哀嚎。


 


一夜无眠,他抱着身体冰冷的绿谷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他轻轻吻了吻绿谷的额头说道:“早安,出久。”


 


他眼角通红,猛然间意识到对方去世的事实,倍受打击。他紧紧抱着绿谷,希望他能暖和一些。


 


习惯,真的很可怕啊。


 


他把对他的爱当作日常,但那个爱他的人终究还是没能陪他走到最后。


 


“我爱你,出久。”

道德边界:

开始复健!太喜欢这套衣服了!!简直就是情侣装……

被朋友吐槽像在婚宴上抛下宾客到角落后面偷偷啵嘴的夫夫,我xs

[胜出]接个吻,开一枪

暴走系金丝雀:

*快穿到同人文里的原著久,通篇意识流


*OOC肯定难免,毕竟所谓的“原著久”也活在同人文里(苦笑


*最后,致敬《苏菲的世界》


 


 


 


 


 


 


绿谷从梦中惊醒,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他看向窗外——今天又是不一样的世界。


 


顿时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一个月以来,在不同“世界观”中的长途跋涉令他身心俱疲,尽管每一个新世界里都是同样的那些人,但他们的说话方式与行为作风早已和自己所最初认识的大不相同了,有时甚至大相径庭。


 


绿谷下了床,他已经习惯在睁眼的一瞬间就迅速适应环境。他发现在不同的轮回里,施加给自己的设定均各不相同。


 


有时是拿着长剑的勇者,有时又是坐在讲台下的普通高中生,再或者一觉醒来成了梦寐以求的职业英雄,又或者是看似自己本来的世界,却又有微妙的不同。


 


甚至有次他睁眼醒来,发现门上挂着自己的雄英校服,墙面贴满欧尔麦特的海报,他几欲以为自己又穿梭回了“起点世界”。


 


可 事不遂人愿,他还是能察觉出这个世界与“起点”的微妙不同。


 


尽管它已经伪装得很像了。


 


而每次察觉出“不同”的突破口,都在同一个人身上——


 


于是他决心要联系这个世界的爆豪胜己。


 


毕竟在多次穿梭之后,他已经摸索出对于所在世界的“门”。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开门条件是和小胜接吻。


 


可到底要怎么联系呢?


 


绿谷发了愁。


 


这次的世界观,早在他醒来时就已经被满满的信息量填充了大脑。迅速过完脑海里密密麻麻的文字,绿谷舒了口气,还好这里除了没有[个性]以外,和自己原来的世界相差不大。


 


七点的闹铃打断了他的思绪。


 


就仿佛掐好时间一样,引子在外面喊他,“小久,出来吃早餐啦!”


 


听到熟悉的声音,绿谷顿时心情好了一点,被陌生世界带来的不安感也安抚去了许多。毕竟无论世界如何轮转,引子永远是那么温柔善良。


 


吃早餐时,绿谷有点紧张,最后还是问出了口,“妈妈……那个……小胜他……”


 


他话还没问完,就响起了敲门声。引子刚要起身就被绿谷拦了下来,“我去开吧。”


 


来到玄关,他拧开把手,门外的少年两手插着口袋,一脸凶相,“喂,废久,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请讲出“对不起,这就马上跟上来”,要求语气有些害羞】


 


熟悉的内容来了。


 


每次和小胜搭对手戏,脑海里就会出现奇奇怪怪的指示。绿谷也试过不按照提示内容去做,后果不是半路被天降陨石砸死,就是赶上世界末日,总之总能有BE的理由。再被强制走一遍被他BE掉的世界线,直到HE为止。


 


他想明白了,如果不严格按照世界线规划的路线走,自己很可能即将反复地死去,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


 


“对、对不起……我这就马上跟过来……”绿谷低着头,迫不得已地装出有些害羞的样子来。


 


“哼,你给我快点,迟到就揍你小子。”


 


绿谷回屋拿了书包就赶紧往外跑,跟上了小胜的步伐。


 


【请询问“我们是在交往吧”,要求语气有些害羞】


 


这条指令一出,绿谷瞬间黑线,怎么老要他害羞着和小胜说话啊。


 


虽然他俩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可他从来也没对爆豪胜己这个人有过什么想法,有些世界上来就让他俩又亲又抱的,实在可怕。


 


绿谷嘴角抽搐,酝酿了一会儿情绪。


 


“小胜……那个……我们……是在交往吧?”他乖巧地问道。


 


爆豪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头,“啊。”


 


“可是我们,还没,还没拉过手啊!”绿谷完全捧读的语气。


 


爆豪瞥了他一眼,“嘁,拉什么手,不嫌羞。”


 


【请做出“眼圈渐渐有些红”的动作来】


 


绿谷彻底头疼了,他是泪腺发达,可也不是说哭就能哭得出来啊?只能心里把自己代入一个不被男朋友宠爱的女朋友形象,然后越想越悲切,眼圈竟真的有点红。


 


爆豪看到他自己默默擦眼泪,可能也有点过意不去。


 


“喏。”爆豪把手有些变扭地伸了过去。


 


【请做出“拉住他的手,然后笑了”的动作来】


 


绿谷牵住爆豪的手,朝他展露了一个僵硬的笑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是这个样子啊?他心想。


 


两人变扭地牵着手,就像刚在一起的小情侣。不时有路人投过来目光,这回绿谷是真的有点害羞了,他觉得自己脸都红了,而这是提示里没有的。


 


相安无事地到了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上鸣站在门边,两人默契地一秒松手。而这也是提示里没出现的,绿谷在那一刻竟真的有和小胜谈地下恋的心动感觉。


 


怎么可能。


 


他和小胜,只是普通而纯洁的幼驯染关系啊?


 


一定是世界观带来的不良反应,他心想。


 


中午午休时,他刚准备和饭田丽日他们去食堂,忽地脑内出现一则新的提示。


 


【请去天台,和爆豪胜己一起吃午饭】


 


行……吧。


 


绿谷头疼地抓着脑袋,到了天台,小胜果然在那里等自己。


 


【走过去,打招呼】


 


“嗨……小胜!真、真巧啊,啊哈哈哈……”绿谷朝他招手。


 


爆豪闷哼一声,“嘁,你来干什么?”


 


如果不是这么要求的我也不会来的,绿谷心理默默吐槽。


 


“过来。”爆豪冲他勾了勾手指。


 


绿谷向他靠近了两步,但始终下意识地保持着一道微妙的距离感。


 


爆豪可没那么有耐心,抓住他的手腕就拉扯到了怀里,“喂,废久。”少年的声音低沉还有点沙哑,搞得绿谷的小心脏乱蹦跶。


 


提示呢???提示不见了啊???该来的时候不来。绿谷诽腹道。


 


所以他现在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回复,什么样的动作?


 


紧张之间,忽地觉得头发上有一道柔软温暖的触感——爆豪低头亲了他的头发。


 


这下好了,绿谷彻底僵住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子都在颤抖,生怕一个动作做不对间接导致世界末日。


 


【请说“我可以吻你吗”】


 


这么快就接吻了?绿谷心想,他本来以为还要一段时间自己才能去下一个世界,没想到终结任务来得这么突然。


 


“小胜,我……可以吻你吗?”绿谷的嘴唇都在哆嗦,虽然之前有的世界里他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每次对着小胜这张脸讲出这么奇怪的请求,总有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不可以。”


 


“好……诶????”绿谷都要把脑袋凑过去了。爆豪边说,边把他的脸推到一边去。


 


刚刚两个人嘴唇的距离只差那么一厘米,如果……如果再靠近一点点,他就可以到下一个世界去了!


 


没准下一个世界就是“起点”呢?


 


绿谷为自己错过一次良机而感到惋惜。


 


【被拒绝的你,闷闷不乐】


 


他现在确实有点闷闷不乐,心想刚刚就该直接亲上的。绿谷抱着膝盖生自己的气。


 


爆豪不自然地摸了摸鼻梢,又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咳咳,今晚,来我家。”


 


“嗯?为什么?”绿谷问完马上后悔——不好,刚刚下意识就按自己的意愿回复了,竟没等待指示。


 


“前几天,你想玩的那个游戏我租回来了。”


 


什么游戏?我想玩什么?绿谷一脸问号。


 


【作出惊喜的样子,答应他】


 


“真的吗小胜!我今晚一定会去的!!!”绿谷激动地蹦了起来,两眼冒光,那势头仿佛就差拉着爆豪的手转圈圈了。


 


“所以……”爆豪清了清嗓子,眼睛瞥向一边,还有点脸红,“不要再失落了。”


 


这个世界的小胜,真是温柔。


 


绿谷看着坐在地板上的这个少年,觉得陌生又熟悉。


 


他所去过的世界里的每一个爆豪胜己,有的温柔,有的粗鲁,有的爱他,有的不爱他。


 


无论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无论什么立场,无论两个人身份如何悬殊,不变的是两人依旧交织纠缠在一起的命运线。


 


——“起点世界”最终也会发展成这样吗?


 


绿谷有时会托着下巴在想这个问题。


 


实际,在离开每一个世界的爆豪他都多多少少地有些不舍,而且每次离开都卡在即将HE的时刻。还没好好体验,就被火速传往了下一个世界。


 


有时候在这个世界醒来,脸上还会挂着上一个世界哭泣时流下的泪痕。


 


他陷入了一场又一场不知道是噩梦还是美梦的无限循环中。


 


每每接吻,就会胸口长闷,仿佛心脏上中了一枪,那子弹透过了搂着自己的爆豪,射入自己的心脏,溅起看不见的血花,最后醒来时又来到下一个世界。


 


——这是不是说明,我在“起点”就已经死了?


 


绿谷被这个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嘴唇泛白。


 


如果已经死了,那他现在无休止的循环,就是在自私地霸占每一具平行世界的自己的躯体,然后替他们活下去。


 


“喂,你怎么了?打怪啊?”


 


爆豪胜己敲击游戏机的声音唤醒了绿谷。


 


他再一低头发现自己正在和小胜打游戏,刚刚不还在天台上吗?


 


随即反应过来——每一个世界的轮转是分块状进行,是不完整,不流畅的,而他现在已经到了下一个场景里。


 


【陪爆豪胜己一起打游戏】


 


“啊?哦……”绿谷看着电视屏,直皱眉。


 


他根本不会这个游戏。看着陌生的僵尸朝自己飞扑而来,除了被吓一脸后吱哇乱叫以外基本无作为。


 


好在爆豪游戏技术高超,三下两下不但解决了扑过来的怪物,还外带丢给绿谷几卷绷带。


 


“是你说要玩老子才把游戏借回来的,结果自己又不好好玩。”他眼神冷冷的,里面甚至带着几分嫌弃。


 


绿谷被这样的神情搞得不舒服,一晃之间他觉得又看到了折寺时把自己笔记本踩在脚下的小胜。


 


等了很久都没有下一句指示,一直捱到这局游戏结束,绿谷终于光荣完成任务似的舒了口气。


 


他有几次都想问小胜,如果自己某一天不辞而别会怎么办。可类似“暴露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话属于禁语,说了就会有惩罚,这对于BE了无数次的绿谷来讲是再明白不过的。


 


可他真的想知道“起点世界”里的小胜在发现自己消失以后会是怎样的态度。


 


记得穿越之前他一连七天每天都在鞋柜里收到一封奇怪的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你好,绿谷出久。”


 


没有署名,没有邮票,没有邮戳,甚至没写收件人。


 


但既然在自己鞋柜里找到,应该就是在和自己对话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恶作剧,随手就夹到书本里了。再后来,就发生了世界反复轮转的诡异事件,至于契机,绿谷已经不记得了。


 


现在所有事情归结起来,应该都是那几封的信的问题。


 


等等,现在自己已经经历过几个世界了?绿谷放下游戏机掰着指头数了起来。


 


身为老师的小胜与作为学生的自己。


 


职业英雄的小胜与自己。


 


再然后是一起做特务组最佳拍档的世界,关系为养父子的世界,小胜是龙族自己是勇者的世界,小胜是副警长自己是仿生人的世界……


 


一共六次了。


 


这次,是第七次。


 


而他一共收到过七封信。


 


是不是意味着轮回就要结束了?!


 


绿谷猛地惊醒,扭头一看发现爆豪竟然也一副欲言又止。


 


其实每一次世界轮转他都发现了,不只是自己,除却所有其他有出场必要的人物,小胜的行为举止和自己一样有些不自然,包括看自己的眼神,陌生而熟悉,仿佛也在隐忍着什么。


 


总之不像其他人那样行为连贯。


 


难道……


 


爆豪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绿谷吓了一跳。


 


自己的下巴被他抓了去,送给绿谷一记嘴对嘴的强吻。


 


吻过之后还变扭地抹了把嘴唇,“哼,你最好不要多想,老子只是在履行男友义务罢了。”


 


而绿谷的注意力早已不在爆豪到底说了什么上了,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感知在一点点流逝——留给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


 


他还很多话想说。


 


他想说,其实这是我们第七次接吻了。


 


他还想说,不同的世界同样的是我们都相爱,可笑的是唯独属于我的那个世界,我们形同陌路。


 


下一个世界应该就是“起点”了,可他无论穿梭于哪个世界,不变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来没认认真真地对小胜说过一句“喜欢”。


 


如果现在不说,他就要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回到那个和爆豪胜己除了拥有“幼驯染”这一层关系以外,再无其他的世界里了。


 


蓦地,他很想哭,身体感知正像被吹散的蒲公英一样一层层流逝。


 


绿谷尝试抓住爆豪的手腕,可又一次次眼看着自己的手穿了过去。


 


明明这具身体还在害羞地看着爆豪,而自己却再也无法碰触到他。


 


我好喜欢你啊。


 


无论是作为老师的你,职英的你,还是身为搭档的你,养父的你,又或者是龙族的你,副警长的你……


 


我都喜欢你。


 


绿谷穿梭了七个世界,七个世界足以让他爱上爆豪胜己。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习惯了“喜欢着自己”的小胜。


 


回到起点,就意味着这些经历被瞬间清零,一切从头开始,那个世界里他和爆豪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无法交织。


 


周围闪烁着五彩斑斓,似钻石又似琉璃般的诡异光彩。这里就是“时间夹缝”,如果推断无误的话,他很可能再也见不到这幅光景了。他想。


 


这时一段段黑白的文字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我是真心喜欢老师,希望老师不要再戏弄我了。”


爆豪被这句话微微震得有些发怔,好在他马上回神,低头嘲弄地一笑。转而飞速地吻住绿谷的唇,辗转咬弄。


出其不备。


绿谷被吻得晕头转向,腰都软了。】


 


【“sir,他们在三分钟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爆豪才想起来这间酒店的全部摄像头都被他们技术部的人黑进去了。


他抬头看着正对着他们的那个摄像头——也就是说刚刚他的强吻行径都落在那帮家伙的眼里一点不剩,忽地无名火起,“那你tm怎么不早说?”】


 


【几乎歇斯底里,他朝绿谷吼道,“我们是父子!”


这是他最凶的一次了。


“是‘养’父,”绿谷不动声色地为他做着更正,“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甚至,我都没有叫过你‘父亲’。”


“够了,滚。”


“不。”


绿谷站在原地,印象里这是第一次反抗爆豪。】


 


……


 


绿谷一边看着这些页面一篇篇地飞过,他伸手想要捞起什么,可那些文字瞬间就变成流水一样的质感顺着绿谷指缝流走。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苦笑。


 


原来自己穿过来穿过去,最终都是活在别人的笔下。


 


原来他从来没有“死去”过,就像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活”过一样。


 


那回到“起点”又有什么用呢?那也不过是换个人笔下的世界罢了。


 


眼前比这些,绿谷更想见到小胜。毕竟经受过时间惊涛骇浪般地冲刷过后,最后他唯一能捞得住的,吊着口气的,只剩下了那一个人啊。


 


 


 


“绿谷?”


 


感觉胳膊被摇了几下,他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揉揉眼睛,模糊的视线也逐渐恢复清明。


 


“午休要结束了。”丽日对他说道,“看你还在睡,一会儿就是体育课了,相泽老师说这节课要做体能训练,你昨晚做准备了吗?”


 


绿谷眼神直愣愣的,盯着丽日看了很久,把女孩盯得脸红了。


 


“你看我干什么啊!我我我我……我先走了!”说完就飞也似的跑走了。


 


绿谷又四周看了看——是熟悉的雄英1-A班教室。


 


他又尝试在胳膊上酝酿了一下one for all——还在。


 


自己这是……回来了?


 


他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半梦半醒之际,就听见前面椅子被推进桌子下面的巨响。


 


绿谷抬头,这才发现小胜也在。


 


爆豪胜己还是那个爆豪胜己。


 


他两手插兜,好像也刚睡醒,回头看了一眼头发乱糟糟,眼神有些茫然的绿谷。


 


轻哼了一声,走了。


 


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又或者,这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绿谷有点失落。


 


爆豪走的时候可能因为刚睡醒没站稳,磕到了桌角,这一碰,从书桌里面掉出了一张纸条一样的东西。


 


绿谷本想叫住爆豪,可他已经出了教室门。


 


他叹了口气。


 


帮小胜捡起来吧。


 


捡起来时,那张纸片上什么也没写。倒也不是故意偷窥,绿谷就是下意识地给它翻了个个。


 


 


 


“你好,爆豪胜己。”


 


 


 


【完】


 


 


 


FT


写这篇文,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委婉吐槽一下自己写的辣鸡又矫情的同人哈哈哈!


(里面出现过的设定与片段分别来自我曾经写过的各种胜出同人,主页里都有,找不到的话可以评论或私信问我XD)


 

[胜出]接个吻,开一枪

暴走系金丝雀:

*快穿到同人文里的原著久,通篇意识流


*OOC肯定难免,毕竟所谓的“原著久”也活在同人文里(苦笑


*最后,致敬《苏菲的世界》


 


 


 


 


 


 


绿谷从梦中惊醒,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他看向窗外——今天又是不一样的世界。


 


顿时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一个月以来,在不同“世界观”中的长途跋涉令他身心俱疲,尽管每一个新世界里都是同样的那些人,但他们的说话方式与行为作风早已和自己所最初认识的大不相同了,有时甚至大相径庭。


 


绿谷下了床,他已经习惯在睁眼的一瞬间就迅速适应环境。他发现在不同的轮回里,施加给自己的设定均各不相同。


 


有时是拿着长剑的勇者,有时又是坐在讲台下的普通高中生,再或者一觉醒来成了梦寐以求的职业英雄,又或者是看似自己本来的世界,却又有微妙的不同。


 


甚至有次他睁眼醒来,发现门上挂着自己的雄英校服,墙面贴满欧尔麦特的海报,他几欲以为自己又穿梭回了“起点世界”。


 


可 事不遂人愿,他还是能察觉出这个世界与“起点”的微妙不同。


 


尽管它已经伪装得很像了。


 


而每次察觉出“不同”的突破口,都在同一个人身上——


 


于是他决心要联系这个世界的爆豪胜己。


 


毕竟在多次穿梭之后,他已经摸索出对于所在世界的“门”。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开门条件是和小胜接吻。


 


可到底要怎么联系呢?


 


绿谷发了愁。


 


这次的世界观,早在他醒来时就已经被满满的信息量填充了大脑。迅速过完脑海里密密麻麻的文字,绿谷舒了口气,还好这里除了没有[个性]以外,和自己原来的世界相差不大。


 


七点的闹铃打断了他的思绪。


 


就仿佛掐好时间一样,引子在外面喊他,“小久,出来吃早餐啦!”


 


听到熟悉的声音,绿谷顿时心情好了一点,被陌生世界带来的不安感也安抚去了许多。毕竟无论世界如何轮转,引子永远是那么温柔善良。


 


吃早餐时,绿谷有点紧张,最后还是问出了口,“妈妈……那个……小胜他……”


 


他话还没问完,就响起了敲门声。引子刚要起身就被绿谷拦了下来,“我去开吧。”


 


来到玄关,他拧开把手,门外的少年两手插着口袋,一脸凶相,“喂,废久,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


 


【请讲出“对不起,这就马上跟上来”,要求语气有些害羞】


 


熟悉的内容来了。


 


每次和小胜搭对手戏,脑海里就会出现奇奇怪怪的指示。绿谷也试过不按照提示内容去做,后果不是半路被天降陨石砸死,就是赶上世界末日,总之总能有BE的理由。再被强制走一遍被他BE掉的世界线,直到HE为止。


 


他想明白了,如果不严格按照世界线规划的路线走,自己很可能即将反复地死去,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


 


“对、对不起……我这就马上跟过来……”绿谷低着头,迫不得已地装出有些害羞的样子来。


 


“哼,你给我快点,迟到就揍你小子。”


 


绿谷回屋拿了书包就赶紧往外跑,跟上了小胜的步伐。


 


【请询问“我们是在交往吧”,要求语气有些害羞】


 


这条指令一出,绿谷瞬间黑线,怎么老要他害羞着和小胜说话啊。


 


虽然他俩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可他从来也没对爆豪胜己这个人有过什么想法,有些世界上来就让他俩又亲又抱的,实在可怕。


 


绿谷嘴角抽搐,酝酿了一会儿情绪。


 


“小胜……那个……我们……是在交往吧?”他乖巧地问道。


 


爆豪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头,“啊。”


 


“可是我们,还没,还没拉过手啊!”绿谷完全捧读的语气。


 


爆豪瞥了他一眼,“嘁,拉什么手,不嫌羞。”


 


【请做出“眼圈渐渐有些红”的动作来】


 


绿谷彻底头疼了,他是泪腺发达,可也不是说哭就能哭得出来啊?只能心里把自己代入一个不被男朋友宠爱的女朋友形象,然后越想越悲切,眼圈竟真的有点红。


 


爆豪看到他自己默默擦眼泪,可能也有点过意不去。


 


“喏。”爆豪把手有些变扭地伸了过去。


 


【请做出“拉住他的手,然后笑了”的动作来】


 


绿谷牵住爆豪的手,朝他展露了一个僵硬的笑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是这个样子啊?他心想。


 


两人变扭地牵着手,就像刚在一起的小情侣。不时有路人投过来目光,这回绿谷是真的有点害羞了,他觉得自己脸都红了,而这是提示里没有的。


 


相安无事地到了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上鸣站在门边,两人默契地一秒松手。而这也是提示里没出现的,绿谷在那一刻竟真的有和小胜谈地下恋的心动感觉。


 


怎么可能。


 


他和小胜,只是普通而纯洁的幼驯染关系啊?


 


一定是世界观带来的不良反应,他心想。


 


中午午休时,他刚准备和饭田丽日他们去食堂,忽地脑内出现一则新的提示。


 


【请去天台,和爆豪胜己一起吃午饭】


 


行……吧。


 


绿谷头疼地抓着脑袋,到了天台,小胜果然在那里等自己。


 


【走过去,打招呼】


 


“嗨……小胜!真、真巧啊,啊哈哈哈……”绿谷朝他招手。


 


爆豪闷哼一声,“嘁,你来干什么?”


 


如果不是这么要求的我也不会来的,绿谷心理默默吐槽。


 


“过来。”爆豪冲他勾了勾手指。


 


绿谷向他靠近了两步,但始终下意识地保持着一道微妙的距离感。


 


爆豪可没那么有耐心,抓住他的手腕就拉扯到了怀里,“喂,废久。”少年的声音低沉还有点沙哑,搞得绿谷的小心脏乱蹦跶。


 


提示呢???提示不见了啊???该来的时候不来。绿谷诽腹道。


 


所以他现在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回复,什么样的动作?


 


紧张之间,忽地觉得头发上有一道柔软温暖的触感——爆豪低头亲了他的头发。


 


这下好了,绿谷彻底僵住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子都在颤抖,生怕一个动作做不对间接导致世界末日。


 


【请说“我可以吻你吗”】


 


这么快就接吻了?绿谷心想,他本来以为还要一段时间自己才能去下一个世界,没想到终结任务来得这么突然。


 


“小胜,我……可以吻你吗?”绿谷的嘴唇都在哆嗦,虽然之前有的世界里他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每次对着小胜这张脸讲出这么奇怪的请求,总有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不可以。”


 


“好……诶????”绿谷都要把脑袋凑过去了。爆豪边说,边把他的脸推到一边去。


 


刚刚两个人嘴唇的距离只差那么一厘米,如果……如果再靠近一点点,他就可以到下一个世界去了!


 


没准下一个世界就是“起点”呢?


 


绿谷为自己错过一次良机而感到惋惜。


 


【被拒绝的你,闷闷不乐】


 


他现在确实有点闷闷不乐,心想刚刚就该直接亲上的。绿谷抱着膝盖生自己的气。


 


爆豪不自然地摸了摸鼻梢,又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咳咳,今晚,来我家。”


 


“嗯?为什么?”绿谷问完马上后悔——不好,刚刚下意识就按自己的意愿回复了,竟没等待指示。


 


“前几天,你想玩的那个游戏我租回来了。”


 


什么游戏?我想玩什么?绿谷一脸问号。


 


【作出惊喜的样子,答应他】


 


“真的吗小胜!我今晚一定会去的!!!”绿谷激动地蹦了起来,两眼冒光,那势头仿佛就差拉着爆豪的手转圈圈了。


 


“所以……”爆豪清了清嗓子,眼睛瞥向一边,还有点脸红,“不要再失落了。”


 


这个世界的小胜,真是温柔。


 


绿谷看着坐在地板上的这个少年,觉得陌生又熟悉。


 


他所去过的世界里的每一个爆豪胜己,有的温柔,有的粗鲁,有的爱他,有的不爱他。


 


无论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无论什么立场,无论两个人身份如何悬殊,不变的是两人依旧交织纠缠在一起的命运线。


 


——“起点世界”最终也会发展成这样吗?


 


绿谷有时会托着下巴在想这个问题。


 


实际,在离开每一个世界的爆豪他都多多少少地有些不舍,而且每次离开都卡在即将HE的时刻。还没好好体验,就被火速传往了下一个世界。


 


有时候在这个世界醒来,脸上还会挂着上一个世界哭泣时流下的泪痕。


 


他陷入了一场又一场不知道是噩梦还是美梦的无限循环中。


 


每每接吻,就会胸口长闷,仿佛心脏上中了一枪,那子弹透过了搂着自己的爆豪,射入自己的心脏,溅起看不见的血花,最后醒来时又来到下一个世界。


 


——这是不是说明,我在“起点”就已经死了?


 


绿谷被这个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嘴唇泛白。


 


如果已经死了,那他现在无休止的循环,就是在自私地霸占每一具平行世界的自己的躯体,然后替他们活下去。


 


“喂,你怎么了?打怪啊?”


 


爆豪胜己敲击游戏机的声音唤醒了绿谷。


 


他再一低头发现自己正在和小胜打游戏,刚刚不还在天台上吗?


 


随即反应过来——每一个世界的轮转是分块状进行,是不完整,不流畅的,而他现在已经到了下一个场景里。


 


【陪爆豪胜己一起打游戏】


 


“啊?哦……”绿谷看着电视屏,直皱眉。


 


他根本不会这个游戏。看着陌生的僵尸朝自己飞扑而来,除了被吓一脸后吱哇乱叫以外基本无作为。


 


好在爆豪游戏技术高超,三下两下不但解决了扑过来的怪物,还外带丢给绿谷几卷绷带。


 


“是你说要玩老子才把游戏借回来的,结果自己又不好好玩。”他眼神冷冷的,里面甚至带着几分嫌弃。


 


绿谷被这样的神情搞得不舒服,一晃之间他觉得又看到了折寺时把自己笔记本踩在脚下的小胜。


 


等了很久都没有下一句指示,一直捱到这局游戏结束,绿谷终于光荣完成任务似的舒了口气。


 


他有几次都想问小胜,如果自己某一天不辞而别会怎么办。可类似“暴露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话属于禁语,说了就会有惩罚,这对于BE了无数次的绿谷来讲是再明白不过的。


 


可他真的想知道“起点世界”里的小胜在发现自己消失以后会是怎样的态度。


 


记得穿越之前他一连七天每天都在鞋柜里收到一封奇怪的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你好,绿谷出久。”


 


没有署名,没有邮票,没有邮戳,甚至没写收件人。


 


但既然在自己鞋柜里找到,应该就是在和自己对话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恶作剧,随手就夹到书本里了。再后来,就发生了世界反复轮转的诡异事件,至于契机,绿谷已经不记得了。


 


现在所有事情归结起来,应该都是那几封的信的问题。


 


等等,现在自己已经经历过几个世界了?绿谷放下游戏机掰着指头数了起来。


 


身为老师的小胜与作为学生的自己。


 


职业英雄的小胜与自己。


 


再然后是一起做特务组最佳拍档的世界,关系为养父子的世界,小胜是龙族自己是勇者的世界,小胜是副警长自己是仿生人的世界……


 


一共六次了。


 


这次,是第七次。


 


而他一共收到过七封信。


 


是不是意味着轮回就要结束了?!


 


绿谷猛地惊醒,扭头一看发现爆豪竟然也一副欲言又止。


 


其实每一次世界轮转他都发现了,不只是自己,除却所有其他有出场必要的人物,小胜的行为举止和自己一样有些不自然,包括看自己的眼神,陌生而熟悉,仿佛也在隐忍着什么。


 


总之不像其他人那样行为连贯。


 


难道……


 


爆豪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绿谷吓了一跳。


 


自己的下巴被他抓了去,送给绿谷一记嘴对嘴的强吻。


 


吻过之后还变扭地抹了把嘴唇,“哼,你最好不要多想,老子只是在履行男友义务罢了。”


 


而绿谷的注意力早已不在爆豪到底说了什么上了,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感知在一点点流逝——留给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


 


他还很多话想说。


 


他想说,其实这是我们第七次接吻了。


 


他还想说,不同的世界同样的是我们都相爱,可笑的是唯独属于我的那个世界,我们形同陌路。


 


下一个世界应该就是“起点”了,可他无论穿梭于哪个世界,不变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来没认认真真地对小胜说过一句“喜欢”。


 


如果现在不说,他就要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回到那个和爆豪胜己除了拥有“幼驯染”这一层关系以外,再无其他的世界里了。


 


蓦地,他很想哭,身体感知正像被吹散的蒲公英一样一层层流逝。


 


绿谷尝试抓住爆豪的手腕,可又一次次眼看着自己的手穿了过去。


 


明明这具身体还在害羞地看着爆豪,而自己却再也无法碰触到他。


 


我好喜欢你啊。


 


无论是作为老师的你,职英的你,还是身为搭档的你,养父的你,又或者是龙族的你,副警长的你……


 


我都喜欢你。


 


绿谷穿梭了七个世界,七个世界足以让他爱上爆豪胜己。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习惯了“喜欢着自己”的小胜。


 


回到起点,就意味着这些经历被瞬间清零,一切从头开始,那个世界里他和爆豪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无法交织。


 


周围闪烁着五彩斑斓,似钻石又似琉璃般的诡异光彩。这里就是“时间夹缝”,如果推断无误的话,他很可能再也见不到这幅光景了。他想。


 


这时一段段黑白的文字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我是真心喜欢老师,希望老师不要再戏弄我了。”


爆豪被这句话微微震得有些发怔,好在他马上回神,低头嘲弄地一笑。转而飞速地吻住绿谷的唇,辗转咬弄。


出其不备。


绿谷被吻得晕头转向,腰都软了。】


 


【“sir,他们在三分钟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爆豪才想起来这间酒店的全部摄像头都被他们技术部的人黑进去了。


他抬头看着正对着他们的那个摄像头——也就是说刚刚他的强吻行径都落在那帮家伙的眼里一点不剩,忽地无名火起,“那你tm怎么不早说?”】


 


【几乎歇斯底里,他朝绿谷吼道,“我们是父子!”


这是他最凶的一次了。


“是‘养’父,”绿谷不动声色地为他做着更正,“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甚至,我都没有叫过你‘父亲’。”


“够了,滚。”


“不。”


绿谷站在原地,印象里这是第一次反抗爆豪。】


 


……


 


绿谷一边看着这些页面一篇篇地飞过,他伸手想要捞起什么,可那些文字瞬间就变成流水一样的质感顺着绿谷指缝流走。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苦笑。


 


原来自己穿过来穿过去,最终都是活在别人的笔下。


 


原来他从来没有“死去”过,就像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活”过一样。


 


那回到“起点”又有什么用呢?那也不过是换个人笔下的世界罢了。


 


眼前比这些,绿谷更想见到小胜。毕竟经受过时间惊涛骇浪般地冲刷过后,最后他唯一能捞得住的,吊着口气的,只剩下了那一个人啊。


 


 


 


“绿谷?”


 


感觉胳膊被摇了几下,他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揉揉眼睛,模糊的视线也逐渐恢复清明。


 


“午休要结束了。”丽日对他说道,“看你还在睡,一会儿就是体育课了,相泽老师说这节课要做体能训练,你昨晚做准备了吗?”


 


绿谷眼神直愣愣的,盯着丽日看了很久,把女孩盯得脸红了。


 


“你看我干什么啊!我我我我……我先走了!”说完就飞也似的跑走了。


 


绿谷又四周看了看——是熟悉的雄英1-A班教室。


 


他又尝试在胳膊上酝酿了一下one for all——还在。


 


自己这是……回来了?


 


他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半梦半醒之际,就听见前面椅子被推进桌子下面的巨响。


 


绿谷抬头,这才发现小胜也在。


 


爆豪胜己还是那个爆豪胜己。


 


他两手插兜,好像也刚睡醒,回头看了一眼头发乱糟糟,眼神有些茫然的绿谷。


 


轻哼了一声,走了。


 


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又或者,这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绿谷有点失落。


 


爆豪走的时候可能因为刚睡醒没站稳,磕到了桌角,这一碰,从书桌里面掉出了一张纸条一样的东西。


 


绿谷本想叫住爆豪,可他已经出了教室门。


 


他叹了口气。


 


帮小胜捡起来吧。


 


捡起来时,那张纸片上什么也没写。倒也不是故意偷窥,绿谷就是下意识地给它翻了个个。


 


 


 


“你好,爆豪胜己。”


 


 


 


【完】


 


 


 


FT


写这篇文,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委婉吐槽一下自己写的辣鸡又矫情的同人哈哈哈!


(里面出现过的设定与片段分别来自我曾经写过的各种胜出同人,主页里都有,找不到的话可以评论或私信问我XD)


 

【胜出】最高容错率

万皮王:


谈恋爱的时候进的全是乌龙球,鸡飞狗跳才是青少年:好心办傻事,吃力不讨好,傻里傻气又一年。


1


绿谷甚至还没谈恋爱就开始出错。


他和爆豪肩并肩站在人群里,绿谷心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本事,才能让爆豪把合身的浴衣穿得领口大开。


就是这个爆豪,表情怪异地转过来,一脸绿谷欠钱四百万的凶恶。


然后他凶巴巴地说了一句……什么?


烟花声太吵了,绿谷完全没听到。他眨了眨眼,思索着大概是不小心踩了小胜的脚。


“对不起!小胜!”


修学旅行的定番是烟火大会,而烟火大会的定番是告白——“这是常识!”——很久之后绿谷是被丽日御茶子敲着脑袋告知的。


2


但他们就是谈起恋爱来了,因为爆豪想做的事情,几乎没有做不成的。


尤其是凌晨三点,因为告白失败而气到失眠的爆豪,发现绿谷歪七扭八地从自己的被窝里滚到他身边。


爆豪当机立断,冒着被半个班男生发现的危险把绿谷塞进自己的被子里,劝说自己将错就错,大不了起来再和废久约架。


天蒙蒙亮的时候,绿谷睁开眼,断然纠正前天晚上的想法——爆豪有把任何衣服穿成领口打开的本事——他的鼻尖此刻就碰着爆豪的胸膛,皮肤微凉,心口温热。


肩还被爆豪自然而然地揽着,他偷偷瞟了一眼,小胜睡得安静。


绿谷哪敢挣扎,心一横,咬牙闭上眼,哄骗自己将错就错,大不了起来再和小胜约架。


3


大错特错,绿谷根本睡不着,爆豪心跳声就在他耳边。


他再一次偷瞄爆豪时,爆豪睁开眼,用一种野狼猎食的眼神回敬他。


“对不起!小胜!”绿谷压低声地惊呼,心里猛然想起昨天烟火大会上翻脸就走的爆豪。


爆豪听他喃喃自语,说话的声音像金鱼吐着一串串小气泡:“……难道小胜脚还在疼吗?是不是应该再严肃道歉一次比较好,果然穿木屐踩人很痛……”


绿谷抬手要揉揉眼睛,爆豪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捏得用力,“废久,和老子交往,我破例再说一次。”


当代人赔礼道歉还用卖身这一套是不是有点过时?


绿谷点头的时候还是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被爆豪亲到头晕。


4


可能是恋爱开始在一个混沌的清晨,所以一切对于绿谷来说,都像被藏在破晓时分熹微晨光里那样看不太清楚。


爆豪倒还是那副恶人脸,在前后座的相处里永远扮演坏脾气前桌,偶尔会转过身,给绿谷没好声没好气地讲题,待他与往常并无不同。


绿谷有疑,小胜真的喜欢他吗?


他思绪放飞了跑,嘴里也刹不住车,不自觉哼了两句小时候听的古早广告歌,调子也是胡乱地走。


……后两句怎么唱来着?


前桌突然传来哼歌的声音,恰好就接着他停下的那个拍子,自然而然地补上绿谷忘掉的后两句。


而忍无可忍的相泽消太一个粉笔头砸下来,正中爆豪脑门,疼得他龇牙咧嘴,扭头瞪了偷笑的绿谷一眼。


——好像是喜欢的。


5


人在恋爱里要彼此关心,努力成为体贴的对象。


绿谷在食堂吃了饭,发现冰淇淋连续一周大减价,兴致勃勃地买了两个,把其中一个递给他的小胜。


爆豪咬了一口,一脸嫌弃:谁要吃这种东西啊?甜得要死……


绿谷点点头,心里默念,小胜不喜欢吃这个,千万记住不要给他买。


接连一整周绿谷每天都买一个冰淇淋,吃过饭以后,和爆豪坐在树荫下,他吃冰淇淋,爆豪看他吃冰淇淋。


他心想:小胜果然不喜欢吃这个,每次看到我吃都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自己还是不够体贴。


周日的时候,爆豪又瞪着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剩一口的时候,爆豪终于拧着眉头问了出来:


“老子的呢?”


“什么?”


“当然是说这一整周的冰淇淋啊!”


6


绿谷偷偷谷歌了现代恋爱守则,做了小半本笔记,结果浏览记录忘删,还被爆豪一眼瞧见了。


废久总是对笔记这种东西有着莫名其妙的信赖感,好像记下来就能学会似的。他嗤之以鼻,同时又忍不住自己在网上搜了一圈,各类版本扫了一遍,内容大同小异,不过有一条反反复复出现,他很在意。


恋爱准则不知第几条:保持距离感


爆豪将信将疑,试着晾了绿谷一天,上课也没借他笔记,下课也没和他一起去吃饭,结果晚上他上床要睡觉的时候,绿谷跑来扣他的门,一连串声音像敲鼓似的,又急促又小意。


他挑眉开门,倚在问绿谷有何贵干,不想绿谷组织语言半天,最后红着眼眶开始道歉。


爆豪也愣了,按照恋爱守则这时候废久应该要闹一点小情绪,他才好进一步做点什么。现在倒好,绿谷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他当真是恶人了。先前才嘲笑过绿谷背诵恋爱守则,结果转眼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爆豪心说狗屁恋爱准则,只好黑着脸明骂暗抚地解释了一通,两人才算是缓过来。


“你……”爆豪叹了口气:“就对老子那么没有信心吗?”


“其实是我对自己没什么信心……毕竟面对的是小胜,又是第一次。”绿谷一脸认真,“不想再和小胜回到那种关系了。”


8


改变关系,那就从改变称呼开始。绿谷其实是个实干家,说做就做的那种。


“总之来试试看吧小胜!”


“哈?我干嘛非得陪你做这种无聊的事?”


“就一次,偶尔我也想听小胜好好叫我的名字……所以……反正……”


“出久。”


“诶这就开始了吗我还没做好准备,胜……胜己?不不不不这太奇怪了……”


“大声点啊!像我这样,出——久——”


“那……胜……胜己?哇好丢脸……”


“听不见啊,出久。”


“胜……小胜你不要靠这么近叫我的名字我我我……”


“不是你说要叫名字的吗?啊?出——久——!”


今天,实干家绿谷覆盖着20%OFA,被追得满教室乱跑,说不做就不做。


9


瞒着所有人谈恋爱好难。


要三番五次地找借口避开所有人去找单独相处的机会好难。


所以爆豪一贯见机行事,俗称“择日不如撞日”,楼梯间撞见的时候会顺手搂一把腰,传作业的时候会借机牵一下手,放学同学鱼贯而出,他们躲在门背后飞快地接个吻。谈个恋爱像打游击,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致对外保密。爆豪单纯是怕麻烦,绿谷则约莫是难得有点藏私的心。


在电梯口互道晚安是最艰难的事情,爆豪自然是不屑于一步三回头的——他只回一次头,就看见电梯门缓缓关上的时候绿谷扁了扁嘴。爆豪一个箭步过去,生生阻了电梯门的关闭,对上绿谷错愕的脸。


“废久,你要说什么就赶紧说!”


绿谷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干脆利落地按了关门,“晚安,小胜,总不能每次都是你来结尾。”


爆豪恼了,反应敏捷地又卡开电梯,这回他干脆闪身进了电梯,把人按电梯壁上,凑近咬了他的耳朵。绿谷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爆豪干脆钳了他的双手,逮兔子一样按着脖子把绿谷遣返回他贴满欧尔麦特海报的房间,一脚踹开门,一撒手把人扔进去,一句晚安恶狠狠地甩下,一扭头就走,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绿谷又跟上来,穿着单薄T恤睡衣从背后搂住他,忍不住取笑爆豪非要争这个道晚安的先后顺序。他在爆豪脖子后面笑得厉害,头发丝弄得爆豪身痒痒,心痒痒,转身又把他挤在门上吻了好久,还用力掐红他的脸。


只有晚上他们才敢闹出这么多动静来,不过也不是那么敢。爆豪声称满墙的欧尔麦特盯着他,他硬不起来,而绿谷惯常这时候都脸红到要扎进地里,就好像欧尔麦特真的在场似的。


10


切岛锐儿郎爽朗地冲着从爆豪房间里出来的绿谷打了招呼,接着认真反应了一下,这个时间是凌晨两点。


“我……我问小胜题目呢。”


绿谷僵硬地,同手同脚地朝着电梯走去。


……夜光作业本吗?切岛心领神会地挠挠头,决定告诉上鸣电气。


至于上鸣会怎么大剌剌地嘲笑爆豪,爆豪又会怎么暴跳如雷地给绿谷判恋爱泄密罪,这都是后话了。别说是切岛了,谁都能看出来,也不知道费心费力在瞒什么。这两个人,关系乱七八糟,恋爱也谈得错漏百出。


可恋爱是什么?


是有着最高的容错率的人生实验啊。


FIN.